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女鬼王缠上我 > 第十章:蚩玲独挡雷劫

第十章:蚩玲独挡雷劫

“大哥。

”一声接着一声,一个又一个训练有素的白衣青年站到了黑衣罗马的面前。

“大哥。

”罗马先用平淡的眼神看了一眼最后一个白衣青年后,再用犀利的眼神望向了约百米远的白色铁栅栏。

一想到,自己待会要与近百名对手交战的激烈场景,罗马似狮子一般的双眸就爆发出炽热的光芒。

“等等,我有一个想法……” 铁栅栏内,一张紫色藤椅上。

罗觉的脸庞由于运动地过于激烈,而涨得通红,连微长的黑发也被风吹得有些凌乱,胸脯也不停地在上下起伏着,像极了连绵不绝的海浪。

可想而知,他刚才是拼尽了全力在逃亡。

相比较而言,虽然玲姐的秀发也优美无规划地分散着,但是玲姐雪白的脸蛋只是泛着微微的绯红,胸脯也依然静如山峰。

玲姐静静地坐在罗觉左边的紫色藤椅上,用那张夺天地造化于一体的脸蛋直直地对着罗觉,那充满灵气的皓眸默默无言地看着喘气的国字脸。

“玲……”青姐刚想提醒玲姐外面有敌人,就被玲姐的一个禁声的手势阻止了。

“大家和我一起出去。

”青姐用次声波同面前的群演们讲话。

其实修道之人一生修道,只为突破自己,而修道之人,第一道坎就是对身体的锻造,一旦突破了,就可以以改变身体某个部位的方法,达到以次声波互相沟通的目的。

“是。

”百人合一的喝声还是震撼人心啊。

不过这次是用次声波说的,凡人都听不到。

“待会和凡人动手的时候,你们千万不能使用冥界中带有攻击性的法术,凡人可经不起一点儿法力伤害的。

要是有凡人因法术而受伤了,那施法之人必定遭天雷惩罚,除非有人帮忙抵抗,替其受过。

尤其是你,小莉。

”青姐对于小莉这个调皮鬼,脑袋是头痛得很。

记得有一次,帝都龙头场院拍的一部言情戏里,演男主角的人是一名十几岁的青年凡人,而演女主角的是被小莉附身的一个女躯壳。

女躯壳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女,披着绣花绵旗的纤长细腰散发着青春话力。

因为言情戏一般都要男女主角自由发挥,这样能使言情戏更具露真情,所以男主角不可避免地摸了女躯壳的胸。

冥界,死后的生物的灵魂的归属之地。

冥界之物,大都是人类看不到的事物。

在冥界之中,弱小的灵魂也可以修炼,只是比较困难。

当灵魂到达一定实力后,便可以利用人间的事物重塑身体。

然后,将自己的灵魂寄托在这具身体上,并同时控制身体的行动意思。

以这样的方法,一个崭新的人类就形成了。

本来修道之人就清心寡欲,不会在意戏中这种袭胸的小事。

可是小莉年轻气盛,气性急躁。

认为青年人的行为不仅是在污辱她的身体,还是在沾污她的灵魂。

于是,在整场戏结束后,她偷偷地给青年人施了一个“扰心咒”。

扰心咒,故名思义。

以扰乱人的心志为主要功效,会让人的大脑里不断地想起不愿回忆的事情来,从而以至于,受咒的人变得十分急躁烦脑。

因为身上被下了扰心咒,所以回家路上的十几岁青年人神情急躁,思想混乱。

一个不留神,身体掉进了路边的河沟里。

汹涌的河水轻松地将青年人的头给淹没了。

正好,路边没有过路人,青年人也不会游泳。

这两种巧合放在了一起,就形成了青年人不幸被淹死的结果。

天道规定,修行之人不得以法术害人,若有凡人因法术而受伤或死亡,施法之人必受天雷惩罚。

天雷的程度大小是根据施法者的法力大小和凡人受伤的程度而定。

虽然小莉的法力不高,但是她却用法术间接害死了一条人命。

天道决定用可以毁灭小莉灵魂的紫雷来惩罚她。

冥界之人一但灵魂被毁就永世不得超生,就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世间一般。

青姐洁白的额头爬上了几道深深的沟壑,柳眉紧紧地戚着,脸色白得比雪还要惨白。

显然,她在回想令她伤心难过的场景。

“轰隆隆”帝都墓地上方突然乌云密布,凶猛的雷电在无边无际的黑色大海里不断翻涌。

漆黑的天空中不断有亮光闪现,好似一把把闪着银光的利剑,锋利的光芒笔直地插向大地。

突然,“轰隆隆”的雷声陡然增大。

紫白色的雷电不断交汇着,最终形成了一把堪比山高的紫色利剑,利剑上不断有紫色雷电在剑身周围萦绕,融合,溢出。

巨大的剑身散发着令人畏惧的威严,直指帝都公墓。

“刷”,突然,紫色利剑带着巨大的响声,以无以伦比地速度冲向了帝都公墓中间,冲向了绣花锦袍少女,冲向了小莉的灵魂。

望着眼中越来越大的紫色利剑,小莉仿佛感觉到死亡的脚步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她惊恐地张大嘴巴,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因为紫色利剑的威压十分巨大,所以她连灵魂离开这具躯壳的本事都没有。

“呲……”就在紫色利剑快要劈到小莉身体的那一刻,一个粉红色的娇小身躯挡下了堪比山峰高的紫色利剑。

顿时,相撞处雷光四起,整个帝都公墓亮如午时。

王,几千年以来。

你对我们真的是太好了。

连三长老孙女的灭魂之劫,你都要帮她挡下。

虽然不会对你的生命造成影响,但是你刚恢复的修为恐怕又要消耗殆尽了吧。

青姐担心地想道。

天道,向来都是以公平著称,专除不公平之一切。

现在有修为高的人帮修为低的人抵劫,则必须加大惩罚力度,用以来中和世间的公平。

“轰隆隆,”遮天盖地的黑色云海中又有紫白色闪电在不断地翻涌,数量比之前竟然足足多了好几倍。

黑色的天空中不断有紫色的雷电狂涌而出,涌出的雷电不停地汇集到堪比山峰高的紫色利剑上,利剑越来越大,威严也就越来越强,剑尖前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顿时,“呲”的一声,粉红色的身影向前吐了一口鲜血,手指连忙一掐,一个球形的白色光圈将她包住,为她抵挡了来势凶凶的紫色利剑。

此时,青姐的身体被照得全身亮白,这身体刚想动却又停止了。

虽然青姐很想上前帮自己的王挡下紫雷,但是天道规定,同一雷劫中,雷电的威力会因受劫人的实力的增加而相应增加,因此,青姐没有冒然前行。

尽管青姐没有上前帮忙,但是透过亮如午日的光芒之中,我们还是可以看到,青姐因担心而紧戚的柳眉,额头上浮起的着急的鱼尾纹,还有那比亮光还要苍白的脸。

“啪”,大约半个小时后,这场天道降雷罚鬼的事以一个身躯的倒下为结束了。

“唰。

”在碰撞处耀眼的光芒湮灭的一瞬间,青姐就来到了玲姐的身旁,用右手轻轻地扶起了玲姐,将玲姐右手搭在了自己的右肩上。

看着因为自身法力消耗殆尽,而脸色苍白,豪无血色的圆形脸庞。

青姐担心地问: “王,你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

”虽然王口里说没什么,但是声音的虚弱表明这次雷劫对她的伤害挺大。

青姐心里明白王是不想让属下担心她,于是并没有多问,转头冰冷地对小莉说:“下次别再对凡人施法,否则,家法处置。

” 回忆到此结束,青姐用极不友善的目光盯着一个身着绣花绵袍的年轻少女。

“上次你可害得王不轻啊!” “如果二长老要惩罚小莉,就连我一起惩罚吧。

”突然,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挡在了绣花绵袍女子的身前,像一只老母鸡保护自己的幼崽一样,将小莉紧紧地护在了身后。

看到虽然修为弱小,但是却奋不顾身地保护小莉的年轻人,青姐的神色缓了缓,用平静地语气说: “即使你因小莉的任性而亡,但是死后你们却相爱在了一起,这一切应该是命远,为你们相遇,而做的安排。

” 原来这年轻人就是被小莉下了“扰心咒”的人,这年轻人叫许德,无父无母也无亲人。

正因为如此,冥王蚩玲为了减轻小莉的因,特意找来了许德死后的灵魂,为他重塑了身体,并且要小莉亲自做他的师傅。

就这样,在冥王无意有心地掇合下,一段师生恋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二长老,我知道错了。

”在青年人宽厚的右肩上,窜出一个调皮可爱的扎马辨的头来。

“上次就算了,这次如果再犯,谁也保不了你。

”青姐的声音变得威严,仿佛不容置疑。

“是。

” “青姐,你们为什么一直站着啊,还有,虽然你们的嘴巴在不停地张动,但是怎么没有半点儿声音发出来,你们是在讲唇语吗?”因为刚恢复正常神态的我看到眼前的一群人不停地张嘴,铁栅栏里却没有半点声音发出。

所以我有点不解地问道。

“罗觉,我们是在讲唇语,正商量采用什么战术好和外面一帮人交战呢。

”青姐的声音还是如泉水般,清脆动听,看着那张以平常神态却美地非凡的脸,我选择了相信她。

“我有一个意见,想请大家听听。

”此时,玲姐美妙的声音突然响起。

“好”青姐第一站出来表态,我们则侧耳倾听着。

“虽然我们有一百个人,对方只有十几个,从数量上来说,我们占了极大的优势。

但是,对方都是练家子,个个身手不凡,可以以一打几,从个人实力来说,我们占了极大的劣势。

”玲姐的声音稳重且有条不紊。

“不过,敌在明我在暗。

”一个调皮的声音突然响起,声源处顿时将我们的目光吸引了去,那里有一个扎马辨的绣花绵袍女。

小莉找了一把藤椅,坐了下去。

开始将心中的计谋说出:“擒贼先擒王……” 此时,铁栅栏西面100米处。

“等等,我有一个想法,大家快过来……”罗马粗糙的声音传到每一个手下的耳中,所有的手下都快速地围了过来,并且以罗马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白色的圆圈,其它三个颜色点呈正三角形的顶点状分布。

“虽然我们个个实力强悍,但是对方人数太多,有一百个左右,是我们的整整五倍。

因此,我打算采取并进式团队作战,反对单独式个人作战。

”罗马作为帮里老大,多多少少懂得一点战术。

他明白以少打多,少的那方最怕敌方采取个个击破战术。

并进式团队作战,故名思义。

每个队员之间隔着一定的距离,以一条直线为作战队形缓缓前进。

这样以来,队员之间好互相照应,避免了个人的损失,增加了团战的实力。

“是。

”罗家帮的人对并进式团队作战并不陌生,很快地排成了一条笔直的队伍,人与人之间相隔约1.6米。

如果人多的话,还可以再排上几条,不过现在罗马的手上只有这十几个人,只好排成一条了。

看着一条笔直的白线,罗马满意地点了点头,两手用力一推。

将陈横和许白分别推向了队头和队尾。

“唉,怎么又是这个一字形队形。

”陈横不解地又用右手摸了摸光头。

所有人都在心里无语了一段时间。

“出发!”在罗马一声大喝下,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气势荡荡地朝铁栅栏的方问迈去。

因为知道对方人多,生怕战事有变,所以罗马紧紧地跟着了队伍的后面,像一只狡猾凶狠的狐狸一样,伺机而动。

铁栅栏内。

“就这样吧。

”玲姐红唇皓齿轻启。

我们已经大致明白小莉的意思了,她认为罗马不知道我方的人数,打算让群演们直接冲出去,打对方一个错手不及。

并且以抓罗马为主要目标,只要罗马被捉,以罗马为头的外面那群人就会交械投降,然后我们就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小莉了解罗马的长相后,带着近一百名群演威风凛凛地掀慕而去,留下我、玲姐和青姐在铁栅栏中等候战果。

因为我怕罗马见不到我而心生疑心,不肯生战,所以,本来我是要一起去的。

可是,玲姐非要跟着我。

看着玲姐娇小纤细的柔弱身躯,我只好似一个娘们一般躲在了铁栅栏里。

“罗跃,你说谁会赢啊?是我们,还是外面那群人啊?”坐在右边藤椅上的玲姐突然将身体倾了过来,好奇的秀眸散发着活跃的光芒,神采飞扬。

“我叫罗觉,不是罗跃。

”看来罗觉对于不能出铁栅栏去干上一架,心里是很不舒服,连老大玲姐的身份都忘记了。

“……好吧,看在你心情不好的份上,原谅你了。

”玲姐鼓了鼓微微泛红的双腮,双手撑着下巴开始将注意放在了铁栅栏外。

修行之人,只要身体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后,灵魂就可以开始被修炼,灵魂被修炼到一度程度后,便可以精神外放,犹如灵魂出窍。

因为精神外放对冥界之王来说轻而易举,所以此时,玲姐正看着外面的所有人,虽然青姐感觉到了,但是修为低玲姐太多的凡人是无法查觉的。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