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女鬼王缠上我 > 二十八章:爱的生死考验

二十八章:爱的生死考验

“呯”的一声泥土撞击声震耳欲聋地响起,虽然巨大的红色物体重重地撞在了地上,在泥巴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来,身体也一动也不动了,显然是没有了生机。

但是正真致赤红鬼头死亡的原因是,刚才与白色屏障相撞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

定睛看去,那赤红色的巨大额头仿佛被削去了一边似的,光滑如镜,缺眉少眼。

在这个如房楼般高大的鬼怪死后,原本有些混乱的黑色雾气又平静了下来,就好像雾中的鬼怪已经知道了紫色檀珠的强悍防御力,都不敢再有任何的轻举妄动,心里也打算静观其变来。

看来,这金袍老者是想要把我们一网打尽,刚才之所以不动手,只是为了从我口中打探出首领的下落。

此人心思极为细密,最为可怕的是,赤红鬼头在百鬼中,实力仅次于我和猫妖。

没想到不仅连眼前之人的法宝下得一道屏障都突破不了,反而还丢了自己的性命。

这金袍老者的实力恐怕远在我之上。

“唰。

”酒吞童子的白色身躯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一道模糊的残影。

此时,赵玄君向前动了动身体,欲要拦住消失不见的白袍少年。

虽然赵玄君实力强悍,但是猫妖灵活的双眼却看到了金袍老者的动作趋势,然后双尾在空中灵活地游地,小巧的身躯便快速地挡在了金袍老者的前面。

“无耻老儿,休想伤害我的异童。

”猫妖的眼睛里充满了凶猛的眼色,一双锋利无比的白色爪子也悬在半空中,只要金袍老者有任何伤害白袍少年的行动,这对护主的利爪便会毫不犹豫地撕裂空气而来,不死不休。

“尔等畜牲,不怕死吗?小小猫妖,也敢辱我。

”虽然猫妖想激怒金袍老者,也成功地拦下了赵玄君,为异童挣取了逃亡的时间。

但是赵玄君意不在抓,而在考验。

心性稳重的赵玄君不仅没有怒斩出言不逊的猫妖,反而突然询问起了呲牙咧嘴的可爱猫妖来。

“死,本来就是妖的必经之路。

更何况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而死。

因为我爱异童,所以为他而死,是死的足惜。

”猫妖的话铿锵有力,直接改变了赵玄君对猫妖虐杀生灵的恶感。

连正在急速逃走的白色影子都不可察觉地顿了顿。

“念真爱之无敌,愿生死都与共。

可惜,此情不一定是两厢情愿。

猫妖,你觉得如果酒吞童子是你,他会为了帮你挣取逃亡的机会,而不惜牺牲生命地面对我这么强大的敌人吗?”金袍老者犹如一竿杆子一般,笔直地立在原地,没有继续行动的想法,而是颇有兴趣地关心起妖怪之间的爱情来了。

“异童,他一定也会这么做的,前辈,请愿谅我之前对您的无礼之举,如果您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不过在此之前,前辈,我能问您一个深层次的问题吗?”猫妖在神色肯定地回答后,好奇地询问着眼前的金袍老者。

因为看见金袍老者被自己的事情吸引住了,不去追击正在逃亡的异童。

所以猫妖开始和赵玄君聊起家常来,语气也恢复了尊重,从而想让眼前的金袍老者浪费更多的时间在她身上,为心爱的异童挣取到逃亡的时间。

“你有什么问题?”赵三清皱了一下细长的墨眉。

“如果前辈心爱的女人正在面对生死的危胁,然而您刚好有能力保护她的安全,只是要您付出生命的代价,您会毫不犹豫地挡在她的身前吗?”看见金袍老者停下了追击异童的脚步,猫妖的声音变得犹如清泉敲击石壁一样,空灵美妙且轻柔动听,令赵玄君也情不自禁地心胸舒畅起来。

“恩……,我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

不过,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念你心有真爱,还不速速让开!别逼我下狠手。

”金袍老者在沉默地思考中时,突然语气陡然上升,防佛刀场上的刽子手一般,凶猛冷酷,没有情面。

同时,赵玄君抽出了腰间的金色佩剑。

顿时,空气中一阵白色的寒芒冰冷地闪过,然后锋利无比的剑尖笔直地指向了舍身为主的猫妖,锋芒毕露的剑尖离瓜子脸很近,防佛只要稍微用力,就能将一张可爱的白色脸蛋犹如纸张一般,轻而易举地刺个穿透。

“就算你刺穿了我柔软的身躯,你也刺不穿我对异童深深的爱。

”面对实力强大的赵玄君和可怕摄人的白色剑尖。

猫妖的脸色不仅没有丝豪地胆怯,反而有着浓郁地舍身忘死之凛然。

“哈哈哈……虽然你的语言让我颇为感动,但是你觉得你拦得了我吗?眼前的小妖怪。

”赵玄君不仅没有回答猫妖的问题,反而在大笑一声后,任空地消失在了戒备有神的大眼睛前,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金色的幻影。

“啵。

”的水波声轻轻地重复响起。

在离酒吞童子消失地最近的白色屏障上,仿佛有只鸭子在不断地拍击平静的水面一般,波澜四起,水涌不停。

然而,一阵阵波澜在凶涌而起后,又快速地回复了平静。

这白色屏障的防御力怎么这么强。

我从来没有见过,能布下如此防御的法器。

这金袍老者不仅有布置幻镜的定海神珠,还有眼前坚固无比的紫色檀株,加上自身深不可测的修为,想杀我简直是易如反掌,好在小猫拖住了他一段时间,为我挣取了一丝逃跑的机会。

在白色的屏障又一次地回复平静后,平如静面的屏障防佛水面一般,倒映出了一个正在思考的白袍少年,他的脖子上带着一串灰色檀株,背后则背着一个底及臀、高及头的灰色酒葫芦,葫芦的项圈上也有一串的灰色檀珠,只是比脖子上的大了几倍。

这个正在思考自身处境的白袍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原地消失不见的百鬼之首,酒吞童子。

虽然鸭子的拍击不仅快如疾风、掌掌无隙,而且猛如凶虎、力大惊人。

但是面对大如湖面的光滑屏障,实力强大的鸭子酒吞童子也显得弱小无力。

看来只好使出我的看家本领了,如果再没有什么作用的话,我只好……。

“呼。

”一阵风旋转的声音突然在白袍少年酒吞童子的右腿上不停地响起。

只见酒吞童子向后退了几十米,然后将左腿弯成了弓型,右腿向后蹬地笔直,身体微微向前倾斜。

然后酒吞童子运转法力向右腿的红褐色脚腕布处聚集,只见一道道黑色的气流犹如一条条张牙舞爪的黑龙一般,飞快的围绕着脚腕布飞快地来回旋转。

酒吞童子的法力消耗的越来越多,黑龙产生的数量也就越来越多,越来越浓郁的黑色雾气所蕴含的力量也在不停地增加。

“呯。

”的一声巨响响起。

白袍少年犹如离枪之弹一般,飞快地撞向了坚无比的白色屏障,他的速度很快,在空中看不到他一点儿白色的身影,只能在原地看到一个约脚面般大小的石坑,和清楚地听到了一声石头被踩碎的巨响,力度之大,速度之快,都让人不由地 心生感叹。

等我踢碎了这可恶的白色屏障后,一定要找首领回来收拾一下这实力强大的金袍老者。

顺便将小猫救出来,她的身材这么优秀苗条、凹凸有致,可不能白白地死在了这荒凉之地。

在快接近白色的屏障时,酒吞童子的脑袋里飞抉地思考着,同时左脚拄地,右脚飞快地抬起,以猛龙出击之势,凶猛无比地踢向了白色的屏障。

然而,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砰。

”的一声响彻云霄的撞击声响起,在半径约为一千米的白色圆柱内来回漂荡,久经不消。

“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声接着响起,与响彻云霄的撞击声交相辉映,东撞西碰,也直入耳中。

虽然酒吞童子的这次脚踢凶猛无比,用尽了全身的法力,使白色的湖面仿佛被巨石击中一般,水面向一点高高地凸起。

但是内蕴深厚的水面在不久后,再一次地恢复了平静,然而,白袍少年却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口中哀豪不止,右脚已经扭曲成了半条腿。

这时,一个金袍老者出现在了酒吞童子的身边。

因为身边的动静细不可听,所以痛苦不已的酒吞童子仍然在不停地哀豪着,双眼也死死地眯成了一条线,想以此来分担右腿上传来的钻心断腿之痛。

“酒吞童子,我要开始降妖除魔了。

”在酒吞童子的右边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因为金袍老者对哀豪不止的白袍少年施了一道静心咒,所以忘记痛苦的酒吞童子轻轻地松开了紧抱右腿的双手,慢慢地停止了哀豪,然后睁开眼看向了声源处。

“降妖除魔,你……你不是说要找许仙大天师报血海深仇吗?……难道你是为了从我口中套出首领滑头鬼的去处,才撒谎的……不对啊,你怎么敢和我一起去见首领,不怕在事情败露后,被我们合力杀死吗?”酒吞童子一边因为心里的巨大震撼,所以说话的嘴巴不由地混乱和结巴了起来。

一边又对金袍老者的做法疑惑不解。

“现在,你已经是个必死之人了,又怎么会暴露呢?正所谓,死人可是不会讲话的。

”赵玄君一边笑嘻嘻地走进脆弱不堪的白袍少年,一边从腰间缓缓抽出锋利无比的三尺金剑。

“等等,我绝对不对说出这里的任何事情的……唉,只要你放过我,我家里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银财宝都可以给你……大哥,只要您放过我,我什么东西都可以给您,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就算去做牛做马,我也豪无怨言……您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看着笑嘻嘻的脸庞越来越近,和金剑锋利的光芒越来越明亮,酒吞童子的语气从开始的淡定轻松笔直地变成了未尾的慌乱不堪。

“当真什么事情都可以?”在听到酒吞童子最后一句话后,赵玄君停下了前进的脚步,脸色也恢复了平静,同时将金剑插回了剑鞘之中。

“恩,只要前辈您放过我,您要我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在听到了赵玄君询间后,酒吞童子犹如小鸡啄米一般,飞快地点了点头,生怕错过这次活命的机会。

“因为刚才我要追击你,你哪个可爱的猫妖不顾生死地挡在了我的面前,令我十分感动。

所以我打算放你一马,不过一命抵一命,如果你活着的话,她就必须得死,不然我这次可就白跑了一趟。

”在给出选择后,金袍老者开始好奇地打量着白袍少年的妖异脸庞,慢慢地等着结果。

…… 同时,帝都公墓的空地中,被黑幕包紧的琉璃玉床上。

“噗。

”的水流声又一次不争气地响起,狂涌而出的红色液体再一次地将我的嘴唇染得更红,饱满的红唇仿佛是更熟的红烧酱蹄一般,红入肉脉了之中。

同时,我的眼神却显得痴迷安静,又一次一动也不动地盯着因为笑而不停晃动的白色大兔。

“小跃,别看了。

问你一个关于爱情的问题。

”玲姐突然停止了美妙动听的轻笑,然后俯下了身体,在我的右耳边轻吐着丝丝兰气。

顿时,一道成熟女人的青春体香和牡丹花的醇厚香味扑面而来,交融混合、沁人心脾、使人陶醉。

因为白色大兔藏了起来,所以罗觉终于慢慢地缓过了神来。

“啊,玲姐,我没有看……,什么问题啊?”我真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在得知道辨解无果后,我巧妙地将重点放在了问题上。

“小不老实的老流氓。

我是想问你,要是在那一天,我遇到生命的危胁,你会毫不犹豫地挡在我的身前吗?”玲姐在白了罗觉一眼后,轻声细语地问道,然后满怀期待地看着我。

“让我想想。

”我不敢给出肯定的回答,只是开始静静地思考了起来,所有玲姐对我的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