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女鬼王缠上我 > 第十一章:意料之外的吻

第十一章:意料之外的吻

本来死气沉沉,安安静静的帝都墓地少有人烟。

现在却因为罗马十几个人和小莉近百人的剑拔努张,而变得热闹非凡,人潮涌动。

铁栅栏西约五十米处。

敌我双方不可避免地相遇了,带头的小莉敏锐地发现了躲在一排白衣打手身后的罗马,小莉心中犹豫了一下,随即想改变心中的擒王战术,身体停了下来,心中开始考虑对策。

群演也停了下来,稍微整齐地站成了一个队伍,等待带头小莉的号领。

可是,老奸巨猾的罗马那里会给她一丁点记会。

“兄弟们,冲上去。

”姜还是老的辣。

即然小莉都能发现罗马一反常态地躲在队伍后,罗马也能发现罗觉的身影不在群演们之中。

对于罗觉不在的情况,罗马看了看铁栅栏四周,发现并无逃跑的黑影,因此,罗马断定罗觉一定还在铁栅栏中,于是罗马想利用自己的队伍拖住群演们,然后,身强力壮的自己再找个机会钻进铁栅栏内。

至于普通人罗觉,对练家子高手罗马来说,还不是跟抓鸭子一样,手到擒来。

不敢上战场的将军不是好将军,罗马一边在心里夸耀了自己一番,一边与队伍隔开了一定距离,时刻准备着,等敌方一有漏洞,自已就冲进铁栅栏里。

看着一排高大强壮的打手似滔天海浪般涌来,小莉突然想到了铁栅栏里的人来,着急地大喊: “不要放任何人过去,尤其是不穿白色衣服的人。

” 近百个群演会意后,密密麻麻地站成了一条保护线,死死地将罗马的人拦在了十米长的黑色慕布的前面。

几秒后,白色的线撞上了群演们,虽然群演的身体素质运不如罗家帮的精英,但是一人捉住一只手还是可以办到的。

于是,战斗场面变得滑稽了起来,十几个身强力壮的白衣青年被近七十名群演给死死地捉住了,给牢牢地拖倒在地,动弹不得。

就跟一群蚂蚁捕捉大型猎物一样,群演中力气小的抓住一只手,力气大的抱住一条腿,即使大型猎物如何强大有力,蚂蚁也不会让他逃离手掌心的。

此时,光头男陈横和短发男许白站在罗马前方。

一左一右地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老大。

罗马看了一眼包括小莉近三十名守在黑幕前却并未行动的群演们,心中不由地一惊,他没有想到对方那么有团队素质,也没有想到对方见了罗家帮的人竟然没有心生胆怯,乱成一团。

反而团结有致,有条不紊。

将他精心挑选的手下一个个拿下,按倒在地。

我方只有三个人,而对方却是我方的十倍,情况不妙。

虽然面对前面这群人来说,小许和陈横可以以一打十,我可以以一打二十,但是我的目标是教训罗觉而不是取得团队的胜利,要是铁栅栏里有个小道,让罗觉这小子给偷偷地逃跑了,我可就得不尝失了。

罗马一边警觉地盯着小莉一群人,一边大脑里飞快地想着对策。

“不知道罗马大当家是为何而来?可不可以就此让步呢?罗觉是我们帝都场院的朋友,罗大当家给我们个脸面,以后大家见面好互相说话。

”看到已经稳定下来的场面,小莉沉稳地搬出了帝都场院这个大家伙来。

虽然罗家帮在帝都郝郝有名,名列前矛,但是在帝都场院这个庞然大物面前是不足为道的。

是因为,无论是金钱数量,还是政治途径和人脉宽广,罗家帮这个一流黑帮是远远比不上华夏龙头场院的一根手指头的。

陈横厚重的眉毛挑了挑,右手又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光头,他想不明白罗觉这种小人物怎么会是帝都场院的明友,而且看眼前的情况,还不是一般的朋友。

许白锐利的眼神中快速地闪过一丝吃惊的光芒,随后便又恢复了冷清,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对手。

仿佛一只屹起的眼睛王蛇一样,只要有猎物露出一点破绽,他就会狠狠地给上致命的一拳。

相比较而言,力量最大的罗马却显得轻轻松松,双手插兜,慢慢地从队伍的后面走到了前面,他微微低头看着绣花绵袍女子,粗糙的声音缓缓地说: “罗觉真的是帝都场院的朋友?” “是的。

”小莉肯定地点了点头。

“厄。

”罗马双手顿时握住了小莉柔软的左手,使劲地上下摇摆。

一时间,小莉有些尴尬,抽开不好不抽开也不好,只好无奈地任罗马摇摆。

“早说吗,从今天罗觉就是我罗家帮的朋友了,俗话说,不打不想识吗。

”罗马一边笑着说,一边在身前的群演中寻找缺口。

看到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揩油,许德再也看不下起了,略微雄壮的身躯在人群中向前挤了挤,口里大声地说: “罗大当家,礼节过了,请你放开双手。

” 好机会,狡猾的罗马一眼就看到被许德制造出来的缺口,双手一放,全身肌肉一崩,罗马就仿佛一只寻到机会的狮子一般,“唰”地一声,穿过群演们的保护线,笔直又快速地冲向铁栅栏。

“陈横,许白。

给我死死地拦住他们。

”精明的许白立马从小莉身边掠了过去,冲向了群演,他不喜欢对女人动手。

糟了。

小莉心中一惊。

连忙大喊:“快进去保护罗觉。

” 可是普通人再快,也快不过似风般飞快的罗家帮帮主罗马。

很快,急掠的黑点来到了静止的白色正方形前。

“呼”,在充满肌肉的右手飞快地掀开黑色幕布前,小莉明灵的眼神一凝,右手纤细的双指一掐,正准备念咒时,察觉到小莉姿态异常的许德急忙施法,替罗马挡下了致晕性的功击性法术。

如果不是小心仔细的许德一直跟在小莉的身边,恐怕天劫已经劈了小莉不知多少回了。

“呼。

”略微迟顿的陈横挥舞着巨大的拳头快速朝小莉袭来。

“啪。

”一只手掌有力地挡住了陈横凶猛的攻势。

在陈横瞪得老大的眼珠前,许德不善地说了一句: “女人也打,不是男人。

” “你们是敌人,罗家帮规定,不要管敌人是不是女人,只要管对方是不是敌人,是敌人就要把他给揍趴下。

”陈横此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条帮规,立马脱口而出。

“即然你是敌人,那我就把你给揍趴下。

”许德收回了右手,将纤细苗条的小莉护在了身后,与自己差不多高的陈横对峙起来。

小莉如珍珠般漂亮的眼睛眨了眨。

虽然陈横这个强壮的凡人在她眼里算不了什么,但是许德的行动与语言却让她的心湖泛起了一丝丝甜蜜的波浪。

她“恩”了一声,退到了人高马大的许德身后。

前几秒,铁栅栏内,紫色藤椅上。

虽然罗觉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目光还是很快地被身旁静止的美景给吸引了过去。

凌乱的秀发仿佛被风吹乱的柳树枝条一般,轻盈柔美地轻披在洁白如玉的额头上。

明亮活气的眼珠调皮地藏在柳树垂下的嫩软枝条间,若隐若现。

静如白云的脸庞也遮不住那淡淡的绯红,仿佛天边的朝霞,美丽动人。

挺拔灵动的琼鼻渗出微微水滴,仿佛一面挂满耀人眼目珍珠的雪墙,晶莹剔透。

小巧却红润的柔唇轻轻地闭合着,仿佛一开口,便会露出雪白胜冰的皓齿,神秘高贵。

这么美的一个人,怎么会找上我这样一个人,心中巨大的疑惑促使我张开了口: “玲姐,你为什么觉得我可以演男主角呢?” “因为你表演的好啊!小青不是告诉你了吗。

”玲姐立马回过神来,俏脸向左轻轻一转,软唇白齿轻启。

淡淡的杜丹香缓缓地飘来,使我顿时神清气爽。

“玲姐,这是你演的第一部戏吗?”一想到玲姐戏人合一的状态,罗觉就觉得玲姐肯定只演过这一部戏。

“不……恩,是的。

”玲姐嘴巴刚张开,就意思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地改口道。

“玲姐,现实生活中,你真得会爱上罗跃吗?”虽然罗觉是一只地地道道的烂蛤蟆,但是罗觉从来不觉得天鹅肉玲姐会被他吃到。

罗觉,一个从乡下到帝都来打工的苦逼青年,无权无势,还惹上了罗家帮的老大。

是个女人都看不上他。

玲姐,帝都龙头场院的掌权力和领导者,权高势大,还有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财。

是个男人就会为之疯狂。

在我不怎么期待的眼神下,倾国倾城的玲姐突然做了一个令我一辈子难忘的动作。

她的身体猛地向左一转,带着牡丹花香的娇躯倏地一下站了起来,国色天香的圆形脸快速地靠近我的额头。

“啵”的一声,我的额头上顿时多了一丝温柔,湿润的唇感令我仿佛在沐浴温泉一般,身心的感觉是舒服又温暖。

“当然了。

”粉红色的倩影倏地一声坐回了紫色藤椅上,在肯定地回复了罗觉后,玲姐白里透红的脸蛋越来越红,最后红得像一个熟透了的大苹果,散发的成熟气息令人垂涎欲滴。

我呆住了,不知是因为额头上温暖湿润的唇印,还是因为玲姐给我的回答。

我开始想着该怎么面对风华绝伦,美丽动人的玲姐。

“呼。

”长10米的黑色幕布被轻易掀起,幕布的一角被一只粗壮的左手拎在指间。

这只手的主人人高马大,身穿黑衣。

黑衣男子虽然肌肉内敛,但是玲姐隐隐地感觉出肌肉所蕴含的力量。

“罗觉,总算逮到你了。

”粗糙的声音在铁栅栏里来回漂荡,惊醒了呆住的罗觉。

罗觉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黑衣男子,心中一惊,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罗家帮帮主罗马。

我们三个人就算一起上,也绝对打不赢他。

我受伤也就是了,怎么能让玲姐和青姐受伤,她们待我不薄。

我可以先拖延时间,等小莉回来就没事了…… 我伸手摸了摸还湿润的额头,一咬牙,“涮”地一声从藤椅上站了起来。

“罗家帮的大当家,可还认得我不。

”青姐的声音虽然似流水一般,轻柔绵长,但是却稳稳地转到了罗马的耳中。

听到有点熟悉的声音,罗马疑惑地看了过去。

一个身穿青色连裙的绝色女子出现在他眼中,他的脸上顿时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清楚地记得上次帝都颂奖节上,那一道高高在上的青色倩影,和耳边响起的颂奖贺词。

“恭喜帝都龙头场院荣获世界电影场院人气一等奖,有请帝都龙头场院的董事长青姐琦红上台领取奖碑。

” “你……,你是帝都龙场院的董事长。

”罗马不可一世的气势弱了下来,连声音也变得有点支支吾吾的。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