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女鬼王缠上我 > 二十六章:计算酒吞童子

二十六章:计算酒吞童子

在“咻。

”的一声风转动的声响飞快地结束后,黑色的龙卷风消失地一干二净,显示出了白袍少年的本来模样。

他是一个有着英俊少年外表的妖怪。

头顶上两根屹立的赤红细角笔直地扎根在一头赤红及肩的长发之上,立在了洁白如玉的额头两边。

他脖子上竟然挂着土豆般大小的灰红色檀珠,背后那齐肩的东西是一个大大的灰色酒葫芦,葫芦的肩挂斜挎在少年略显清瘦却笔直无比的腰板前,葫芦头项圈处也挂着一串拳头大小般的灰色檀珠,比少年脖子上那个隐约大上了几倍。

他身穿一身白色的连体绸缎袖袍,底下袖袍略短,露出了一双中等洁白的结实长腿,虽然长腿不肥不瘦也不黑不短,但是腿根的肌肉膨胀有力,小腿的肌键生龙活虎,让人隐隐地感到,这双长腿中蕴含着极大的能量。

在他白洁似弓的一双腿足上都正系着一块半腿长的红褐色脚碗布。

最后将目光放在了洁白似雪的青春脸庞上,略显稚嫩的气息中夹杂着丝丝懵懂。

整体上来看,这白袍少年倒也颇有几分威风凛凛,可是当赵玄君将目光移向了最后一个物品,落向了少年左手中不停向下滴着液体的物品时。

饶是定性极好的赵玄君赵三清,心里也不由地厌恶了起来,一双细长的墨眉情不自禁地戚在了一起。

那些不停滴下的液体竟然是深红的人血,那个少年手中紧攥的物品居然是少女的**。

**仿佛刚被割下来一般,深红的血液不停地延着少年伸起的洁白手臂缓缓流下,然后再染到了白色的袖袍上,使原本俊美的少年显得妖异无比。

在“噗。

”的一阵咀嚼声诡异 又难听地响起和结束后。

白色少年满意地打了一个响隔,然后居然丝毫不在意满嘴的碎肉和鲜血,颇为自豪地环视了百妖一眼。

虽然赵玄君已经身经百战、历劫无数、心性坚定。

但是赵玄君那里见过吃人体器官的恶心场面,于是,胃里一阵地翻江捣海。

如果不是成神者不用吃食物的话,那么现在他肯定吐了一地的污秽之物。

这些以人类为食的妖怪必须赶净杀绝,尤其是这个恶心无比的白袍少年。

因为眼前不堪入目的血腥场面。

所以赵玄君赵三清心里对白袍少年下了必杀令。

正所谓,为天下万物苍生,执神剑降妖除魔。

“异童,现在我们可以出发了吗?”在白袍少年身前略微矮一点的猫妖轻说地说道。

“小猫,首领滑头鬼曾经说过,人类的身体虽然弱不禁风,但是人类的智慧是不可故量的。

在人类之中,有个战场之神李云龙曾经说过,好将军从来不打无把握之战。

因此,我们还是在了解一下四周的所有情况后,再动手也不迟。

以免遇到阳家的高手,那时候再做准备就晚了。

”白袍少年血色的脸庞头头是道地分析着,沾着鲜血的嘴唇却妖异地摆动着,一种诡异的气氛油然而生。

“呼……”的一声空气流动声轻轻又久久地响起。

白袍少年身上突然冒出浓郁无比的黑雾来,然后黑雾以他为中心向四周快速地扩散了开来。

黑雾中仿佛有无数的邪恶能量在左扑右撞,时而化作青牙蝠面的大鸟,凶猛恐怖。

时而化作执刀的骷髅将军,刀芒四。

时而化为一条巨大无比的黑蛇,呲牙咧嘴。

然而,这诡异奇特的黑雾却没有损坏任何无生命的东西,平静迅速地在地面上有规律地游荡着。

此时,正好一只寻食的老鼠被黑雾发现了。

只见黑雾在白驹过隙的一瞬间后,就穿过了有血有肉的老鼠,然后留下了一具空荡荡的骨头架子。

俗话说,好事不成双,坏事一堆堆。

只见又一只倒霉的小蟑螂被黑雾瞧上了,漫天的黑雾转眼间就没过了小巧的灰色身躯,却没有留下任何一丝的灰尘和骨头渣。

看来这浓郁无比的黑雾有着吞噬血肉的能力。

看着漆黑无比、诡异多变的黑色雾气扑面而来,赵玄君不仅一如平常地呼吸着,还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百鬼为首的白袍少年。

虽然黑雾毫无阻碍地穿过了四人才能合抱的灰色槐树,没过了赵玄君的金色绸缎,但是“咻咻咻。

”的声音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生任何地改变。

于是,一个头戴灰色玄铁道冠,腰挂金色宝剑的长袍老者宠辱不惊地待在波谲四变的漫天黑雾中,静如沉铁地看着眼前正在说话的尖爪双尾猫妖。

首领滑头鬼,擅长镜子花水中月。

听说他是个实力不差的幻境高手,东瀛中初神之下第一鬼怪,在他手中的人命,没有百万也有十万,这等罪恶深重的鬼怪绝对不能放过。

这次我好不容易下凡一次,以后又不知要多久才有时间,现在我能将多少妖魔鬼怪除尽,就将多少妖魔鬼怪除尽。

如果能从酒吞童子口中打听出滑头鬼和其它厉害的鬼怪就更好了。

赵玄君一边思考着继续蛰伏的利弊时,一边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前面恐怖森的百鬼时,猫妖似夜中小溪般空灵轻柔的声音略微沉地响起。

“异童,你能发现周围有什么异常情况吗?”猫妖瓜子型的可爱脸蛋露出纯真无比的好奇神色,一时间差点萌翻了心如死水的妖异白袍少年。

“小猫,只是发现了一些非人类的生物,并没有什么高手活动的痕迹,也没有阳家那些讨厌的家伙。

”白袍少年微微一笑,宛如向阳花一般,青春活力。

只是嘴角那一抹深红的血迹,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到刚才恶心难看的场景,从而对有着少年般英俊的白袍男子提不出任何好感来。

“异童,首领好像是降临到东瀛的dj了。

离我们这里只有几十公里远,要不要等首领来了,我们再行动,如果到了大范围地猎杀人类的时候,就算阳家的长老来了,我们也不足为惧。

”妖猫动了动短小可爱的倒八字楣,然后以正常无比却又激动万分的语气讲着猎杀人类的事情来,让人情不自禁地心中一寒。

“小猫,首领的行动我不是很清楚。

不过我的实力你应该放心才是,只要不是比阳家的长老还厉害的人来的话,我就不会输。

听我的话,现在开始行动。

”白袍少年一边溺爱地用洁白似雪的手掌缓缓地抚摸着猫妖柔软温暖的双耳,一边颇有自信地注视着猫妖可爱活泼的瓜子脸。

两人仿佛是一对正在恋爱的俊男倩女在互相细语一般,深情浓意。

“异童,听你的。

”猫妖乖巧地回应着,瓜子脸型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深红,仿佛西边的晚霞一般,美丽动人、光彩夺目。

“酒吞童子,尔等祸害,速速领死。

”在巨大的槐树后,一道正义凛然的声音突然高高地响起,仿佛早晨中的光明正在驱赶黑暗一般,百鬼都情不自禁地心生恐惧。

如果不是为了要打听滑头骨的去处,好将百鬼一网打尽。

赵玄君赵三清早就出手灭鬼了。

其实还有一点其它的小小原因,这对长得俊美漂亮的少男少女在一起时的浓言密语,让很久没有接触真爱的赵玄君不忍心去出手破坏。

“在下道名酒吞童子,真名为异童。

不知阁下是何方神圣?”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金袍老者,异童不由地担扰了起来。

因为刚才异童的黑雾经过了槐树,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所以金袍老者的实力很强,甚至异童在金袍老者的身上看不出任何一丝法力的波动。

这种看似凡人的感觉,连首领滑头鬼在异童眼前也不曾有过。

这一切的反常,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眼前的金袍老者实力相当的强,甚至强过首领滑头鬼。

于是,不可一世的酒吞童子立马换上了尊重无比的神色。

“仙界赵玄君,茅山祖师爷,赵三清是也。

”因为赵玄君对自己的实力自信无比,同时也想从酒吞童子口里套出滑头鬼的去处。

所以赵玄君并没有着急动手。

正所谓,放长线钓大鱼,滑头鬼这条大鱼可不能让他溜了。

“虽然大名鼎鼎的茅山我有所耳闻,但是晚辈并没有听过前辈的名讳。

”酒吞童子疑惑不解地问道。

他在东瀛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妖怪了,对华夏的芧山也是有所了解。

芧山,华夏捉鬼降妖的世家门派。

分为南北袀派,南为正一教,北为全真教。

茅山已经传承了三千年之久,虽然历代天师他都有所了解,但是他从没有听过茅山有个眼前这样实力强悍的人物。

“你不认识我也正常,现在正一教的许仙大天师正是我的祖……绝世仇人。

如果你和他有什么深伤大恨的话,下次我们就可以一起合作对付他。

以你和我的实力而言,合手保管马到功成,将许仙小儿轻而易举地杀死。

”虽然许仙是赵玄君的祖孙徒弟,但是他怕酒吞童子不相信这件事。

突然,在思考该给许仙什么身份时,他又想到了一个计谋。

于是,改口将许仙说成了自己的生死大仇。

正所谓,为了天下苍生百姓,吾等名声薄微如草。

“长辈和许仙天师有什么深伤大恨呢?刚才为什么要出言击杀我等晚辈呢?”因为刚才金袍老者的喝声还历历在目,所以酒吞童子疑惑不解地问道。

“我和许仙小儿的仇恨可不是三言两语可以道清的。

一切要从头说起,当初我和他同为师兄弟。

在一次的外出历练中,我们遇到了重伤的六尾狐妖,合手将它击杀后。

在六尾狐妖的洞中,我们发现了许多奇珍异宝,有生死旗,有五行令,其中最珍贵的,是一颗硕大明亮的定海神珠,本来说好的宝物平分,我只要那颗定海神珠,其它的都可以归许仙小儿所有,可那曾料道……”正说到精彩无比的时候,金袍老者突然停了下来,略显苍桑的脸庞突然换上了悲伤不己的神色。

“赵玄君前辈,不知后面又发生了什么让前辈伤心不已的事情?可否讲给晚辈听。

”酒吞童子也换上了略微悲伤的神情,着急不已地询问道。

“可那曾料道,许仙小儿竟然在我睡觉的时候偷袭了我,欲夺走我的定海神珠,好在我并来睡熟,侥幸逃过了一劫。

在修炼千年后,我又恢复了原先的实力。

不过现在我与许仙小儿仍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赵玄君的脸色十分像群战中被出卖的肉盾一样,痛心不已、怨气冲天。

“赵玄君前辈,不知这魅力非凡的定海神珠是何许宝物?竟然能让大名鼎鼎的许仙有所凯觎。

”因为许仙大天师可是当今初神之下第一道士,与首领滑头鬼的实力不相上下。

所以酒吞童子很奇怪是什么宝贝改变了正道人物的绝顶高手许仙的行事风格,甚至让他甘愿与自己实力相差无已的好师兄结下血海深仇。

“就是我头上这颗白色的宝珠在作怪,他有着破除和制造幻境的强大作用,可以对修为初神以下的任何生物使用。

”赵玄君运转法力将灰色玄铁道冠正中央处犹如拳头般大小的白色透明珍珠取下,然后再将它轻盈地悬挂在了酒吞童子的赤红色双角间。

在赵玄君的法力摧动下,透明珍珠像月光一般,用白色的光芒笼罩着酒吞童子。

突然,酒吞童子只感觉四周的场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猫妖一众鬼怪和赵玄君赵三清都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取而代之的是,他以前猎杀青春少年的血腥场面。

他好奇地了手指间的血迹,真实有味。

吃了吃手中少女的肉体,血汁溢嘴。

然后运转法力窥视四周的环境,接着酒吞童子不由地心中一惊,他竟然没有发现任何幻境的端倪来。

正在此时,赵玄君突然撤掉了法力,收回了白色的定海神珠,双手抱起,饶有兴趣地看着少年仍有些不知所措的妖异脸庞。

在一瞬间后,酒吞童子回过来了神,他心里的震撼却犹如大海巨浪一般,久经不消。

连以自己强悍的实力都会深陷其中的幻境,想来即使是本领高超的首领滑头鬼,也可能会栽倒在上面。

是因为,这宝物还有破除幻境的作用,正好克制首领的独家本领,水中花镜中月。

同时,眼前这来历不明的高手却与许仙大天师有着血海深仇。

如果我假意替首领向他示好,当他与许仙大天师争个二败巨伤的时候。

我和首领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将两个正道的大人物不废摧灰之力地干掉。

想到这里的时候,有点聪明的酒吞童子心里浮现了一个谋诡计。

“虽然,这宝物能力的确非凡,难怪连许仙天师也会为之所变,暗地里使出了见不得人的招。

但是,许仙小儿这种偷袭前辈的做法实属卑鄙无耻,晚辈我十分为前辈打抱不平,心里也是气意难消。

只是不知道前辈是否着急着想去报心里的血海深伤,一解当时的偷袭之恨呢?”少年英俊青秀却略显妖异的脸庞心有所恨地打抱不平道。

仿佛卖彩票里精明无比的售票员一样,让你感觉不到他真实的想法。

“你的话,在你们首领滑头鬼哪,可有半分作用。

”虽然酒吞童子这种生物对他而言,是低级到不能再低级的鬼怪,是绝对不可能骗到他的。

但是,他还是假装有目的样子,与酒吞童子谈判了起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