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翊天下 > 第十章刺杀(第四更)

第十章刺杀(第四更)

关月也知道自己这个问题似乎有点暧昧,轻咳一声,笑道:“你我皆是凡人,怎会知皇帝怎么去想。

” 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哀怨。

“关兄莫要在意世俗的想法,凭自己本心去活着不好么?”秦时云安慰道。

“这世间又有谁能真正洒脱到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呢?” “皇帝不就挺好的,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多自在。

” “秦兄怕是不知道,这皇帝才是世间最不自在的人。

” “呵呵,假若我做了那皇帝,我也定是世间最逍遥不羁的皇帝!”秦时云笑道。

这话秦时云毫无顾忌的说出来,如今纪朝礼乐崩坏,皇帝老儿还远在十万八千里之外的虞国都,更何况,这并州是自己家的地盘。

关月倒不会想那么多。

眼看天色已暗,马上要实行宵禁政策了,二人方才离开了小红楼。

酒还未到兴处,纵然秦时云是当今王子,也不能不遵守宵禁的政策。

武大几个早已经将车马备好,一询问才知道关月下榻的客栈离自己的并不远,正好顺路。

关月也抵不过秦时云的再三要请,也就顺路而行了。

一轮半月高挂天空之上,这时候街道之上虽还未实行宵禁,实则已经空无一人。

古时候老百姓们实在是没什么可消遣的地方,除了天色一晚造小人之外,还真没什么娱乐项目。

秦时云挑起车帘看了看外面,除了路旁的蛐蛐叫以外,安静的很,打趣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啊。

” “那杀的也是像秦兄你这样的风流子。

”关月笑道。

秦时云疑惑道:“为何?” “秦兄风流倜傥,不知在外面欠下多少风流债,说不定哪家姑娘相思你相思的紧,知道秦兄是个风流人儿,想买凶杀你呢?”关月边说边笑。

“关兄你可太不了解女人了,女子若思念我紧些,才舍不得杀我呢。

更何况我秦某人行的正,坐得直,哪里有风流债了?” “刚也不知道是哪位公子在小红楼一会脚酸一会儿背痛的,可是忙坏了人家小倌人。

” “好像说的关兄不在场似的。

”秦时云亦是哈哈大笑。

二人互相打趣时,忽然车外武大大吼一声:“何方宵小!?” 正好马车路过一条幽邃小巷,巷子中忽有人影闪过,武大不亏为翊王身边的亲卫,嗅觉敏锐,只是那一瞬便发现了。

“嘿嘿,阁下莫慌。

”巷子里的黑影呵呵一笑,声音沙哑嘶沉。

“什么人!?”武二将腰间的佩刀抽出,大喝一声。

似乎他看出了对方心思不纯,大喝的之时便是想引起附近巡逻的城防士兵注意。

“要你们命的人!”黑影亦是抽出刀来,随机巷子深处也是刀影闪烁,看来人数还不少。

“杀!”巷子里传来一阵呼喝,顿时窜出数十人,提刀便向马车冲来。

武大四人也不慌,纷纷提着刀护着马车四个角。

车内的秦时云算是惊了,寻思怎么还有人来杀自己,不是搞错了吧? “喂喂喂!你们是不是杀错人了!?”车内的秦时云挑起帘子大声叫唤着。

果然领头的黑影顿了下,站在那里打住了冲锋,身后的黑影也是停了下来。

“你是谁?”那头目疑惑一问。

他得到的消息是,这辆马车里坐着的应该是岳将军的女儿才对。

“我是秦时云,你们肯定杀错人啦!快跑吧!”秦时云一看对方竟然不认识自己,心道差点当了冤大头,而且对方人数不少,对于武大他们四人实在是没多少信心。

他可不想自己刚刚穿越过来还没来得及享受就挂掉! “秦时云!?”杀手头子一愣,忽然哈哈大笑,说道:“那就没错!兄弟们,上!” 什么!?当真是来杀自己的!? 一听到要杀自家公子,坐在马车里侍候秦时云的嬛儿二人也是吓得花容失色,脸色惨白。

其实秦时云还是当了冤大头,杀手们的目标本来是虢国岳将军的女儿岳清歌,如今没见到岳清歌,那杀掉秦时云也一样。

杀手头子可是知道这秦时云是翊国王子,他们得到情报岳清歌如今在晋阳,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在晋阳城杀掉岳清歌挑起翊国和虢国的矛盾。

既然为了挑起矛盾,那杀秦时云也是一样的。

虽然是在自己地盘出的事,到时候他们在肆意渲染一下,在现场留下点岳家的痕迹,再把岳清歌正好在晋阳的事情透露出去,不怕有心人不去猜忌。

纵然是翊国不相信王子遇刺与虢国有瓜葛,那么他们也一定对虢国是投鼠忌器。

真是完美的计划呐! 那杀手头子首要目标就是武大,同为高手,他能感觉的出来武大是这四个护卫里最能打的。

双方兵刃碰撞,皆是虎口一麻,同时惊讶对方的实力强横,自己竟然是低估了。

“叮!” 武大横刀挡下了对方的顺劈,随即一脚踹出,想趁对方下盘不稳来个突袭。

只是他的意图立马就被对方识破了,那黑衣杀手头子只是轻轻一退,巧妙避开了这一击。

同时,手上力道并不减,想要将刀压下。

“喝!!”武大突然抽刀出来,生生的让那头子劈到肩膀上。

鲜血瞬间涌出,喷洒了对方一脸。

杀手头子也是惊讶,只是片刻间他就明白了武大想干什么。

只不过一切都太晚了! 武大的刀在手中挽了一下,直直的捅进了对方的胸膛之中。

他知道对方实力不弱,只能用此下策迅速解决掉对方。

因为围攻武二他们三人的杀手太多了,他如果被此人拖住,怕是王子会有危险! 车外的打斗嘶喊声吓得车内主仆四人都快缩成了一团,嬛儿宁儿扑在秦时云身上抽泣当肉盾,以防车外杀手忽然杀进来伤到自家公子。

关月则坐在一旁紧靠着秦时云,她怕车窗突然探进刀来。

剩下的杀手们见自己的领头人死了,不知谁喊了声“速战!”剩下的杀手们就和打了鸡血一样,更加疯狂了。

“呔!”杀手们很快就找到了新的领头人,在他的带领下疯狂攻击着武二他们。

武大的加入缓解了战斗中武二等人的压力,本来武二三人很难抵挡得住这些疯狂的杀手。

但是武大搏命的打法杀掉头目以后,振奋了他们三人的士气,局势从一边倒变成了焦灼。

“快!拿下马车!”新的领头人边与武四缠斗边吼道。

刚刚他余光瞄到远处漆黑的街道有火把亮光,估摸着是城防士兵巡夜,如果不赶快解决战斗,怕是会引得城防士兵的加入,到时候人数上不占优的他们哪里还能坚持下去。

但是有时候打架和打仗还是有相同之处的,拼的就是一口气,若是泄了气就是败军之势了。

如今头目被斩,人数占优的情况下还很难攻破武大四人的防线。

地上已经多了两三具刺客的尸体,武大他们四人亦是浑身伤痕累累,浴血奋战着。

“兄弟们,加把劲!”二头目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已经浑身软弱无力了,刚刚和武四缠斗发现自己武艺根本比不过对方,真是用了吃奶的劲才鏖战这么久。

“什么人胆敢街头斗殴!?”巡防士兵们终于发现了混战在一起的武大他们。

“兄弟们撤!”二头目见行刺失败,赶紧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这群夜行刺客来时快,去时也快,一窝蜂的四下逃散去。

坐在车里的秦时云吓了个半死,他发现此刻自己浑身还哆嗦着。

毕竟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劫,任谁都会紧张,害怕不已。

倒是关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稳若泰山,只是眉目间多了一份坚毅之色。

“我这是得罪谁了!”秦时云恨得牙痒痒,他暗下决心,势必要将那行刺幕后主使揪出来千刀万剐。

想想自己也没个仇家,除了揍了侯子迢一顿,还真没得罪过谁。

难道是侯子迢? 这个想法仅仅在脑海中一晃,立马被秦时云否决了。

侯子迢什么人?秦时云还是拿捏了个差不多的,他最多算是个晃荡的二世祖,让他欺行霸市可以,顾刺客谋杀自己可做不出来。

更何况自己的身份侯子迢是一清二楚,除非他全家都不想活了。

除了侯子迢,还能有谁呢? 秦时云一时头大。

他钻进了误区,如果不是那头目说杀他没错,他还真要怀疑这群杀手是不是来杀身边的关月。

关月呢?其实她脑袋里也寻思了半天,将事情摸了个七七八八,整个刺杀事件的来龙去脉差不多已经了然于心。

看到秦时云坐在马车里抓耳挠腮的模样,关月说道:“别多想了,如果我没猜错,那群杀手的目标是我。

” “你!?”不光秦时云惊讶,嬛儿宁儿等人亦是瞪大了眼睛。

“是的。

” 关月坦诚回答。

“秦公子应该只是成为了他们的次选目标而已。

”不得不说关月的脑袋确实很聪明,她已经从那杀手口中的只言片语,以及秦时云的表情里猜出了大概:“秦公子应该是当今王室世子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