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翊天下 > 第三章新的秦时云

第三章新的秦时云

章益丰是一个落魄青年,至少在坠水前算是。

二十四五了,还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房一辆车,每月拿着微薄的三千块工资,自己都没能养活自己。

日日夜夜为生活所累,连个女朋友都找不上。

无一例外,女们都觉得章益丰简直是……太穷了。

今天章益丰好不容易约出了公司里的前台晓茹去湖边烧烤,当然,还有公司里的其他员工。

单凭自己,是不可能单独约出公司的女神的。

烧烤进行的很顺利,大家都吃的很开心,有说有笑的。

章益丰却在肉痛,这次烧烤为了能将晓茹约出来,他可是下了血本的!辛辛苦苦攒来的几百块全用来租烤炉和买肉了,他准备在今天向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表白。

同事们都在不停的拼酒,章益丰也不例外,他想把自己灌多点,醉意上头,有些不敢说的话才能顺利的说出口。

聚会进行到一半,晓茹也是有些醉意微醺,想要到湖边散散步。

章益丰哪里敢放过如此良机,便也跟了上去。

他暗恋晓茹的事情在公司里大家都心照不宣,如今他愿意请同事们出来玩,大家也都乐意衬托他,便也没有多去打扰他们两个。

晓茹今日心情也是烦闷,自己的前男友又来恳求复合了,她也是在犹豫,最近又有个富二代公子哥在追求自己,让自己着实是两难选择。

忧愁上头,忽听章益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晓茹,怎么不继续和同事们一起喝酒了?” “哦……我有些醉了。

”晓茹对章益丰的态度不冷不热,他喜欢自己的事情,何尝没有耳闻,只是自己实在对这个穷小子提不起半点兴趣。

“你知道吗,从进公司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个内心开朗的女。

在我印象中,你每天都是快快乐乐的,没有什么烦恼能挡得住你。

我看你现在满面愁容,是不是遇到了烦心事?”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章益丰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语气尽量平缓的问道。

“有些事就不劳烦你心了。

”晓茹自然不会将这些感情上的困扰说给他听,这些事情她只能拿来与亲近的人分享。

章益丰有些急了,问道:“为什么?我可以为你排忧解难啊!我只想让你每天开开心心的。

” 这句话无异于表白了,至少对晓茹来说。

“章益丰,我不值得你去喜欢。

你对我……这些我在公司里早就听说了,我只是劝你早些放弃。

你是个好人……”晓茹将好人卡发给了章益丰。

他什么都能忍,唯独……忍不了别人给他发好人卡! “为什么,我哪一点不好了?我现在是穷,但我还有时间拼搏!我可以给你想要的生活!”章益丰的情绪有些激动,双手竟是紧紧的抓在晓茹的肩上,形似癫狂。

也难怪他情绪如此激动,单身这么多年,他难得遇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女。

“你放开我!”晓茹被章益丰这么一抓,着实有些痛,他的力道太大了,真是一点都不温柔体贴!这让晓茹内心更是无名火起! 二人推推搡搡的情形远处不少同事也看到了,只是相隔有些远,大家也都以为是在打闹,都是嘻嘻哈哈的一笑而过,继续玩着游戏喝酒。

晓茹见章益丰依旧抓着自己,而且越靠越近,嘴里说着什么‘爱你很久’‘做我女朋友’之类的话,越靠越近,似乎都要贴在自己身上了,当下急透了。

她下意识的双手推了一把章益丰,没想到章益丰竟然被她一下子推出好远。

章益丰本来想借此机会表白,然后紧紧的拥抱自己的女神的,结果被晓茹这么一推,霎时间酒意涌上,意识竟然有些短暂的模糊。

直到自己被推到湖边,一个踉跄,滑落湖中。

…………………… 章益丰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所处的不是医院,也不是家中。

而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屋子里。

他对自己的落水有些短暂的意识,按理说他应该此刻在医院才对。

下意识的捏了下自己大腿,很痛! “啊……哦!!”章益丰疼的叫了出来。

此刻黄花梨床榻的锦帘被拉扯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躺在床上的章益丰。

他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一双桃花眸,就连晓茹与之相比也会自叹不如。

章益丰也是紧紧的盯着这双眼眸的主人,二人四目相对。

“呀!二哥醒了!”桃花眸子的主人惊呼出声,音若黄鹂,清脆娇嫩,甚是好听。

叫我二哥!?什么情况? 看女的打扮,一身得体的天蓝色汉服,如瀑秀发被发簪紧紧扎起,挽成丫结。

这样的打扮着装也只有在电视上见过,章益丰哪里见过真人如此打扮。

下意识的一想,莫不是自己穿越了? 还真有这种可能!为何上一秒记忆中自己还是在落水,下一刻自己就来到了这不知哪里的鬼地方?说不通啊?不科学啊? 少女的喊叫惊动了候在门边的嬛儿和宁儿,二人赶忙泪眼朦胧的跑到床边。

“呜呜……宁儿……宁儿还以为公子……” “公子您吓死嬛儿了……” 两个丫鬟哭的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章益丰刚纳闷是怎么回事,忽的头痛不已,痛不欲生的感觉袭来。

忽然脑中多了一股记忆,正在努力与他原本的记忆融合。

一股股记忆如同河流一般冲入章益丰的脑中,每冲击一次,脑袋就和裂开一般的疼。

“公子!?您怎么了公子!!”宁儿和嬛儿惊呼出声。

“二哥这是?莫不是又要犯病啦?宁儿你们两个照顾好公子,我这就去找御医和母妃过来。

”少女踉踉跄跄的夺门而去。

只过了些许,这些记忆便全部融合完毕,此刻章益丰也大概明白了许多。

原来自己真的算是穿越了,不可理喻。

以前只在电视剧小说中看到的故事,如今真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而且据了解,自己穿过来的这幅躯体也和自己一般落水,他一命呜呼了,自己却算是夺舍寄魂了。

以往那些小说主角要么带着高科技,要么就是带着渊博的历史知识穿唐穿明的,一统天下,远征大西洋啥的。

自己可就悲催了,首先据知他穿来的这个时代叫大纪朝? 就算章益丰历史学的再垃圾也不会背不下来历朝历代,他可没听说过有这么个纪朝。

穿个唐穿个明,还能依靠自己那点薄弱的历史知识混一混,穿个历史上不存在的王朝这可咋办?自己又不是那些牛逼的穿越者,回去就随随便便造枪造炮的。

火枪长个啥样子,火炮怎么造自己是完全不知道。

更更要命的是,自己,哦……现在应该叫秦时云,是这个霸占并州的翊国国王的二儿子,算是个王子吧。

但这翊国如今国势羸弱,能苟延残喘完全是依附在北方大国胤国的庇护下,说是胤国的附庸国也没算说错。

但凡哪天胤国不开心了,灭你还是分分钟的事情。

毕竟如今胤国可算是如日中天,历经两位开明国主的励精图治,一统中原的实力也是有的。

翊国国土北接胤国,东临兖州小国虢国,南下是荆国,西据潼关与胡狨隔关相望。

四面临敌不说,实力还最弱,每年胡狨进犯还得出兵抵挡,说是最惨的国家也不为过了。

此刻的‘秦时云’倒是没多想国家大事,毕竟这些有他的便宜老爹和大哥去愁,自己当下理想怕是先熟悉熟悉这时代的环境,做个潇洒公子哥也不为一个好方法。

过关了穷日子的他,可不想放过如此良机,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王子,就算是小国的王子,那也是货真价实的王子啊!起码在并州的地盘上自己还是有分量的!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 现在记忆融合,既然自己变成了这个秦时云,又回不去了,不如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自己上辈子过的那么不如意,今日重生,且具备穿越者所拥有的先前眼光,他不信自己就过的比上辈子还惨。

刚刚还以为那小美女是自己的便宜媳妇,谁知道现在才了解自己尚未婚娶,那小美女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妹秦阳阳。

坑爹啊,古人不是结婚都早的么?怎么到了自己,都十六七了还没娶媳妇?难道自己真的几辈子都是光棍命么? 秦时云此刻郁闷不已。

此时屋外走廊上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

当先开门进屋的是一名雍容华贵,浑身插满金银钗饰的妇人,正是秦时云和秦阳阳的母妃,当今翊国的王妃张氏。

随后进来的是弓着腰提着医盒的三名御医,以及自己的妹妹秦阳阳。

“快给云儿看看,怎么的又头痛开了。

”王妃吩咐着御医,坐在床尾看向秦时云,双目尽是怜爱。

三名御医忙活起来,又是诊脉又是拿捏,将中医的望闻问切用了个遍。

过了一炷香,御医们方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回禀王妃,云公子并无大碍,只是落水后的头脑胀痛,多加静养便可。

” “行了,几位且先退下吧,看赏。

” “多谢王妃。

” 三名御医退下后,王妃拉着秦时云冰凉的手,微有薄怒的说道:“云儿,刚放你出宫游玩你就落了水!以后母妃可不骄纵惯着你了!今日起你好好在宫中反省,正巧了,你父王让你这几日随他听朝,你也多学学这治国策略。

” 治国策略?自己可是想做个闲散小公子的啊! 秦时云更郁闷了,装作病恹恹的说道:“母妃,治国不是有我大哥么,我何必……” 他的话刚说一半便被打断,王妃恨铁不成钢的说:“这翊国今后不是你的?你大哥?你大哥纵然深得你父王喜欢,世人说他有才有德,你难道就不如你大哥么?他出身卑微,你才是嫡长子。

” “可是母妃……”秦时云刚想劝说几句,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是啊,自己虽然想浪荡过日子,可这个时代,这个世道,能让我安心安逸下去么? 秦时云握紧了母妃的手,似是无奈,应承道:“孩儿知道了,母妃。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