小说网-百阅读书 > 科幻 > 钢翼传说 > 第一章普罗杨军官学校

第一章普罗杨军官学校

伴随着长距离太空移动技术的实现,人类正式宣布进入太空殖民时代。

在第一架殖民船升空的当天,人类宣布实行新的历法纪年,即宇宙历元年。

…… 宇宙历172年,人类的殖民船第一次遇到了其他类人智慧生命体,史称“赤鬼种”。

并遭受了激烈的抵抗。

在人类殖民团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名叫”因斯坦特斯”的男人站了出来,如同旋风一般实行军事改革,成功压制了“赤鬼种”。

在之后的日子里,”因斯坦特斯”不断重复着推翻和培植,成功建立了稳固的军事政体。

宇宙历200 “人类帝国”宣告建国,同年“霍利•因斯坦特斯”称帝,成为人类帝国的唯一领导人。

人类开启了全面的武力殖民时代。

…… 宇宙历241年,霍利•因斯坦特斯去世,同年成立了“六人议会”,并实行了贵族主义制度。

进一步的完善了人类帝国的政治基础,加快了对外殖民扩张的速度。

…… ————摘自《人类帝国史》 宇宙历673年,10月15日,“梅哈尔惨剧”发生。

梅哈尔星全星球发生了不明原因的植被反扩张,短短一周时间,整颗星球被植物吞没,地表环境变成了与原先完全不同的样子。

之后,“梅哈尔星”所在的“底森”星区又有数颗星球发生了同样的植被反扩张现象。

而因为种种原因,“人类帝国“所派来的于救援38天后才抵达梅哈尔星。

在长时间得不到救助的情况下,”梅哈尔星“原住民生还的几率渺茫。

伴随着“梅哈尔惨剧”的发生,当时所发起的对“精灵种”战争——史称“圣树战争”——所使用的补给线被全数切断。

这一事件直接导致了人类帝国自建国以来首次在殖民战争上失败,并同时失去了底森、斯坦布、阿格斯三个星区的控制权。

之后六人议会负责人“艾力克•郎西斯夫”引咎辞职,其家族也彻底退出政治舞台。

…… ¬————摘自《圣树战争事件记录》 宇宙历683年,10月7日,即“圣树战争”的十年后,人类帝国整体处在一种百废待兴的气氛之中。

最直观的一个感受就是朱莱星区,普罗杨星上,名誉帝国的“普罗杨军官学校”招不到人了。

不是说普罗杨濒临废校了,那些注定要成为军人的贵族学生还是一如既往地一年一年注入。

只是相对的,志愿入校的平民学生一年比一年少。

尽管帝国官方也仍在支援着这所学校,但校园内萧瑟的风景也表明它已经不如从前了。

而在显得空旷的校园里,现在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在大道上走着。

“今年只有四个宿舍被启用了。

”少女向一旁的少年介绍道。

两人都穿着黄蓝相间的制服,胸前绣着的白隼校徽表明了二人军官学校学生的身份。

少女有着美丽却又清冷的五官和漂亮的栗发,容姿比起十九岁的同龄人而言更加出众。

跟着他的黑发少年也因此显得分外普通,不过也许是因为气质或是其他什么原因,少年有着一种邻居家的的感觉,容易亲近,给人以好感。

而从两个人之间所保持的距离来看,他们并不是什么亲密的关系。

实际上大约半个小时前两人才见了彼此的第一面。

少女名叫“菲•普莱德里斯”,作为向导,是为了向着名叫“陈溪”的插班生介绍这所历史悠久的学校才会在这里。

现在两人正站在他们的首站——第一学生宿舍跟前。

作为普罗杨军官学校离正门最近的建筑,有明显的进行过装饰的痕迹:整间宿舍被一人多高的灌木植物所作的篱笆环绕,修剪的整齐美丽,一看就是经常有人维护的样子。

房屋和篱笆之间留出了一片宽阔的草坪,草坪上还摆放着桌椅茶具,可以清晰地让人联想到一个个美好的下午,这里的主人们围坐在一起,一边喝茶享受阳光,一边谈天说的的景象。

中央的宿舍就像一座小小宫殿,而在道路的另一边,有一座相似的建筑物也不遑多让。

“这里是第一学生宿舍,和那边的第二学生宿舍都是贵族学生用的。

平时还是不要接近为好。

”虽然用着有些机械的语气,菲的话里仍偷偷夹带了类似忠告的东西。

身体却有着一种想要快点离开的意思。

最初见面时候的菲虽然也称不上热情,但倒也热心。

在完成报道注册手续的时候,想让他放松一些,还尝试用拉家常的方式,仔细地问了他一路上的见闻。

虽然实际效果因为本人的冷漠气质不怎么好就是了。

尽管看出了菲的不自然,陈溪还是乖乖跟着菲走了。

基于某种理由,他找不到问询的时机。

之后又大概在路上花了10分多钟,二人见到了学校的主楼。

这是一栋蓝色的5层大楼,正方平顶。

这座大楼虽然并不算高,但因为占据了不小的地方,依旧给人留下一种厚重的印象。

大楼的一二层呈方形,三层往上则是凹字形。

外墙整体并未做过多装饰。

而在陈溪他们所在的正门位置,他们的头顶方向,二层三层之间的位置悬挂着盾形的徽章,蓝底金边上面,画着一只伫立凝视的白隼剪影。

“这就是普罗杨军官学校的校徽了。

”在介绍完面前的大楼之后,菲指了指二人头顶的徽记语气有点感慨道:”也是在七十年前建立学校的,杨廉将军的家徽,不过到了现在,人们也只记得普罗杨的校徽罢了。

” 当年的被誉为战神,被人称为“不败的荣光”的杨廉,没有留下任何子嗣,仅仅在晚年的时候用自己的封地成立了这所”普罗杨军官学校“,意在为帝国培养下一代逸才。

而现实也正如他所期望的那样,普罗杨军官学校靠着一代又一代优秀的毕业生,成为了帝国最具盛名的军事人才培养机构。

而杨廉在他人生的最后10年里,又多了一个”白隼之父”称呼,普罗杨的学生们则被人称作“白隼之子”,活跃在战场的第一线中。

这些在以军事立国的人类帝国里,有着极具分量的意义。

“往西是们住的宿舍。

往东是大食堂,你抬头就能看见,不过现在学生们已经不太常去了。

”像一名专业的,或者说是导游,菲继续向陈溪细致地说明着。

却没发现有一件一开始就该说清的事,自己却丝毫没有提到。

“那个,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一路乖巧地跟过来的陈溪终于忍不住了,不知道名字让他连起个话头都做不到。

原来刚才,在两人见面的时候,菲只是单方面地确认了陈溪的名字后,便不假思索地一路领着他看过来。

听到陈溪的话,菲的耳朵登时红了起来,幸好有着一头长发,才没让陈溪发现这一点。

在陈溪眼里,只看见了一般人会觉得是厌恶的表情。

就在陈溪觉得是不是该不问原因先道歉的时候,菲先说话了。

“菲•普莱德里斯。

不过比起名字我更希望你可以……” “那么叫你小菲就可以了吧。

” “称呼我班长……” 拼命想要改变气氛的陈溪,让两人的话微妙地错开了些许。

而听到“小菲”这个叫法后,终于不仅仅是耳朵,菲的表情终于也绷不住,一下子变得通红了。

见到这一幕,陈溪才察觉自己无意识的发言对面前的女生而言几乎是暴死的。

但此刻他却也只能想到一句生的台词,连自己都没办法说服的强转话锋。

“还是叫班长好了。

” 不过不知道是因为陈溪的话起了作用,还是缓过劲来了,菲脸上的红晕散去不少。

说了一句“随你”后便把脸转向了一旁,看也不看陈溪。

“快走,还有几个地方要看。

” 说话的时候,主楼里传来了一阵钢琴和管乐器交织的音乐声。

不一会儿,便有穿着制服的学生们从门里鱼贯而出。

话虽如此,出来的学生们明显分成了两拨:一拨是穿着和陈溪他们一样的蓝色制服的学生,另一拨则是有着相同款式,制服颜色却是白色的学生。

这两拨人流在人看来,可谓是泾渭分明,放着中间的大道不用,在彼此之间腾出了一大片空白,把陈溪他们包在了这个中间带里。

见状,菲急忙把陈溪一起拉进了蓝色的队伍之中。

这一举动让二人终于不再像刚才一般显眼。

面对陈溪询问的目光,被夹进人流里的菲只能先小声说了一句:”穿白色衣服的那群人,就是贵族学生。

” 从人潮中脱离出来,菲带着陈溪钻进了学校的树林里,在里面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靠着树,开始向陈溪解释起来。

得益于菲的讲解,不一会陈溪对军官学校的现状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

刚刚所见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在一个月前,贵族学生彻底断绝了和平民学生之间的往来。

不仅如此,原本只作为极少数人行为的校园暴力,变得普遍起来。

而贵族学生们像是受到了什么鼓励,开始一边倒地欺压起平民学生,其间甚至还产生了流血事件。

明明应该团结一致的“白隼之子“,开始在学校里互相伤害的面目全非。

而学校此时则用一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观望,在象征性地处罚了几个人后,就开始变得不闻不问。

事情演化到现在,双方都开始用一种视而不见的状态应对彼此,表面上反而变得相安无事了。

“明白了吧,如果你想过平静的校园生活,最好离穿白衣服的人远一点。

”菲向面前的陈溪忠告道。

听完菲的话,陈溪却显得有些气愤,不假思索道:“这不是鼓励贵族生的暴行吗,只会让他们更嚣张啊。

” 在听菲讲解的时候,陈溪心里就烧着一股火。

“笨蛋吗你。

”菲怎么也想不到,面前这个看起来做惯乖的家伙会说出这句话。

本来就是为了不让他因为不了解情况,与贵族学生之间产生冲突才会对他做这番讲解的。

原本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的菲感到有点恼怒。

看来需要对陈溪做更进一步的一些解释,菲心想。

既不是出于自保也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源自于少女的近乎下意识的老好人天赋罢了。

“啪、啪、啪。

“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的谈话被突然传来的鼓掌声打断了。

掌声清晰,就在两人不远处的右边。

感到惊讶的陈溪二人同时转头看去,树荫下,一个戴着眼镜外貌整体带着一种书生气质的棕发少年,正拍着双手。

少年体量比陈溪更瘦一些、身高却高一些。

从他穿着和陈溪他们相同的蓝色校服来看,少年同样也是一名平民学生。

“说的好啊,新同学。

那要不要试着和我一起改变一下这所腐败的学校呢。

”少年的声音听起来也和他的外表一样软绵绵的,说的话却不符合这种形象,和陈溪差不多。

“你们。

”本来以为这里不会有人的菲有些无语,没想到笨蛋又多了一个。

“你是从什么时候在那里的。

” “从最开始吧。

倒不如说是我先来这个地方的才对。

睡的好好的就被你们的声音吵醒了。

不过听你们你们说的还蛮有趣的,不小心就一直听下来了。

”少年揉着自己的头发。

“不要在意这些事了,两位要不要和我一起向贵族生宣战啊。

” “我拒绝。

”冷静下来的陈溪像是没说过刚才的话一样直截了当。

”我和班长还没有逛完学校呢,告辞了。

”说完,也不管另外两人是否会感到混乱,跟来的时候反了过来,拽住菲的手腕,带她一起溜走了。

虽说要继续浏览校园,但在经过“树林事件“后,陈溪二人的立场就颠倒了过来,变成陈溪在带着菲在校园里闲逛,每走到一处新地方,便适时地向菲提问。

因为过于自然,菲反而有点跟不上节奏,就这样不由自主地跟他走完了全程。

等到两人差不多转完一圈,太阳已经明显的沉了下去,时间到了黄昏的时候。

“这里是第四学生宿舍。

”在一座比起第一学生宿舍明显朴素的多的楼前,菲说出了类似结束语的话。

”一年级f班都住在这里。

你的行李应该都运到你的房间里了,没事就进去吧。

” “班长你先回去吧,我还有几个地方想逛逛。

” “你不是想去找贵族生麻烦吧?”因为还记得陈溪所说的话,菲警觉了起来,如果让这家伙上学第一天就惹麻烦那还得了。

”想去哪里,我陪你。

”说着便要往外走。

“不用了,班长你已经陪了我一天了。

接下来就让我一个人逛逛就行。

”陈溪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我向你保证离贵族生远远的。

” 看到陈溪的样子,菲也不再做坚持。

毕竟两人也称不上是什么亲密的关系。

作为班长,她也觉得需要给陈溪留下一点个人空间。

在用富含礼仪的标准姿势向陈溪道别后,便一个人走进了宿舍楼。

然而事实上,陈溪并没有他嘴里说的想要去的地方。

使用近似哄骗的技巧,也只是为了能让菲留他单独一个人而已。

陈溪拿出寄给自己的录取通知,翻到了宿舍那一栏,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第五学生宿舍”。

即便在跟菲逛完校园的现在,他也未曾见过这间宿舍。

普罗杨军官学校远比陈溪他们所走过的地方还要要来得大。

作为星球的标志,这所学校如果只用几个小时便能走完才叫不可思议。

从七十年前建立到现在的普罗杨军官学校,除了他们今天去过的主校区,还包括了及其庞大的训练用地和大量的附属设施,不仅仅如此,甚至连门外住人的小镇也都是学校用地。

不过因为生源减少,有不少曾经的宿舍都空了出来。

在来的路上陈溪看到了类似的建筑,问了菲后也知道是弃用宿舍。

比起其他地方,还是找找这些建筑显得比较靠谱。

而凭借他天生就有的不错的距离感和空间感,找栋楼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想到这,陈溪便收起通知书,开始在校园里找了起来。

事实确实证明陈溪的想法没错,沿着这条思路,他果然找到了“第五学生宿舍”。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间宿舍建在了主校区和训练区的接壤处。

虽然离第四学生宿舍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但一路在寻找的他最终还是花费了他近2个小时的时间。

而且说实话这座建筑格外袖珍,不说与宫殿般的第一第二学生宿舍相比,就连第三第四学生宿舍也比他大了数倍有余,仅有两层高的小楼怎么也不容易让人联想到是间宿舍,这让一开始沿着第三第四宿舍模样寻找的陈溪多走了不少路。

如果不是因为看见了挂着的第五学生宿舍招牌,陈溪都要怀疑自己走错了。

陈溪推了推门,虚掩的大门一下子就打开了。

他像每个初次到访别人家的客人一样,向着里面喊道:”你好,有人在吗。

” “呦,欢迎来到第五学生宿舍。

” 回应了陈溪的话,屋内传来温软的声音。

而就在不久之前陈溪才听过相同的声音。

看着陈溪吃惊的表情,少年镜片后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露出了像是猫一样的笑容。

“想和我一起反抗了吗,新同学。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