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武侠 > 江墨画 > 第四章突变

第四章突变

  • 江墨画
  • 深秋落叶丶
  • 2018-10-19 10:35:36

人们总是喜欢把看到的和听到的结合起来下定义,跟何况是个。

七月的眼眸带着恨意也有着本该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杀气。

陈永安的突然脑海一计忽闪继续说到‘本来我们可以招安,可这鹰犬不由分说直接屠人,这个寨中会武功的屈指可数,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屠杀了三十五人’说到着陈永安的眼中居然闪烁着泪花也带着憎恨,若是让这厮去唱戏怕也是个花旦。

‘我也只能拼杀可是也无能为力,若不是用计使出早些年劫的这十香软筋散,我怕七月你现在见到的只是爹爹的一具尸体罢了’陈永安边说边蹲下抱住七月,眼中的神情脸上的变化无不让人惊叹。

‘爹爹,这些人杀了秦叔叔他们,那这些人就该杀’七月眼眸杀气越发凝重,王义平的眼中却是无神,他很想辩解奈何他现在身无一点内力又被点了道,着实让他很急。

‘七月,你也不小了而且你比同年的明事的早,要不然你亲手为此寨上上下下冤死的三十五人报仇,让他们在九泉之下也有个安息,不枉早些年他们对你的照顾和宠爱’陈永安此话一落面向王义平,此时陈永安的脸如同那川剧中的变脸却也不同,似奸诈如狠毒像恶鬼。

而王义平的脸如白纸,眼神似那京戏一般像凄凉如悲愤似嘲讽。

可那七月的脸色一惊但那眼眸却依然愤怒和恨意,双手握拳想立马痛下杀手。

陈永安起身从王义平腰口拿出那把匕首抽出木质匕身给了七月,此时七月已被愤怒遮住了双眼接过匕首。

王义平暗叹悔怒,悔的是没能和亲生儿子解释一般,怒的是陈永安这厮也太过歹毒。

说是迟那是快七月手持匕首猛地往王义平的胸口捅去,陈永安的脸上带着笑意,王义平的眼中带着绝望,七月的眼眸尽是愤怒。

木质匕首倒也锋利穿过王义平的衣服撕开他的皮肤插进的他肉中。

嗯,王义平一声冷哼。

胸口的血从匕首的间缝直接喷七月的脸上,七月吓一跳往后退了一步看到王义平那眼神,倒也不在愤怒而是心跳加快手脚发软。

陈永安冷眼看着脸带痛苦却也了然的王义平开口到‘你也莫要怪我,你不死,那死的人就是我了,弱肉强食你我都懂’往前一步又换了一幅面容满是欣慰的对七月讲到‘要是秦道他们知道是你手刃此人倒也满足。

’ 此时的七月手脚依然抖个不停似那簸箕一般,陈永安手放在他肩上,轻声道‘莫要恐慌,这人该杀不是那无辜之人,别害怕。

’ ‘爹爹’七月低头带着颤音道,‘刚刚知道是他杀死秦叔叔他们时我很愤怒只想杀了此人为他们报仇,可刚刚血溅到我脸上我看到此人的眼神却也不同,似怜惜像了然,爹爹不然就放了他走吧’七月抬头望向陈永安,看到陈永安那惊讶的表情连忙底下头去。

陈永安一惊,惊的是七月从未见过王义平竟然为他求情,那可是手屠全寨三十五人的主谋。

王义平一喜,喜的是那七月竟为他求情,喜的是七月在知道是他手刃陪伴他从小到大的三十五人的情况下竟能有仁慈之心。

‘不行’陈永安很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竟往前一步拔出了匕首。

匕首拔出王义平又是一声冷哼,陈永安拿着匕首让七月手握,可是匕首刚到七月之手好似那七月也中了那十香软筋散一般又像是匕首重如磐石掉落在地上。

陈永安有点愤怒也有点失落。

对着七月说道‘从小到大我不让你接触武功,只是想让你饱读圣贤之书,莫学我和秦道一样,在刀口中过日子,可是现在你必须杀了此人’陈永安拔出了腰间的软剑一甩软剑又如那红缨枪一般笔直。

可当看到七月无动于衷时陈永安很是失望。

在陈永安愤怒的之时,王义平眼神依然欣慰突然王义平脸露一笑,那种死里逃生的笑,可他只能笑并没有多做其他之事。

‘看来当初让你习文是错的,现在乱世习文又能如何,从经往后我便教你武功,弃文学武’陈永安此时有些愤怒,本来自己想让七月亲手杀死他的亲生父亲看来现在行不通了。

既然七月下不去手,那只能自己动手。

此时陈永安如行邢的刽子手,而王义平则是那等待被砍头的匪人一般。

陈永安手持软剑面无表情,王义平依然平静仿佛死的并不是他。

陈永安用剑很快,剑法刁钻直取王义平的头颅,剑快到王义平的额头时,突然王义平往后一仰,盘坐的身子如那泥鳅一般瞬间滑动。

脚踹到陈永安的左脚,身子突然起身抓住陈永安的右手手腕用力一甩,陈永安面露惊讶,身子却也在半空中,王义平在甩出陈永安的时候瞬间抽出配剑脚原地一踏起身剑指陈永安的胸口。

本来必死之局突然角色互换,局势突然逆转。

此时的七月呆了,陈永安惊了,王义平却笑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