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女鬼王缠上我 > 第四章:青衣美女绮红《求收藏!》

第四章:青衣美女绮红《求收藏!》

7:59时,场院外前面的小胡同右侧内。

“半个小时了,这小子怎么还没有来?”场院外埋伏了有一段时间的罗马埋汰道,他心里已经有一些郁闷了,疲惫的身体轻轻地倚着青色的土墙蹲了下起。

“马哥,我猜他今天可能是睡过头了,毕竟现在的学生跟死猪没什么区别,吃了就是睡,睡了就是吃。

”罗马右边身穿青色体闲衣的秀头青年头头有理地分析着。

“睡得这么晚,浪费老子的时间。

待会见到他,就算不是个死猪头,老子我也要把他揍成个死猪头。

”罗马的声音含着十足的怨念,仿佛罗觉让他等了三十分钟,就好像是抢走了他全部家产。

“好的,老大。

”其他十几个衣着统一白色短上衣的不良社会青年,在听到老大的咐吩后,都齐声应到,以表示忠心。

“一个个蠢货,给我躲好,都别那么大声,知道什么叫做,欲捕猛蛇,勿打草动树吗?”虽然罗马斥骂小弟们的声音大,怪他们打草惊蛇,但他的声音却传遍整个小胡同,更引人注目。

“是。

”虽然众小弟们都面带微笑地对罗马点头,但是在他们转过头后,脸上都纷纷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心里都在嘀咕:只许官兵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小许,盯紧着点,他穿了黑色的长袖上衣!”罗马看了看胡同口,那里有个短头发的十几岁少年,而那少年正全神贯注地透过墙上的洞盯着场院。

“是,马哥。

”短发男的声音有点壮气,像当过兵退伍的人。

“咦,有个穿黑衣服的年轻人从场院出来了,大哥,你来看一下是不是罗觉?” “哦,我看看。

”虽然罗马想不到罗觉会那么早来场院,但是他还是将小小的右眼放在了胡同口的圆形墙洞前。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轻轻迈着步伐从场院笑嘻嘻地走了出来,精神的脸上写满了我要赚大钱的神色。

“这小子是罗觉,这小子来的挺早啊,居然比我来的早!咦,这小子是要去哪?”罗马突然发现罗觉坐上了去北京公墓的出租车,不由地觉得奇怪。

不会是去祭拜已逝去的故人!正好,那里人少地窄,到时罗觉这小子就如手无束缚之女,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哈哈哈…… 看着大哥笑得已经有点儿扭曲的脸庞,又看见黑衣青年的身影越走越远,短发男小许忍不住用手捅了捅罗马的腰部。

“厄”因为被人捅地停下了笑,罗马的脸有些不舒服地涨红。

罗马使劲地煸向了短发男的右脸,“啪”,顿时,短发男的右脸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红色巴掌。

“捅我干嘛,不想活啦!”罗马有点生气。

“大哥,那人走远了。

”虽然脸上一阵阵火热,但是碍于自己家庭的困难,小许压下了藏在心中的愤怒,脸上豪无表情,似无风的江水平如镜面。

“哦,这小兔崽子,遛得挺快啊,兄弟们,抄上自己手里家伙,跟我来。

”罗马在得知罗觉已走远后,走出了胡同。

“……”十几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仿佛在说,那来的武器。

先前不是说好的吗,对付一个弱不禁风的学生,不需要武器的吗。

而且我们又有十多个人,就算一个人一口痰也能把罗觉淹死。

“咳。

”在明显的尴尬氛围中,罗马重重地咳了一声。

“是。

”果然是有点素质的社会混混,短时间内立马摆正了各自的姿态,纷纷跟着罗马上了去北京公墓的班车。

罗觉下了班车,步行走到了北京公墓前。

他望着诺大的墓地,发现墓地被一个正方形青灰色石墙包围着,这个石墙高约3米,只有一个缺口——宽3米的大们。

通过大门向里看,墓地里有些死气沉沉,而些时墓地上方的天空也被乌云遮盖了去,显得沉无比。

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今晚到手的十五张闪着红光的钞票,罗觉不自觉地走近了大门。

大门的全身都是金灿灿的,却不透出半点光芒,门朝右边打开着。

墙壁平整但没打漆,石砖间也光滑无隙,颜色显得青色质朴。

门内一阵风突然吹出,罗觉顿时打了个寒战,他抬头看着墓地上方被云朵压暗的天空后,环视了寂静而死气的墓地周围,他心里冒出有种想马上调头的念头。

“那边的帅哥,你是来演死尸的吗?”声音有点娇眉,听得我心里有点酥麻。

我将头向左转了过去,一个身着青色连衣素裙的黑发女子映入我的眼帘。

“是的。

”我走了过去,她离金色大门有点远,我走了几十步才到她的身边。

“长的挺年轻的。

”由于她约一米六的身高,她说话时只能望着我。

脸蛋圆但不失其柔美,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修长又灵气的黑捷毛,红艳且小巧的嘴唇,似瓜子头但光滑的下巴。

她整张脸都仿佛在滴水。

“我好像没见过你。

”罗觉实在没在场院看到过这么漂亮的女生,心中不经有些疑惑。

“哦,我们是另一个场院的,你们张导还在我们场院里做过呢,你没见过我正常。

”红唇小嘴轻启。

“哦,带我去片场吧。

”罗觉听到张导的名字,也就打消了心中的疑问。

“恩,跟我来。

”她朝墓地中央走去。

我跟在她身后,她中等的身材却有一种扬贵妃的美,身上有一种茉莉花的淡淡香味,长长的秀发似倒垂的扬柳,清新而自然。

“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因为墓地有点大,所以罗觉有点无聊,想聊聊天。

“叫我青姐吧。

”青衣美女看了看朴素却美丽的青色连衣裙。

“哦。

”罗觉记下了这个名字。

“你叫什么呢?”青衣美女之前行事有点勿忙,竟然忘了查看罗觉的简介。

“叫我小罗吧。

” “好” “张导以前在你们场院是做什么的啊?”罗觉对于自已的大boss在别人手下打工,心里是十分的好奇,更是十分的想了解。

“他开始只是一个小导演,大部分戏他都只能接一点。

但是,后来我们老大看中了他的才华,让他加入了我们北京龙头场院。

后来因为,他不仅十分聪明地利用了北京龙头场院的资源,还为人圆滑,所以他从些似初春的嫩笋冲天而起,接得戏多如夜空中的繁星,数不胜数。

只是他野心过大,竟想在粗杆上侧生一枝,独自成立了一家场院“北京一级场院”。

”虽然青姐的眼睛看着前方,但她的声音却如泉水击石般清脆地传入罗觉的耳中。

“你们是北京龙头场院的什么职位啊?”对于北京龙头场院的名头,罗觉可是如雷贯耳。

这场院可是每个演员演艺生涯中的珠木琅琊峰,高不可攀。

“我们有四个导演,女王为老大,其他三个为当家,我就是三当家。

”青姐的话顿时如晴霹雳,令我呆立在原地。

“咦,怎么不走了?”青姐疑惑地转过头,身上漂来的悠悠茉莉花香将我唤醒。

“你是不是骗子?”罗觉问这句活,不但是因为,北京龙头场院在电影行中,不仅是全市第一又是全国第一。

而且,这么猛的场院的四个老大之一,居然亲自来接待自己。

“喏,给你看吧!”青姐冒了一个国色天香的白眼后,无奈地将傲然胸前的工作牌掏了出来,伸直雪白如白玉筒的手,将工作牌放到了罗觉的眼前。

姓名:绮红 性别:女 职位:大导演 公司电话:123456789 再往下看,v字形薄薄的青衣领口,也掩盖不住那饱满如山峰的双胸,精巧优美的锁骨浑然天成,嫩滑如玉的洁白皮肤,无一不在透露女性的天然美。

“啍。

”察觉到罗觉异常而火辣的目光是朝向自己的胸时,青姐生气的哼了一声。

“呼”身边刮起了不知从那里冒出的气,罗觉不止地从心底里升起一股股冰冷,全身止不住地不停打颤,气势顿时弱了下来。

反观青衣美女,额头明显因生气而皱起,不过脸蛋并没有气的涨红,反而洁白地如冰雪,虽然毫无血色,却美如天雕,美如冰山。

罗觉干笑了一下,表示谦意。

绮红太美了,即使是不色的罗觉也会深陷其中。

罗觉摇了摇头,将心中的涟旑晃了出去。

“为什么你要我叫你青姐,不叫你绮红呢?”罗觉盯着青衣美女,只要她稍有异动,就立刻拿下,将这个骗子美女扭送到公安局去。

“因为我穿青色衣服,所以大家喜欢叫我青姐。

”不过也就只有北京龙头场院里的全部导演中其他三人才可以这么叫,你小子是占了便宜还卖乖,绮红心中有点小气地想。

“哦”罗觉点了点头,为了进一步确定,他拨通了北京龙头公司的电话。

“是北京龙头公司吗?” “是的,请问先生您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传来清脆优雅的女声。

“你们三当家导演,是不是叫绮红,而且别人喜欢叫她青姐?” “等一会,我不是很清楚,我要问一下其他的同事。

”虽然只是低层的员工,但是做事很负责,并没有挂断来资寻的电话。

几分钟后。

“嘟”罗觉接通了电话。

“先生,红姐是我们的三当家导演,别人的确是喜欢叫她青姐,哦,对了,红姐就是绮红。

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

” “好的,欢迎下次致电,再见。

” “嘟”的一声,如流水般好听的声音就此中断了。

留下罗觉一人呆在原地思索。

会不会全是假的呢?对于久经社会沙场的罗觉来说,这件事,他心里的疑惑还是重如千斤。

为了解除最后一个疑问,他上网查了一下电话号码。

123456789 “哗”,一个豪华大气的网站突然出现。

顶上金色的一行字“北京龙头场院”,金字的右下角有黑色的一行数学“公司的招工电话:123456789”。

这些文字不仅彻底打消了存在罗觉心中的最后一丝疑惑,还让罗觉犹如一根木柱似的呆立在原地。

怎么办,我居然这样怀疑青姐!怀疑即将成为我金主的人!怀疑一个电影界鼎鼎有名的大人物!我该怎么办?对了,好言好语,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她一定会被我感动。

原谅我的。

“青姐。

”我顿时换上了一幅小人献媚的模样,声音带着点女子娇气。

“正常点讲话。

”绮红居然吓的抖了抖弯如弓月的柳眉。

“哦,对不起,是我误会您了。

我实在想不到像您这样的大人物,会接待我这种小角色。

就好像市民被高官接待了一样,令人受宠若惊,不可置信。

”罗觉正了正嗓子,将声音沉稳而老重地讲了出来。

“呵,晚了,你已经被取消演出的资格了。

”绮红嘴巴一凝,冰冷地对罗觉说。

“啊,我真的认识到自己的愚蠢了,请美丽大方的导演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即使要我干多累的活,做多差的事,我也绝无怨言。

”听到绮红的话,罗觉的心里顿时一阵翻江捣海,久久不能平息。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绮红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后,立马转身走向墓地中央。

看到了如此未日前沓,罗觉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没钱时的未日景象。

首先罗觉干瘦如材的身板无力的打着抖,干瘪似纸的肚皮疯狂地在鸣叫。

紧接着双眼木纳的看着空荡荡的钱包,枯枝般的手无奈地从床底掏出几个月前存放的速食饼干。

然后再多次开导饥饿的自己,以后一定会赚到钱的。

最后,贫穷的我只好放下男人的脸面,到邻居家大吃大喝。

为了不重临未日,罗觉使出了杀手锏。

他将身体以光速扑了过去,双手一把抱住绮红圆滑又洁白又嫩嫩又细长的双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倾诉着: “绮红大导演,都是小人的错,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原谅小人我吧,你大人有大量,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您君临天下,何必在意我一个小民呢。

” 绮红心里顿时觉得好笑,转头看着不一样的罗觉。

看到大导演转身了,罗觉身体顿时一震,心道有戏,随即加大了力度。

“身披青衣的绝世仙女啊,她以袅袅仙姿降临了世间。

她的身材轻灵纤细,却不失饱满。

她的皮肤洁白如玉,且优美光滑。

她的心灵神圣尊重,却俗人易近。

她想将温暖的光芒传给世间每一处。

可是,有一个粗鄙莽重的俗人,他不识好歹,竟认为仙女是厄毒的女巫,拒绝了仙女的好意,他真是愚蠢至极。

现在俗人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不知道仙女肯不肯愿谅他呢?” “噗”青衣美女忍不住笑了起来,犹如一朵正在绽放的牧丹,令爬在地上仰起头的罗觉的目光呆住了。

“好吧,原谅你了。

”犹如银铃一般轻脆的声音又响起了。

“谢谢你,青姐。

”罗觉站起了身体,拍了拍衣上的灰尘,心里轻松了起来。

“没事,跟我来,差不多该演出了。

”青姐转过头去,白色的脸蛋突然嫣然一笑。

其实青姐并不想赶罗觉走,只是想逗他玩呢。

“哦。

”罗觉跟着茉莉花香走向了墓地中央。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