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武侠 > 江墨画 > 第五章了然

第五章了然

  • 江墨画
  • 深秋落叶丶
  • 2018-10-20 12:43:59

陈永安也很快反应过来,用软剑横扫可惜他输在王义平的出其不意,王义平的剑已经入肉三分,陈永安咬牙用剑格挡才没能让王义平的剑继续往前进,可也受了不小的伤,王义平脚一落地反应很快使出一招平沙落雁直向陈永安得胸口,陈永安此时刚踏地随后倒退一步看到王义平直取死急忙招架格挡。

王义平用剑很快并不像哪被十香软筋散害过之人,陈永安也回过了神但是才被突袭而且受伤现在只能格挡毫无反击。

王义平用剑很快,陈永安防守很死。

两人都受了伤却也打得不可开交,王义平依然没有开口说话,陈永安还是沉着脸,王义平又动了,用出了烟雨剑法直奔而去,陈永安心中一动连忙死挡。

王义平说话了‘这是琴风家传剑法,你死在此招不冤’陈永安连忙拆招,陈永安只是防到了剑却没能防住剑气,剑气直接贯穿了陈永安得右肩,陈永安嗯哼一声。

‘爹爹’七月也才从惊讶回过神。

陈永安暴退王义平把剑一甩剑如奔雷直接奔陈永安。

陈永安刚退几步却已来不及了,剑穿过右胸口。

噗,,,陈永安一口鲜血喷出。

‘爹爹’七月看到王义平的剑直插陈永安得胸口,想跑向厅口的陈永安,往前一步时发现王义平在他前面,却也不敢往前一步。

‘难道你没中十香软筋散,可你的是我亲手点的,为何你还能用出内力’陈永安脸露痛苦道。

‘如果我没中此毒,没被点,那老四他们定不会被你所杀,’王义平眼露悲伤却也有丝疲惫。

‘那为何现在却没有一点中毒迹象’陈永安手扶胸口,看着贯穿胸口的剑竟有些不知所措。

‘因为那把匕首让我位的血封住而你把匕首拔出,位被血突然的流动而解封而且那十香软筋散药效居然也有所失效’王义平此时面向了七月,七月心中一惊,可感觉王义平的眼神却不是那种愤怒,竟多了几丝亲情和温柔。

七月竟然慌了神乱了心。

‘七月,你让我好生寻找啊,现在没能解释,等待我处置了此叛徒我便带你回去,那时候我在一一细说’王义平望向受了惊的七月道,王义平的声音很温柔却也有些疲惫,毕竟前面受伤一直流血,才打斗过程中也受了伤让他有些疲惫,好在有些功底否则现在也是将死之人。

此时的陈永安好似那手下败将,面露恐慌,眼带绝望。

王义平转过头面向于他轻声的说到‘老三,最后一次叫你这个叛徒的排号,你着实该死颠倒黑白也就算了竟能下的去手杀了老四老五,你罪无可赦’王义平说的很轻但是陈永安得却是心惊肉跳。

急忙道‘大哥看在我养育七月七年之久可否饶我一命’七月听到这心中是惊是雾,惊的是他并不是陈永安得儿子,雾的是这陈永安居然叫王义平大哥 ‘我会给你一个全尸将你和老四他们埋在一起,后续七月每逢节日和忌日都会来拜祭,就当这七年来你对他的照顾和栽培’王义平说出这话的时候已经往前慢走过去,此时的陈永安也是身受重伤无可奈何。

‘哎,我有一心愿望大哥能让我了却’陈永安此时的语气低沉已知自己是必死之人面露遗憾。

看着那一身黑色装扮的王义平,陈永安晃神觉得那王义平如那黑白无常的黑无常来勾自己的魂了。

‘我想在让七月在我面前叫我最后一声爹爹’陈永安有些悲情道。

王义平突然停下脚步没有说话而是望向七月。

‘我想这样也不枉我这七年来如同疼爱自己亲生儿子一般’陈永安见王义平停下知道能行连忙乘胜追击道。

七月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才也只是猜测自己不是陈永安得儿子,现在听到他的亲口承认竟然慌了神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我,居然不是儿子’七月带着不可思议的口气问道。

‘说是却也不是,是的原因,是因为你是我一生所爱之人所生,不是的原因,是我所爱之人和别人生下的你’陈永安有些狼狈和失望的说到,随后咳嗽了几声吐出的都是血。

此时七月眼带失望脸露伤心随后说到‘那我亲生父母何在’说完带着期盼。

‘是我,至于你的母亲在生完你之后遇害,这叛徒手刃你母亲之后便带你潜逃,这七年来我一直苦苦寻找,终于让我寻到你,七月’王义平此时有些欢喜有些悲伤,喜得是陈永安已经亲口说他不是七月的亲生父亲免去后续他杀死陈永安后七月便不信他的解释,悲伤的是琴风已经不能听到七月亲口喊她娘亲。

如雷劈身似棒敲头此时的七月就是这种状态,脑子很乱很迷糊,随后慢慢细想到,他不是陈永安得儿子已经被陈永安承认,再者这王义平居然是自己亲身父亲而且自己刚才居然想用匕首杀死他,还有将自己从小带大的《爹爹》居然是杀死自己亲生母亲之人,一时半会自己完全迷糊,这不是一个七岁该能接受的。

‘我没有杀死琴风,我爱她的不比你少,还有现在我只想让七月叫我一声爹爹便足够’陈永安还在咳嗽,胸口的白衣已经被自己的血染的似那刚从染缸洗出的大红布。

‘七月,莫要多想,等到了江陵府我在给你慢慢细道,’王义平手摸着七月的头轻声说道。

随后面向陈永安一脸平淡道‘莫要再强求七月了,你死后七月会完成你的遗言,我也会让他三拜九叩于你的坟头完成你的心愿’ ‘我就在喊一声吧,毕竟他养育我七年之久,而且我信他并没有杀害娘亲,若是杀害娘亲的他也不会每逢年初六便一人独醉,之后便独自月下凝望,因为他告诉过我娘亲是年初六的生辰’七月似回过神眼神坚定道。

王义平有些意外和欣赏,意外的是这陈永安竟然如此痴情于琴风,欣赏的是七月居然能有如此仁慈之心。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