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武侠 > 江墨画 > 第二章答案

第二章答案

  • 江墨画
  • 深秋落叶丶
  • 2018-10-16 09:05:39

‘大哥求子心切我能理解,不然现在倒下可能就是我了吧’上位者望向门口说到。

黑衣男子也看向上位者,两人的目光相撞,上位者带着深沉还有憎恨,黑衣男子带着怒火和悔恨。

‘当初还是过于信任于你,若是信了老二的话现在也不会如此’黑衣男子满眼怒火。

‘大哥放心,一会就让你们去和成信德【注,老二的名字,后续会一一介绍他们】相见。

’太阳下山的余光慢慢的从上位者的头顶倒退着到门口,晚秋的入夜带着透骨的山风,就像是一刹那突然的黑暗降临笼罩着山寨。

上位者的眼光也透露出丝丝的杀意。

‘陈永安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回答于我让我这个做大哥的死有余辜’,黑衣男子似乎知道这十香软筋散的厉害,也似乎知道自己几天难逃一劫。

‘最多两个,第一个算是当初结拜情义,第二个算是给琴风薄面’陈永安淡淡的说到。

‘好,第一为什么你要背叛我们为什么要告密,当初我们五个可是一起结拜过的’黑衣男子面露狰狞,那气质已无,那心境已失。

‘王义平,当初是我们五个兄弟一起打拼,一起卖命,到最后了’陈永安气势突变往王义平大声的说到,似愤怒似嘲讽。

‘到最后名义你要了,首功你拿了,就连琴风也被你抢了,你凭什么拿首功,凭什么娶琴风,所以我不服,凭功力你是比我高,可是就算真正的拼命你也杀不死我我也重伤不了你,所以我和呈邢堂的堂主莫笑私下合作,所以我一直潜伏着,我要得到琴风得到岑义堂,哪怕是不择手段’那陈永安如魔如疯般着咆哮着,在那黑暗中也能感受到他的眼神那如火般的愤怒和痴狂。

‘所以你一直在变,变得沉默寡言变的心机重重,到后来我想那晚你也是算到了琴风快要生产,用肖堂主的字迹写的书信让我带三人速速去江陵府查看我们堂的分堂为什么会被呈邢堂的人追杀,怕是你也算好了我会带老二他们不会带你吧,因为你知道那时候的我已经对你产生了怀疑’王义平已经盘坐在地上,随从已经昏迷过去,老四老五依然似无骨又似瘫痪在地上。

‘错了,我并没有算出当晚七月的出生,而且在江陵府的事情确实是我让呈刑堂去做的,我知道我们分堂才在江陵府立足别的堂口和帮派可能会有一些作为,但是巧的是在岑义堂在江陵府立足前呈刑堂早就在那边扎根成为别的帮派的附属,所以当岑义分堂在江陵府的第六天呈刑堂便可以有理由去除了岑义堂’陈永安在自己面前点燃了一盏灯他此时也没了刚时的痴狂和怒火,更多的是像在炫耀自己的计谋。

‘你从姜州出发到江陵府最快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所以你来回加处理时件至少需要四天,当天你走后我中午便去了岑义堂,我知道那肖堂主别无爱好,却喜饮酒我便买了几份好酒,在第二瓶酒中提前下好蒙汗药在第三瓶中下了五毒散我则提前服好解药,后来肖堂主喝下第三瓶酒时药效现了,我便用堂主已醉需要休息把随从支走,在最后在扶他到床上休息,我知肖堂主虽已老迈但是功力不减怕那药效不够便用佩剑杀了他’陈永安越说越兴奋,怕是那如穷人被人相赠黄金一般。

‘我在告知呈刑堂让他们直接去绞杀岑义堂的堂口这样我的嫌疑便消失了,后来我去了琴风哪里,本意告知呈刑堂偷袭我们堂,在诉说你在半路被呈刑堂的人所埋伏致死,’这时陈永安突然又似魔似疯咆哮道‘我去琴风的住处发现灯微亮,却也无声,到门口发现茹君被人点了睡晕睡在门口,这时候我进门看到琴风在床上,以无气脉,我当时如同雷劈,万念俱灰,连琴风都已经死了我并不想活着了,’陈永安此时的声音带着悲伤,王义平也是大惊、心中连连崩溃。

‘本来我死心已定,可突然听到一婴儿哭泣,连忙翻找发现了被傉裹着一个男婴儿,被傉上绣着七月,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呼喊着琴风,想必肖堂主被杀已经被知道了,我便带着七月离开,后来在路上我看着七月的眼光和琴风似神,我想我并不想死了’陈永安此时也不疯也不咆哮了,而是很平静的在讲述。

此时的王义平也很是惊讶,是谁能在琴风没有抵抗的情况下杀死,而且还把七月留下。

深秋秋风阵似刀,一阵微风刮进了寨口,王义平被这风吹的乱了神,而陈永安则被吹的定了心。

‘是谁,到底是谁’这下王义平却看似疯似癫呐呐道。

‘或许我比你更想知道是谁,若不是此人,我想琴风现在还陪伴在我身边’陈永安闭上眼睛,如忆如想的说到。

‘问第二个问题吧,我不想在回答这个问题了,近几年我也在打听和派人去查了,若我知道是谁杀了琴风,我必定将此人碎尸万段,哪怕付出所有。

’ ‘七月了.如果可以我想见他最后一面.也不负我这七年来没日没夜的派人需找调查一有线索则立马动身去验证’王义平的神似乎又回来了,但是那迫不及待的心情却又出卖了他。

‘七月很好,我并不想让他习武,一直让他习文,现在我是他爹爹,而你则什么都不是,见他是不可能,我也不会允许,’陈永安知道现在决定权在他手里,他也知道现在杀王义平易如反掌,但是这些年的苦和对琴风的相思却无人听从。

现在王义平既然找上来了,而且主动权则在自己手里,他还不想让王义平死,因为他想发泄。

发泄这些年在这寨里却不能太过于高调,只能隐姓埋名,只能在此占山为王。

他的野心,他的才华,都是王义平所害,所以他现在的不甘,愤怒以及憎恨需要让王义平来承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