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翊天下 > 第九章若你是隆基

第九章若你是隆基

秦时云的话让关月勃然大怒,简直是忍不了了! 她一把推开秦时云,说道:“秦公子别这样,我们还不熟。

” “关兄,不知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 “哦?”关月整了整衣袖,故意将这个‘哦’字押的雄厚一些。

“男人关系要变得好一点嘛,有四种方法!”秦时云故作神秘的附在关月耳边,悄声说道:“这第一种嘛,就是一起同过窗,这第二种嘛……” 等秦时云说完,关月脸已经红的像个熟透的大苹果了。

‘男人果然没个正形!都是色胚!’ 不过关月如何想的,秦时云就不得而知了。

“今天嘛,我就与关兄来个第四种如何?”秦时云故作色眯眯的样子,就差嘴角流口水了。

他的这幅模样让身后的嬛儿和宁儿无语吐槽,这还像自家的那个帅气玉树临风的公子么…… 至于四大高手,早已经将脸转向其他方向,他们实在忍受不了这样无耻的男人了。

关月一想到秦时云说的那第四种增进男人友谊的方法,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不要!” “嗯?为何?” “这个嘛~”关月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难道要说自己是个从不去风月场所吗? 当今社会风气哪个男人不以去风月场所逍遥做乐为荣,大多数引以为傲的谈资就是这些了吧。

“哦……我知道了。

”秦时云故意看了看四周,拉低了声音小声说道:“关公子喜欢男人?” 这个问题很尖锐! 对于关月来说,造成了上万点暴击伤害! 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秦时云的问题了,难道真的要撒个谎说自己喜欢女人嘛? 一想到自己是女儿身,然后喜欢女人?那个画面真的不要太美。

可是如今只能这样回答,毕竟现在自己是一个‘男人’! “当然不喜欢男人,我可没有龙阳之好!”关月这句话当真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

秦时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关月了,奸笑道:“那我们去小红楼吃酒去!” 说罢也不管关月愿意不愿意,拉着她就走。

小红楼在晋阳可是人尽皆知,出了名的销金窟,以前的自己没少去浪。

可谓是轻车熟路,不一会儿就到了风月街,这里好不热闹,人来人往的,比之晋阳集市犹过之而无不及啊。

“看来你经常来这里逍遥快活。

” 关月心想,反正已经被拉来这风月场合了,也就不过多挣扎了,索性破罐破摔得了。

自己脑补了下男人是怎么在这种地方作乐的,一会儿自己一定要装的像一些。

只是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被老爹和大哥知道,否则自己一定会被骂个狗血淋头~ 还好今天自己是偷偷溜出来的,两个护卫没跟出来,要不他们一定会跟大哥和父亲说的!到时候可就不好交代了~ “来来来,客官里面请。

”老鸨见一群人进了小红楼,立马笑脸相迎。

“给我们最好的雅间!”秦时云也是穿越后第一次来,一想到马上就能见识到古代的‘会所’了,心里面就是激动不已。

他努力平复心情,按捺住砰砰直跳的小心脏,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要装作正人君子! 可是下意识的却喊道:“叫你们这最漂亮的姑娘过来!” “公子,马上给您安排~”说罢,老鸨请着众人入了雅间,吩咐龟公上酒菜。

宁儿嬛儿还是第一次跟随公子来这种地方,一下子不知所措。

四大高手也是如此,毕竟他们以前的职责可是护卫当今翊王。

翊王么……很忙很忙,根本没空来这种地方消遣。

虽然宁儿二人知道自家公子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可今天公子也是,偏偏带着她们就来了。

武大四人查探了一下屋内,确定安全后就很识趣的退了出去。

此时屋内仅剩秦时云四人了,关月局促不安的坐在榻上。

宁儿和嬛儿也是知道她是女儿身的,此时二人站在秦时云身后是想笑不敢笑,憋得很辛苦。

寻常男子逛风月场,大多来了以后点好酒菜侧身躺在床榻上,等可人的倌人一来,锤着小腿,按着腰,喝着小酒作作诗,甚是美哉。

此刻屋内的情形是秦时云一副大爷样的侧身躺在,眼神时不时的瞄一眼关月。

而关月则坐在榻边,双手紧张的托在双腿上,低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幅女儿家作态,也难怪嬛儿二人站在身后偷笑了。

这时,酒菜和倌人们一起进了屋。

“来来,梓熙、霜霜快陪好这两位公子。

”老鸨满脸堆笑的站在门口。

“客官~”梓熙和霜霜分别坐在秦时云与关月身边,一声酥化人心的客官叫的秦时云是心痒不已。

“关兄莫要客气,随意~”秦时云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腿。

梓熙很熟练的开始为秦时云按捏双腿。

而一旁的霜霜也正欲给关月捏捏肩的时候,却被关月很巧妙的躲开了。

“公子可是嫌弃奴家吗~”霜霜委屈的看向关月。

关月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轻咳一声,只好随了霜霜,说道:“刚才坐着不舒服。

” “关兄那样坐着也未免太拘束了些,自然不会舒服喽~”秦时云品了口小酒,说道:“你应该学我这般,躺着才舒服!” 说着,他还伸了个懒腰。

关月心道:“你这样躺着如何让我学得来!” 看来若想装男人装的像,必须要学会洒脱。

缺少那份洒脱,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学不像的。

不过秦时云也没得寸进尺,他就是想单纯的捉弄下关月。

若是做的太过火了,得罪了关月可就不好了。

“关兄是从兖州哪里来?”秦时云问道。

“濮阳。

”关月如实回答。

“濮阳可是虢国的大都啊,关兄是虢国人?” “是的。

”关月说罢,忽的想起来什么,盯着秦时云问道:“秦兄是晋阳本地人吗?” 秦时云不知关月为何会突然问起这个话题,“是本地人,关兄所问何故?” “本地人……姓秦。

”关月又问道:“好像翊王也姓秦,不知和秦兄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啊。

”秦时云装傻回答。

“我看不然……”关月再次试探。

“真的没什么关系,我巴不得有个王亲戚呢。

”秦时云准备糊弄搪塞过去。

这关月女扮男装,之前又有实力强劲的护卫,来头非同小可。

如若真来自兖州,肯定和虢国朝廷有瓜葛。

自己的底细透露的越少越好,毕竟对方来历不明。

见秦时云有意避开这个话题,关月也不再追问,自顾自的品了口酒。

虽是女儿家,但她从小受父亲和大哥的影响,没少碰酒。

说起来,她比很多男人都能喝。

二人西扯东聊一番,秦时云发现关月很喜欢游历,放今天的话来讲就是旅游。

秦时云还没时间出去转转,也乐意听关月说她的游历趣闻。

其实关月所说的那些景致,秦时云在后世也去过,不过此番听来也是有趣的很,也许是心境不一样了。

后世那些景点都是人山人海,也就观个景,那还能体会到山水之乐? 二人说笑间碰了几杯,又有倌人敬酒,不知不觉间秦时云渐有醉意,情不自禁的哼开了歌。

“秦兄哼的什么曲?甚是好听。

”关月对秦时云口中哼哼的歌曲调子很是喜欢。

她去过不少地方,也见识了不少曲艺大家奏的曲子,还从未听过如此别致的曲儿。

“哦,这叫《新贵妃醉酒》。

” “新贵妃醉酒?”关月一头雾水。

秦时云只是下意识的回答,方才想起自己喝昏了头,说漏了嘴。

“呵呵,这也是小弟偶然间听来的。

” “好像不似我们中原的曲调,连那词也是稀奇的很。

”关月听过的歌调大部分都是歌姬所唱,词大多数也是含蓄至极,哪有像秦时云所哼唱的这般露骨,什么‘醉在君王怀’‘爱恨就在一瞬间’之类的,听了都会让人害羞。

“啊,这确实是从西边传来的~”秦时云暗笑,自己还不知道怎么下这个台阶呢,这关月就送了个梯子过来。

“想必秦兄知道这其中的故事?”关月从词中听出个大概,对于其中的故事很是感兴趣,没办法,喜欢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哪个时代都一样。

这难不倒秦时云,他只需要将杨贵妃和李隆基的故事套在一个虚无的西方国家身上再讲一遍就好了。

这时候的人们对于世界的认知还局限在中原大地上,博学点的大儒们最多也只知道西边胡狨之后还有个大食帝国。

故事内容是可歌可泣,再加上秦时云绘声绘色的描述,听得关月都快哭出来了。

“这妃子还真是个可怜人呢,那皇帝也太窝囊了些。

”关月感慨道。

“处境不同罢了,若换作你是隆基,你能怎么办?” 关月想想也是,自己若是皇帝,断然不会陪着妃子一起去死吧? “若你是隆基呢?你会怎么做……” 这句话说出口,关月自己也吓一跳,自己怎么就会问出这莫名其妙的话呢,满满的暧昧感觉。

还好,秦时云不知道自己是女儿家!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