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武侠 > 江墨画 > 第三章相见

第三章相见

  • 江墨画
  • 深秋落叶丶
  • 2018-10-17 10:57:53

陈永安的愤怒在此时爆发了,如洪水似崩雷。

之见桌上的油灯忽明忽暗陈永安动了。

身形一晃,从腰间抽出一把三寸五尺的软剑,陈永安手一震软剑立马成为要命的利器。

如同一阵风刮过随从在晕迷中死去,当陈永安剑指老四李仁老五孙林时, ‘能不能给兄弟一条活路,我死换他们的生路’王义平的语气很平静,如同哀求一般。

‘哈哈哈哈,大哥居然求人了,但是不行,今天你们都得死。

’那软剑的剑锋还有血在滴,而陈永安的心却很静,因为他知道今天该结束这躲躲藏藏的生活。

‘大哥,莫要求这畜生,能一起死,我和老五死而无憾,如下辈子能见,我还做你兄弟’老四很愤怒,然而他也知道自己难逃一死,用尽余力抓住陈永安的软剑用力往前,剑很快,软剑的剑锋在李仁的后背出现。

‘四哥’‘老四’孙林和王义平很悲愤。

可是无法改变现状。

噗,,软剑抽出,李仁眼带着愤怒和不甘倒下了,剑指孙林,孙林面带嘲讽道‘三哥希望你能一招毙命,你是知道的我是最怕痛的一个’剑穿过孙林的头颅,孙林还是面带嘲讽,剑拔出时剑上红的白的夹杂在一起。

一声轻叹,王义平此时无奈悲愤和愤怒已全无。

面带着呆滞往向孙林。

‘希望死后能和他们埋在一起,‘可行’‘可以’陈永安此时也无情绪,看不出是喜还是悲。

入秋后的夜晚总是刮风,风进堂口,堂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风过堂中,上堂桌的油灯忽灭。

陈永安很平静身向王义平剑指背心。

王义平似解脱像遗悔,解脱的是终于可以不再为世间俗世绕身,遗悔的至今未能见过那苦寻的儿子。

‘爹爹,今晚的月亮都被云遮住,寨中黑的不行,平时的叔叔们那去了。

’忽然一声孩童的声音响起,先是王义平露出惊喜,后是陈永安现出惊讶。

王义平喜的是在寨子既然叫爹爹的孩童只有七月。

陈永安惊讶的是今晚七月不是该在村中过夜。

只见大堂的入口有一孩童手提灯笼,正在大步的往堂中走。

陈永安暗叹无奈,王义平喜出望外。

就在王义平想喊七月之时陈永安先手点了他哑,此时王义平的又怒又喜。

随后陈永安身形一动站在王义平的面前。

‘爹爹为何没人搭理我’孩童已经进堂,先是看到地上的随从和孙林们的尸体,在用那灯笼一探,地上红的白的夹杂在一起。

虽七月见过许多的死人,可未曾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

一股血腥的味道直扑七月的鼻腔,先是干呕在是发吐。

陈永安把剑收入腰中,点上了油灯,接上了大堂中主灯。

灯一亮,先现陈永安的面容,在现王义平的脸庞,随后的死尸和大堂的一分为二的仁义牌匾。

大厅已经亮完,陈永安的面孔出现,见这人身穿白衣,腰系软剑,脚入马靴,在看面容,五官有神,眼带精光,若不是已知他是此寨寨主别人撞见定以为此人怕不是那位身居高位的公子少爷。

在看王义平,身披黑衣,脚穿黑履,腰带玉佩挂有配剑,看那面貌,相貌堂堂,五官轮廓分明,眼带威严似那朝中将军不怒自威。

忽瞧那七月,面貌五官和那王义平相差无几。

‘爹爹,他们是来杀你的吗,’七月在吐完后很急的往陈永安的身边走去,很快就定下心来,他是在寨子长大,或多或少的能知道陈永安是做什么的,也知道他们本是匪人,可的世界中并没有好坏之分。

七月看到哪王义平,先是一惊后是一思惊的是此人貌似见过可是从小到大都在寨中和村子之中,并没见过此人,思的是看这人的面貌和眼神却也有说不上来的感觉。

无奈王义平满眼欢喜的望着七月也无能为力,见那七月穿绸系玉倒也欣慰。

陈永安把七月往身后推在退后几步面露沉思道‘此人是朝廷中人,寨中三十五人全部被这几人所屠,在与我交手中了十香软筋散,其他人已被我所杀,就剩此人苟活’望向七月时陈永安则露出悲愤的面容。

七月听完也是愤怒,虽然天平寨是以打劫为生,可只劫富豪之人,其余一律不劫,并和村中和睦相处并不是那十恶不赦之徒。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