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女鬼王缠上我 > 第九章:罗觉计逃魔爪

第九章:罗觉计逃魔爪

“罗觉,你惹上了你惹不起的大人物,一只低下的烂蛤蟆成天只会痴心妄想,幻想着吃到高贵的天鹅肉。

”西装男罗马双手插裤,眼睛直视罗觉,并没有着急动手,脸上一幅自信满满的神情,仿佛罗觉已经是一只熟透了的鸭子一样,飞不出他的手掌心。

烂蛤蟆,看来眼前的十几个气势凶凶,来者不善的年轻人跟张玉必然有关系。

一想到自己曾经在班上骂了张玉,罗觉就感觉这次自己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罗觉看了一眼前方几百米远处的铁栅栏四周,发现演僵尸的群众们不知所踪,消失的一干二净,心中一凉,看来都到铁栅栏里休息去了。

我现在要是大喊一声,即使铁栅栏里的救兵能闻声赶来,势单力薄的我也铁定会被面前气势凶凶的十几个年轻人给揍成猪头。

罗觉将目光看向了站在最前面的西装男子。

近一米八的身高却不显消瘦,宽松的短裤与黑色的西装不会影响行动的快捷,也不会遮挡强健无比的肌肉爆发。

一张冷峻如山的国字脸,一双犀利无比的眼神,仿佛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剑,直指罗觉。

他静静地看着罗觉,别的人竟然也跟着无所行动,说明西装男是这一群人里的老大。

于是,罗觉心生一计,脸上故意露出了掐媚的神态。

“小弟罗觉,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能否放过小弟一马?” “罗马,放过你是绝对不可能的。

” 罗马,帝都黑势力罗家帮的大当家,手下有几百名身手敏捷,体强力壮的打手。

每次行动时,打手们都会穿一件白色的上衣,衣服的上面都会刻着一个大大的罗字,只有几个当家和帮里的管家可以穿其它样子的衣服。

罗觉看了看眼前的一群人,只有最前面的三个人穿了不同颜色的衣服,而其它的人无一不是身着白色的短衣,短衣前面都刻着一个大大的罗字。

能让罗家帮三个当家同时来找我麻烦,看来不是张玉的意思,而是副市长之子杨伟的吩咐,毕竟张玉是扬伟的狗腿子。

“杀鸡何须用牛刀,小题何必要大做。

在帝都市身居前位的罗家帮势力非凡,然而,在帮中大名鼎鼎的三位当家,现在居然会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黑衣青年,不仅不惜动用帮里的十几名精英,还采用了偷袭围绞的战术,真是让人大跌眼界。

这要是传出去,该让多少慕名罗家帮的人笑掉大牙。

”罗觉听说罗马很在意名声,立马摆正姿态,用平静地眼神看着西装男冷峻的脸,不急不缓地说道着罗家帮。

罗马静如湖面的脸跟着罗觉有节奏的话不停地泛起一阵阵波澜,鼻中不停地有粗气喘出,上嘴唇已经微微有水滴行成。

如果不是杨伟他爸是副市长。

如果不是杨伟再三叮嘱,要我尽全力而为。

如果不是有求于人,罗觉这种小人物我那里会放在心上。

罗马碍于面子,开始在心里给自己大动干戈的事,找起了理由来。

“马哥,这小子太啰嗦了,还是赶紧断他一只手吧。

”短发男靠近罗马,用冰冷到豪无生气的语气说。

罗觉右眼的眉毛跳了跳,平如湖面的脸庞泛起了一丝波澜。

不同于表面的微小表化,罗觉的心中已经翻起了惊天骇浪。

他妈的太狠了,要断老子一只手,怎么办?我得想想别的逃跑办法…… “小子,我们如此大动干戈,的确有失罗家帮的名气。

这样吧,你可以先提一个要求,只要不是太过份,我可以答应你。

”罗马的脸又恢复了冷静,他老练又稳重的粗糙声传到了罗觉的耳中,看来罗马还是很在意名声的。

“给我半分钟的时间。

在这期间内,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许挡我的路,也不允许用任何方式阻止我离开。

”我算了算,这里到铁栅栏约有300米远,半分钟内与救援汇合是绰绰有余的。

“不行,只能十五秒。

”罗马数学有些不好,感觉半分钟的时间罗觉可以跑出公墓。

虽然金色门口那里留有3个打手,但是罗觉这小子看起来机灵多变,要是到门口时来个泥鳅打滚,跑了我可怎么跟杨伟交待。

“十五秒也行,不过得先让你的手下们让开。

”我看了一眼前面连成一条弧线的人群,淡淡地对着人高马大的罗马说。

“大哥,……”眼镜男因为当过兵,所以对不详之事有着先知感应。

虽然眼镜男忠心地想劝告罗马,但是罗马一个冰冷的眼神就把他的嘴巴给噎住了。

“中间的人都让开一条道来,全部站到两边去,没我的命令不许擅自行动。

”罗马将自已的人轻松地分成了两边。

“是。

”单一却整齐的回复。

“小子,开始了。

”在我还没准备好时,罗马掏出iphone x,打开了秒表计时器,按下了开始。

“靠。

”我暗骂罗马为人的不地道,身体便以似海中海豚般的风速,“梭”的一声奔了出去,直直地奔向了铁栅栏。

罗马用平静的眼光盯着手中不停变幻数字的屏幕。

只要一到15秒,我就立马追上去。

虽然我是一个练家子,注重的是取胜而不是速度,但是在场的几十个人中,应该是我跑的最快。

到时候教训罗觉这小子,即不失罗家帮的名气,又可以交好杨伟这个朋友。

真是一箭双雕,完美之极啊,罗马心里自信地想。

15秒,时间到了,罗马抬起了头,犀利的眼神一下子在视线中找到了一个微小的黑影。

“追。

” 盯着黑影的脸留下了一个字后,“涮”的一声,罗马的身躯如离弦之箭,飞块地冲向罗觉。

由于速度很快,罗马强劲的身体时不时带起风响。

跑地挺快的啊,不过在我眼里还是太慢了。

飞速移动的黑色西装边想边跑,十分像正在天空捕食猎物的雄鹰的双翅。

“唰”“唰”……以黑点在前面,青点和灰点紧跟其后,许多白点在后面的追捕战正式开始了。

哇,追地那么快,是猎狗转世的吗?奔跑中的我被身后的风声惊动了,转头察看了一下敌情,不由地感慨道。

尤其是冲在最前面的黑色身躯,在以最快的速度放大着,眼看还有百来米就到的白色铁栅栏,一想到场院里还有近百个群演。

我一边加快速度,一边大声呼救着。

“青姐,救命啊!有几十人要打我!你快带人灭了他们!”罗觉毕竟是个男生,粗犷的声音豪无阻碍地穿过黑色慕布,直接地进入到铁栅栏里。

前一刻,铁栅栏内,一张紫色藤椅上,一张脸上。

弯如弓月的柳眉静静地靠着轻倦的眼皮,好像轻轻地睡着了,额头上的小沟仿佛也悄悄地回到了房间,整张脸蛋似一座千年冰山一样,在海的回忆中慢慢漂荡。

此时,听到了罗觉的求救,这张脸猛的一张,安静的眼睫下顿时闪烁出耀眼的光芒来。

“呼。

”犹如白马过隙的一瞬间,巨大的黑色幕布被掀开,一道粉红色的身影从铁栅栏里冲了出来。

在铁栅栏里,这道粉红色的身影只留下淡淡的牡丹花香和一脸错愕的青姐琦红。

王,你可千万别随便使用冥族之法啊,虽然你是为了罗觉,但是罗跃.王如果活着的话,他是不会答应你这么做的。

不然,你又要花一些时间恢复了。

看到一听到罗觉出事,就火急火燎地冲出铁栅栏的蚩玲.王,青姐的柳眉就紧紧地戚在了一起。

听到罗觉的话,青姐顿时觉得好笑,这些群演可不是人类,而是被冥族之人附身的死尸,不过像罗觉这种凡人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

此时,群演的身体还在她右手上小小的戒指中,因为每个修道之人到达一定实力都可以开辟空间,所以空间戒指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

“刚才演过戏的冥族之人,赶快到我面前集合。

”青姐心里用着一种人类听不懂的物质讲着。

在青姐的话刚落下后,铁栅栏里的地表面上顿时白色气体冒起,如一丝丝炊烟。

青姐将右手伸起,洁白如玉的右手的中指带着一枚银光闪闪的戒指,戒指上有一朵茉莉花的图案,繁杂却精致。

“出。

”青姐一念咒,戒指仿佛有了灵性,一阵银光闪过后,地上凭空多了近百具尸体。

每一道炊烟好像都有理智,有顺序但不重复地从每一具尸体的眉心处钻了进去。

没一会儿,青姐面前就站着近百名群演,如果你看到这些群演的装扮,心里会大吃一惊,怎么和罗觉来时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走,去外面帮我们的蚩玲.王。

”琦红将青色衣袖用力一挥,走到了群演的最前面。

“是。

”近百道声音虽然有些沉,但是合在一起却直冲云霄,令人震耳欲聋。

“厄”听到这宏大声音的罗马惊地停下了身子,开始犹豫地立在原地。

一出铁栅栏,玲姐焦急的皓眸就寻到了罗觉,虽然他们此时离得有点远,将近百来米,但是娇小的身躯还是急忙地朝罗觉的方向快速赶来。

“玲姐,别冲动,我们打不赢他们的,我们先去找群演们,人多力量大,到时候我们就不怕他们了。

”我一把拦住了欲要冲向身后的娇躯,连忙用左手拉着她的右手向铁栅栏的方向跑去。

没过多久,略快一点的青衣光头陈横来到了罗马的身边,用一种不能理解的眼神看着老大罗马。

因为之前陈横离铁栅栏比较远,所以他没有听到那道令人震耳欲聋的喝声。

“老大,怎么不追那小子啊?可不能让他豪无所失地逃走啊?杨少会怪我们的啊?” “刚才我好像听到了近百人的喝声,是从那铁栅栏里传出来的,我不想因为杨少的个人恩怨,而使我们的兄弟们有所损失。

”罗马在听到扬少后,将心中所虑说了出来。

“老大,我们可都是帮里的精英,就算别人人数比我们多几倍,我们也绝对有信心打赢。

”对于一直以来只要是打架,就冲在前方的大哥,陈横对老大此时的行为,心里就十分地不解。

“你说的没错。

”罗马心里也十分奇怪。

怎么自己一听到那短短的喝声,就从心里不由地萌生了退意。

其实他们都忽略了一点,强者都有先天的本能反应,当遇到比自己强的人时,身体就会不自觉地做出逃避反应。

虽然罗马在凡人里很强,但是在被冥族的人附体的死尸面前,是不值一提的。

“老大,还追不。

”陈横向左侧身询问着。

“不了,等兄弟到齐了,我们再去收拾罗觉这小子。

”看着几乎接近铁栅栏的罗觉二人,罗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待在原地,静静地等手下们来。

他可不想和陈横单单两个人就一起面对百余个正常人。

就算罗马武功再高,也不敢以一打百,再者说,他连武器都没有。

“哦,可是到手的鸭子怎么能让他飞了呢?”陈横看着惭行渐小的粉红色身影,不由地着急道,右手又习惯性地摸了摸发亮的光头。

“飞不了的。

”这陈横什么都好,就是脑子有点转不了弯来。

第兄弟们到了,到时我们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罗马随便应了一句,便将手背在身后,开始等待起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