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翊天下 > 第六章你还跟人拼爹?

第六章你还跟人拼爹?

回晋阳一路上,宁儿嬛儿郁闷死了,自家公子也不知中了什么邪风,竟然要打大鸿卢家的公子。

劝阻了一路,公子也不听,当真是郁闷。

不过一行人回到晋阳城下时,已经夜黑风高了。

晋阳城城门已闭,治安府也开始实行宵禁。

不过随行的四名高手都有禁宫腰牌,守门的队长一看是宫里的人,验证了腰牌是真货以后赶紧开了门放行。

一行人找了个客栈暂时落了脚,秦时云跟四大高手护卫聊了一路,才知道此四人自小是孤儿,被禁宫统领相中培养的侍卫,自然名字也由统领取的。

说来好笑,四人名字简简单单,武大,武二,武三,武四。

秦时云很想问问:你们就四人吗?老五是不是叫武五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秦时云也不急着报仇,先去找了间酒楼吃饭。

古人一天只吃两顿饭,晌午饭和晚饭,也就是朝食和哺食。

换算成现代的时间,也就是九点十点左右吃朝食,下午五点吃哺食,在古代是没有午饭这么一说的。

所以现在的秦时云对之前看过的那些古代电视剧大中午的吃午饭也就无语至极。

挑了个酒楼二楼靠窗的桌,点了些酒楼的特色菜,秦时云看着窗外热闹的早市,舒心不已。

不多时,菜上桌了,秦时云当先尝了一口。

真是淡,还略微有些苦。

他并不奇怪,盐在当下这个时代还是官府管控的稀罕物,且都是矿盐,而且筛盐的工艺粗糙。

海盐尚未普及,或是压根没人发现也说不定。

这盐多数都是粗盐,自然好吃不到哪里去。

等等?海盐怎么筛选来着? 秦时云在脑海中翻了一遍,好像自己也不知道。

何况自己知道又如何,并州有海么? 自己可真失败啊,穿越过来啥也不会。

思虑间,武大近身附耳说了几句话。

原来一大早秦时云便让武四去候大鸿卢府上盯梢去了,只要候公子一出门,就来通报。

武大如今来通报的正是候大公子出了门,冤家路窄,候大公子要来的也是这聚福酒楼。

没办法,晋阳城中比较大的,能拿的出手的也就这聚福酒楼了。

“好嘛,阳光大道你不走,偏要过这独木桥。

嘿嘿嘿!”秦时云此刻脸上尽是猥琐笑容,连嬛儿宁儿二人都看的脸红不已,暗道自家公子真是猥琐至极。

不多时,二楼上来几位身着锦衣华服的公子哥。

“店家,之前不是说好了将二楼好的桌留给我们吗?”领头的华服公子质问店小二道。

这领头公子很眼熟,秦时云细细一想才知道这是候公子,他与候公子也就买书这一面之缘,且当时也未多观察。

“哎呦公子,实在对不住,今日太忙,小的一时疏忽。

这样吧,几位公子坐在靠里这里,今日几位公子的账给您算个七成!”店小二点头哈腰的。

其实秦时云来之前,四大高手已经跟店家通了气,寻常人是不会放上二楼来吃饭的。

今日也就候大公子过来,又得了在楼下把守武二的允诺,这才敢带领一行人上楼。

本来嘛,候大公子就算是当朝大鸿卢候熏的儿子,也断然是不可能上来的。

谁让今天秦时云想要揍他呢?在秦时云得知候大公子和他的狐朋狗友朝着聚福楼招摇过市而来的时候,就知道他要来这吃饭,秦时云是故意放他上来的。

“敢跟候大公子抢座?这晋阳城也是能人多的很呐?”候大公子身后的狗腿子跟班当先跳了出来囔囔道。

“你是哪位?”秦时云出声问道。

“呵,老子王大富!”肥头猪耳的锦衣少年挺着大肚子吼道。

“不认识。

”秦时云淡淡的说道。

王大富暴跳如雷,却被侯公子拦了下来。

“这位公子有些面熟。

”候公子上前来,说道:“在下侯子迢,公子尊称啊?” 秦时云还以为侯公子认出了自己,谁知只是些面熟,才想起当初买书之时好像自己坐在马车之中,暮色渐至,他对自己面生也不无道理。

当下心中畅快不已,这下可以好好装逼了。

“猴子跳?好名字!”秦时云拍手叫好。

“你!欺人太甚!”侯子迢当下怒不可赦,在这晋阳城中竟然有人敢取消自己的名字! 敢取消我侯子迢,就是取消家父候熏! 侯子迢决定给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一点教训,让他明白,这晋阳城中侯家的地位与威慑。

不过未等他动手,王大富跳了出来,笑道:“对付这种渣子,还需要候大公子亲自动手吗?小弟愿为您效劳!” 王大富摩拳擦掌的便要动手,秦时云怒道:“还敢动手?晋阳当真没有王法了吗?” 四大高手站在角落里冷眼看着王大富几人,他们并不着急动手,因为秦时云还没有下命令。

他们早就得到秦时云的指示,在他未下令动手之时,谁也不许轻举妄动。

当然,公子的暗号嘛,就是掷杯…总而言之就是摔杯子。

当然,他们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公子这是要演戏吗? “王法?这晋阳城中我王大富就是王法!”王大富笑眯眯的说道,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秦时云故意作出一副唯唯诺诺的害怕之色,语气颤抖的说道:“你…你们这样横行霸市…不怕得罪权贵人家吗!?” 对于秦时云现在这幅姿态,侯子迢众人皆是哄堂大笑,狂妄道:“在晋阳城我们哥几个揍过的像你这样的人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大富,告诉他你爹是谁,吓死他!哈哈哈哈!” “嘿嘿嘿,我爹可是执金吾王海德,揍了你如何,你告去啊,哈哈哈哈哈。

” “你怎么可以依靠家里作威作福呢!?”秦时云悲痛说道。

嬛儿宁儿二人对秦时云这演技也真是无语,只能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秦时云演戏,哦,是装逼。

“你也可以靠你爹啊!只怕你都没个好爹可靠呢!”王大富就是喜欢这种装逼的快感,在揍人之前先装爽了再说。

每次和候公子揍人之后,自己的威名总要在晋阳城中传播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是王大富最享受的快乐时光。

“我怎么感觉你要和我拼爹啊?”秦时云笑眯眯的说道。

“你爹来了真不够格,好了,不跟你装逼了,哥几个揍他。

”王大富挥了挥手,身后几个小公子哥也是齐刷刷的听了号令冲过来准备动手打人。

秦时云见差不多了,便将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四大高手早就看腻了公子的演出,冲了过来。

四大高手都是从小培养杀人防卫的主,那几个白白嫩嫩体态羸弱的公子哥哪里是他们四人的对手,几下便被打趴在地上,不是脸肿的像个猪头,便是手脚骨折。

他们平日里揍惯了人,作威作福惯了,哪里吃过如此大亏,各个叫狠不已,口中皆是些什么‘你给本公子等着。

’‘今后有你好看的。

’之类的在秦时云看来很难‘懂’的话。

“你等着,我回去让我爹抓起你来!”王大富边躺在地上呻吟边威胁道。

当然,侯子迢候公子也没能逃脱毒手,他本来在一边看戏的,没想到这四个汉子冲过来打趴下了自己的几个跟班,还未等他喊救命,也被几下打昏在地。

打侯子迢是秦时云安排的,就算他不安排,这四大高手也会打倒他。

保护秦时云是四大高手的职责所在,一切有威胁的目标都要消灭! 侯子迢很快被宁儿用茶水浇醒了,这茶还未凉透,烫的侯子迢哭爹喊娘的。

侯子迢躺在地上心道:娘的,今日算是栽了,等老子弄清楚你是哪家的小瘪三整不死你! 正当侯子迢准备先服个软离开这里之时,却见秦时云快步走了过来,惊呼道:“呀,候公子真对不住了!” 嗯?什么情况?打了我跟我道个歉?这么有礼貌的嘛? “刚刚还在想为何候公子如此眼熟,原来是卖我《茶艺集》的那位!”秦时云笑兮兮的站在侯子迢面前,伸手去扶起他来。

“哈?你是…云公子?”侯子迢似乎是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个主。

但是当初买书的那位只说自己是云公子,他后来也没打听到这晋阳城中哪家姓云。

不过后来他也懒得去找了,毕竟那姓云的被自己当傻子坑了几百两银子。

那本书自己是二百两银子收来的,看了没几天转手就卖了八百两,做梦都要快笑醒了。

“嗯?你还记得我?”秦时云故作惊讶。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这晋阳城中可没姓云的大户人家。

”候子迢现在更是琢磨不透眼前这位云公子了。

“哦,忘了告诉候兄了,小生其实姓秦,名时云。

”秦时云笑眯眯的盯着侯子迢,继续说道:“当初嘛,也是避人耳目找候公子买书,谁料到候公子就敢狠狠地宰小弟一把……哎。

” 秦时云?云公子… 这时候侯子迢才恍然大悟,我靠,这不是小王子么!?难怪那四个汉子出手敏捷不似普通的家丁护院,原来是近卫高手! 此时此刻的侯子迢,求生欲望很强烈。

“秦公子真是对不住对不住,小的狗眼不识泰山,狗咬吕洞宾,狗……”侯子迢说到此处,词穷了!他真恨自己平时怎么不多读些书,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行了,小弟今日正巧碰到了候公子,不如把这书退了吧。

”秦时云装模作样的摸了摸身上衣袖,恍然说道:“呀,那本《茶艺集》我忘带了,不如这样吧,候公子先把银子退给我,改日我差人将书送到侯府,如何?” 候子迢哪里还不明白秦时云的意思,暗道一声‘无耻之极’,脸上忙挂着笑容讨好道:“哪里的话,在下跟秦公子不打不相识,这钱我这就退还给公子。

至于那本《茶艺集》么,在下看秦公子也甚是喜欢,就送与秦公子了!呵呵呵呵……” 秦时云笑道:“候公子也是个明白人,那就送客了。

” “一会儿在下就差人将银子送过来,小的就先告辞了。

”侯子迢笑呵呵的将王大富等人从地上踹起来,一阵风似的跑出了聚福酒楼。

出了聚福酒楼的侯子迢二话不说挥起拳头就开始揍王大富。

“你还跟人拼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