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女鬼王缠上我 > 第八章:我们没建男厕《求收藏!》

第八章:我们没建男厕《求收藏!》

“啊!傻帽,踩到我脚了。

”本来十分安静的1线公交车内,一个粗糙的声音戛然而起。

“咚”罗马狠狠地赏给了右边的青衣男一个大大的爆栗。

“老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青衣男叫陈横,因为刚才坐公交车时,感觉十分无聊,所以边听歌,边用左脚摆动着节奏,排除寂寞。

然而,罗马就坐在他的左边的绿色座位上,结果可想而知。

更可悲的是,罗马是练家子,而陈横又是一个光头。

练家子强劲的手指扣向豪无保护的光头,结果自然是光头的主人鬼哭狼嚎,掩泪而拭。

“恩。

”看着陈横有点扭曲的脸庞,和不停在光头上来回抚摸的右手,罗马满意地应了一声。

虽然公交车里其它十几名身穿白色上衣的年轻人脸上豪无表情,看似静若深夜,但是心里其实都乐开了花。

陈横,叫你平常杖着二当家的身份,横行霸道,经常欺负我们这些小弟,这下惹到老大了吧!哈哈哈…… “黑衣叔叔,你干嘛打光头叔叔啊?”罗马前座的一个身穿青色连衣裙的小女孩转过身,用可爱不解的语气问着。

“叔叔跟他闹着玩呢。

”看到了如此可爱的女孩,就想到自己那扎马辨的女儿,罗马挤了挤僵的脸庞,露出了一个已逝很久的笑容。

“小花,不要乱讲话,快对叔叔叔说对不起。

”此时,女孩身旁的一个中年人赶紧转身将女孩拉到了身下。

因为平时光头喜欢当着外人的面训斥自己的小弟,所以几乎全北京的人都认识陈横。

连陈横都敢打的人,就只有罗家帮的老大罗马了,想到这里中年人畏惧地看了罗马一眼。

“没事。

”罗马的心情很好,说的话也很平稳。

“谢谢。

”中午人赶紧连忙道谢。

“叮,北京公墓已到站,请各位乘客下车……” “到了,兄弟们,我们该下车了。

”罗马在公交车门口远远地看到了昏沉沉的北京公墓,转头对着十几个手下吩咐着说,然后,自己下了车,慢慢地朝身前约几百米的北京公墓走去。

“是。

”素质过的十几个白衣轻年立马跟上了大哥罗马。

北京公墓,铁栅栏里。

“啊,放手啦。

”我将仿佛带着泪水的脸庞对着洁白胜雪的绯红脸蛋,轻声哀求道。

“手放开!”女鬼王灵气的秀眸盯着一双死抓洁白玉手的咸猪手,口里用命令的语气喝道,同时雪白的皓婉轻轻地一转。

“啊!痛,轻点……我放,我马上就放开。

”耳朵传来的疼痛使罗觉赶紧收回了咸猪手。

转头看了看脸色依旧静如冰山的瓜子脸,罗觉心中不由地一松,心道,好在我只是利用惯性抚摸了几下,青姐并未发现我的揩油行为,说话不由地大胆了起来。

“玲姐,你这就不对了。

我只是在感谢青姐对我的知遇之恩,你怎么能揪我耳朵呢?” 还用那么大的力,耳朵都快给揪掉了,要不是你是老大,我肯定骂你一句,胸大无脑。

感觉左耳传来的一阵阵火辣,罗觉口是心非,表里不一地抱怨道。

“罗跃,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以前在冥族的时候,你就不知道勾走多少美丽女人的心。

连萌小可爱的萝莉,大胸威猛的御姐都不放过,真是十足的一个人面兽心的情兽。

”玲姐的话如一串串语言炮弹,打得我始料未及。

罗跃,冥族。

敢情玲姐还在戏中,那刚才她不是为了手下被调戏而出头,而是因为吃醋而动手教训老公的吗。

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戏人合一,鄙人不如,甘败下风。

我看着那张因生气而微微潮红的脸蛋,那丝丝因喘息而扬起的秀发,那生怕老公被抢走的小媳妇的担心模样。

心里厄住不止地萌发了一个想法。

要是玲姐真是我老婆就好了,有这样一个风华绝伦,倾国倾城的老婆在身边。

有多少单身汉要提着菜刀追着我满世界跑啊,有多少男人要对我羡慕嫉妒恨啊。

可惜,我的身份太低微了,太低微了。

想到这里,罗觉将心里的琦旎甩了出去,摆正了脸上的神态,将平如湖面,毫无波澜的国字脸对准了圆形脸。

“玲姐,我们现在是在现实生活中,请你不要把戏中的感情带到生活中来,好吗。

再者说,现实生活中美好的事物多如夜空中繁星,数不胜数,你何必执着戏中本不存在的男主角罗跃呢。

”我想开导眼前这深陷二次元深渊的无知少女,将她带向充满光明美满的小康末来。

微微散乱的秀发轻披在光滑如玉的额头上,一对倒弯的柳眉轻轻地椅在一对明亮活气的大眼睛上,一双美妙绝仑的双耳微微竖起,一只略微挺拔发亮的琼鼻,一个红润温滑的柔唇,一面洁白胜雪却隐隐泛红的脸蛋。

这些部位完美的组合成了一张令男人为之疯狂的脸蛋。

对于罗觉的淳淳劝导,这张脸蛋上的柳眉先是微微戚动,像是在思考什么,后是缓缓散开,如湖面上泛起的涟漪重归于平静。

突然,玲姐说了一句令罗觉不可置信却又不得不信服的话。

“我是老大,我说了算。

不听的,没钱拿。

”说完后玲姐竟然对着罗觉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脸,天地顿时为之失色。

老大也不能主宰我生活的一切,戏里你是老大,戏外我是自由的。

我是社会主义者,资本主义是打不倒我们的!我十分有股气地想。

……等等,没钱拿???……这怎么能行,老大第一,老大万岁。

罗觉立马换了一幅嘴脸。

“老大,你看我该怎么在生活中饰演罗跃呢?该在什么时候演他呢?我应该注意些什么呢?” “咯咯咯”,看着面前的一对男女在像一对老夫妻一般打情骂俏,青姐再也弊不住了,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胜过开放时的牧丹的美的容颜顿时,将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啊,痛。

”一只洁白的右手又揪上了本已红通通的右耳。

在耳朵的疼痛和凝视的目光下,我僵地将头转向了玲姐。

“小琦和你讲了关于罗跃的事吗?”本来是犹如清泉般清脆动听的声音,现在在我耳中却是普普通通,甚至有些可恶。

“恩,讲了,我多多少少对罗跃有了一些了解。

”我看着美过玫瑰花的圆形脸庞,心平气和地说。

“那你说给我听听。

”她收起了邪恶的右手,轻轻地坐在了我左边的紫色藤椅上,身体微微前倾,开始认真地听我讲话。

“罗跃,女鬼王的天命之子,在一次女鬼王的巡检中,被女鬼王带走。

后来拜女鬼王为师,学会了冥界至诀,再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将冥界至诀修炼到了巅峰,成为了超越女鬼王的存在,实力强大的他带领着哀败的冥族走向了繁荣昌盛。

”虽然我是一个年轻气盛的少年,但是我的话中却略有些沉稳与老重。

“那罗跃在你心中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玲姐微微前倾的身体靠得更近了,成熟的身躯上散发着令人陶醉的牡丹花香,沁人心脾。

看着那双因好奇而活力四的秀眸,我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其一,他敢在威风凛凛的女鬼王面前表达情意。

其二,他一生能与女鬼王厮守终老而不移情他恋。

其三,他凭自己一人之力可以带领冥族走向世界之巅。

这些事情足以说明,罗跃是一个威风禀禀,机灵多智,能言会道,情如磐石的人。

” “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只是还少了一些。

”戏人合一的玲姐红唇白齿轻启,指导着我这个刚做男主角的新人。

“那还少些什么呢?”我不解地问道,一双好奇的黑眸看着泛着微红的脸蛋。

“少了柔情温和,少了坚强不屈,少了……”突然,玲姐国色天香的脸蛋平静了下来,仿佛一座千年久固的冰雪山川,在静静地回忆脑海里美好的往事。

望着活力四的亮珠失去了色彩,我不忍地想去唤醒玲姐,突然,一只披着青衣袖口的玉手挡在了我和玲姐之间。

“别打扰玲姐,待会她自己会醒来的。

”青姐微小的声音轻轻传来。

“哦”看着青姐有点着急的脸庞,我重重地点了个头。

“嘶。

”由于一个上午没上厕所,罗觉十分难受地抖了抖身体,用一张难看的脸对着青姐倾国倾城的脸,着急地问: “男厕在哪?” 因为绮红他们是冥界生物,是以天地灵气为食,所以身体不需要排泄废物,也就是说绮红他们不用上厕所,自然绮红他们没有准备厕所。

青姐愣了愣,红唇白齿轻启,虽然声音似清泉,婉转而动听。

但是人有三急,罗觉的脸顿时挎了下来,额头上冒出几条深深的黑线。

“你在墓地随便找一个地方解决了吧。

因为时间问题,所以即使我们北京龙头场院财大气粗,我们也没有能力在北京公墓里建一个卫生间。

” “什么,我靠。

”罗觉破口大骂,随后便以火箭般的神速窜出了片场,火急火燎地朝北京公墓的最西面跑去。

“咯咯咯”看着紧夹双腿,夺幕而去的身影,青姐美丽的脸庞情不自禁地会心一笑,令天地为之失色。

“呼,舒服。

”罗觉拉上裤链后,长叹一声,便舒服地在公墓最西边的灰青色墙面前来回镀布,此时,不仅昏暗的天空在他眼里格外晴朗,连盘旋在墓地上空的黑色乌鸦也变得活泼可爱。

“咦,老大,那个黑衣男人好像是罗觉。

”因为北京公墓是政府规划的,规划中每块墓碑都是在同一高度,略微及腰。

所以站在金色大门中的一群人中眼力最好的眼镜男小许,一眼就发现了左上角方向约几百米远处的罗觉,不过隔着有点儿远,他还不敢下结论,只好问一下老大罗马。

“应该是他。

”看到身穿黑色长袖的约一米七五的青少年在来回镀步,罗马就可以肯定黑衣青年是罗觉了,再者说,有谁大白天的会在墓地里瞎转悠,不就只有专门演死尸的罗觉吗。

“等一下,身穿白衣的人平均分为三个小队。

我带一队人从左边包抄。

陈横你带另一队人从中间真冲,行进速度不要比我快。

小许你带最后一队人从右边夹击。

这样我们就行成了包围的队形。

”罗马的国字脸平静地看着手下们,口里有点不紊地吩咐着。

“是。

”十几个白衣人迅速地分成了三排小队,从上方看,仿佛三根笔直且互相等长的白线。

“等等,每队最后那一个人留下,看着这道金色的大们,无论是谁想出去,都必须阻止他。

”罗马留下了三个打手,以绝后患。

“是。

”三条白线未尾都有一个点走了出来。

“出发。

”罗马带着一条队伍从左边出发,直奔罗觉。

“是。

”光头男和眼镜男也各带一条队伍从中间和右边出发,直奔罗觉。

从上方看,仿佛三条雪白的大蟒蛇在围捕罗觉这个小黑鼠。

此时,小黑鼠不仅浑然不知危险即将降临,还悠闲地看起身边的墓碑边上顽强生长的向阳花来。

“好顽强的生命啊,令人类为之叹服。

”俯身看着从墓碑石缝间长起的向阳花,罗觉发自内心的赞美道。

“罗觉,那里跑。

”突然,身边不远处嘎然响起的粗糙汉子声着实把罗觉吓了一跳,他把头抬了起来。

一个身披黑色西装的肌肉男带了一队白衣青年站在了他的右边,一个身穿青色休闲衣的光头男带着一队白衣青年站在了他的前面,一个戴着眼睛的短发男带着一队白衣青年堵在了他的左边。

望着将自己死死围住的十几个年轻人,再看了看身后高约3米的灰青色墙壁,罗觉一边周旋着,一边想着对策。

“不知道各位找我什么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