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女鬼王缠上我 > 第三章:墓地里演死尸

第三章:墓地里演死尸

北京一本学校,大一3班内。

张玉的脸气的涨红,仿佛一个充满气的红气球,牙齿咬得有点儿紧,发出“咯咯咯”的响声,他恨恨地说: “杨哥,这小子牙尖嘴利的,不教训一下不行。

” “小张,当务之急,还是多与王香打好关系要紧,这种小人物,随便找点社会上的人不就解决了吗。

”西装男子很平静地说出解决办法。

“嗯”张玉很老实地点了点头,仿佛西装男子的观点大于他对罗觉的怨气。

“王香家住在哪里?你还没打听清楚吗?”杨伟低头看了看自家的小弟张玉。

“王香嫂子聪明的很啊,你又不让我明正言顺地跟着,她不仅每次回家的方式不同,有时坐班车,有时坐地铁。

她还每次都故意在地铁转站时,换不同的票,因为我跟她隔着有点远的距离,所以我才总是跟丢了她!”张玉漏出一点委屈的神色。

“快一点完成这个事情,张灿大哥可有点急了。

” “杨哥,我们为什么不明正言顺地去问王香嫂子呢?”张玉问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

“不要再叫王香嫂子,要是叫习惯了,在王香面前口误了,你我二人可吃不了兜着走。

”扬伟撇了撇张玉。

“哦。

”显然扬伟的话对张玉犹如圣旨,绝对服从。

“以前王香不是北京一本学校的学生,而是北京顶级学校的尖子生。

想当初,我和张灿都与王香在同一个班级。

有一天,在一次体育课上,张灿勇敢地表白了王香,可惜王香拒绝了张灿。

虽然张灿大哥被拒绝了,但是带有勇士坚持信仰的张灿大哥无时无刻不去照顾王香。

”声音突然顿了下来。

“杨哥,后面的事情怎么样呢?”张玉很好奇,用手摸了摸银质耳环。

“这个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不要惹王香生气就对了,还有,一定不要让王香知道我们在调查她。

”杨伟想起大哥的话,就知道自己多嘴了,赶紧结束了关于王香私生活话题。

“恩”张玉点头哈腰,唯唯喏喏,对于杨伟的训斥豪无脸色改变,仿佛死水泛不起一丝波澜。

“哦,对了,如果你找了社会的人,记得要他们手下留情,不要让罗觉死了,但也不要太轻了,至少要脱层皮出点血。

”看来西装男知道有些社会人下手很狠毒。

“哦”张灿点头表示明白。

时间过的很快,犹如奔腾不息的长江黄河,一眨眼就到星期六了。

老城区。

它处在北京市最西南方,已经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了,这里的房子比较古老,年轻的少则十几年历史,年老的历史多至四十年上下,不过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点。

房子十分老旧,楼最高不不过八层楼,如果有人按楼层高低来论前后的话,老城区的楼房平均高度实属北京房子里的老脚。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里的平均房价是全市的倒数第一,从而导致,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穷人都喜欢来这里安居乐业,罗觉就是其中一个,只不过于别人不同的是,他还有三个分租者,真是穷人中的战斗机啊! 其实罗觉住老城区的主要原因是,学校宿舍费五千一年,而老城区一万五一年,除以四才3750元一年,少了整整1250元。

为了每年省下这1250元,他曾一度放下脸皮去求其它的三位学校的室友。

恩,也是他的三位老城区合租者,老雷,小跃,沉默。

“阿婆,给我拿个茶叶蛋,还要两个肉包。

”因为刚起来肚子饿的原因,罗觉习惯性点了自己的标配。

“好嘞!”首先阿婆右手熟练地端起蒸锅盖子,同时左手将一个白色包装袋反了过来后,套在了两个冒腾着香气的白色包子上,然后将手轻盈地一甩,带有肉包的包装带就落在了木制长方形桌面上。

接着右手又发动了起来,掀开茶蛋锅盖。

同时左手也不闲着,拿起一把长汤勺,犹如汤中饶肉一般将蛋饶了上来,而此时,右手已多了一个白色包装袋。

在犹如白马过隙的一瞬间后,“啪”的一声,一个装有茶叶蛋的袋子与另一个袋在卖早餐的桌子上聚在了一起。

“阿婆,老当益壮,生龙活虎啊!”我忍不住赞叹道。

阿婆,50岁,来自峨眉山的清修寺,膝下无子无女,早上喜欢在公园锻炼身体,以卖早点为生计,有时也帮别人占占卜,不过小事一般都很灵,家住在罗家家右面搂层的顶楼里。

“小觉,是出去兼职赚钱吗?”阿婆的声音有些苍老。

“是啊,我要去做周未工,一个月1000元呢。

”我咬了一了大口包子,声音有点支支吾吾的。

“哦,小觉,吃慢点,别噎着。

”阿婆看到我鼓起犹如乒乓球大小的双腮,用关心的语气说着。

“恩”,虽然一口咬下大包子的一半,嘴巴咀嚼起来的确费力,但是在我嘴里的包子实在香甜多汁,美味至极,令人不想停下牙齿的脚步。

“小觉,我咋天给你算了一卦,你命犯桃花运,恐生血灾,还可能会惹上不详之物。

”阿婆的神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厄”我的确惹血灾了,只不过是流鼻血,看来阿婆的占卜能力又强了一分。

阿婆很少帮别人占卜,一般小事都比较准。

上次阿婆看雷觉老实,心生喜欢,于是帮他算了一卦,结果为,短时间内犯桃花运,果不其然,一个礼拜,雷觉被班里36d美少女给倒追了,一度惹得北京一中几乎所有的单身男羡慕嫉妒恨! “阿婆,我先走了,这是早餐钱。

”我从右手裤袋子里掏出来3个银闪闪的银币后,反手将他们放在了摆早点的桌子上。

“阿婆,来6个肉包。

”突然一个有点臃肿的身材出现在我身边,他的食量与重量是成正比,绝对妥妥的,我情不自禁地这样想到。

看到阿婆又来生意了,我立马转身走向了老城区地铁战,随后坐上了通往北京公墓的1号路线。

我兼职的地方是在北京公墓附近的一个电影场院内,工作内容是当死尸,也就是别人踩到你,你不能动的那种,工作时间为周末两天,工资一天二百五,虽然工资的名字有点不好听,但是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小高心滴,毕竟这样我就可以了不花祖父的钱了。

到北京东北站了,我下了火车,看了一眼手表,8点。

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从东北站到场院大约要走15分钟的路程,看来我的时间是绰绰有余的。

我开是悠哉悠哉地漫起步来…… 北京一本大学内,一个暗的角落里。

“玉哥,我已经打听好了,那小子找了一份兼职,是在北京公墓附近的一家电影场院里上班,现在这个时间他应该也差不多到了,要不要?”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点询求的气谓。

“小罗,可以动手,也可以下手重点,但是记得千万不要惹出人命,尤其是一定要让他知道,烂蛤蟆是绝对吃不到天鹅肉!”虽然角落里有点昏暗,看不清说话人的脸部,但是挤进角落的晨光,还是打到了他右耳的金属物质上,金属物质泛起了淡淡银光。

“恩,我会办好的。

”那头应了一声表示明白。

“嘟”电活这边挂了。

“罗觉,休怪我无情,只怨你贪婪,王香岂是你能碰的。

”那个男人走出了角落,露出一头冲天红发,脸部精致,耳带银环。

8:10点,北京公墓的地下,一个身着粉红色连衣裙的绝世美女缓缓浮现,她虚幻的身影站在了最前面,面容带着丝丝尊贵,双眼平静地看着前方,眼睛里泛着阵阵威严。

一个灰袍老者立在了左边,微弓着身躯,手中拿着一只通白毛笔,右边则站着一个黑袍中年,手里拿着一本青色本子,身子立得犹如一根笔直竹竿,在粉红女子身前跪着成百上千的人,他们都朝女子的方向俯着身。

如果有人仔细观看的话,会发现这些人的特征无一相同,但都跟被埋进北京公墓里的死人一模一样。

“灰老,我感觉到那个命中注定的人来了。

”红衣美女红唇白齿轻启,声音有点儿高贵。

“王,是的,我还算到,他即遭一劫,虽人不至死,但后果也颇为严重。

”灰袍老者的声音沙哑但久远,仿佛能穿透过去与末来。

“玉皇大帝让我们只能在这小小的北京公墓里施法,我该如何是好?”洁白的额头因着急而泛起一道道小沟,却并不影响她那张夺天掠地的脸绽放美丽。

“王,我们可以想个办法让他来这里。

”黑袍中年的声音不急不缓地传出,稳重而有力。

“王,那个青年叫罗觉,18岁,只有一个年迈的祖父,现就读北京一本大学大一3班。

他有一份兼职,是在北京场院上班,工作开始的时间为每周末的早上9点。

”灰袍老人详细地说,但是这并不是他算出来的,而是在网上查到的。

“王,我认识那家场院的老大,我可以打个电话给他,要他安排罗觉过来。

”中年人提了个建议。

“好,不过我们要做些准备,千万不要吓到他了。

”粉红色女子突然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令天地为之失色。

接到命令的中午人立马打了个电话。

8:15时,北京公墓附近的一个场院外。

“啊,终于到了,我对时间的把握更上一层楼了,就犹如神枪手,弹无虚发。

”罗觉低头看了看手表,不由地感慨。

“啪。

”罗觉推开场院大门,打算进去一个人坐一段时间休息一下。

不仅是因为院内表演室外放了几把藤椅,而且还没有人在这个时间会过来,所以罗觉想一个人先靠靠。

“咦”罗觉惊讶地看着右边藤椅上身着黑色西装,正在看人民日报的中午男子。

那人约三十出头,身上有股老而稳重的气息,给人一种已久经社会的感觉。

这中午人是场院的大导演,如果打个比方的话。

有一群黑社会的混混,老大为首领的话,那大导演就是罗觉的老大。

不过让罗觉惊奇的不是这个,而是大导演从不这么早过来,这是有什么天大的事吗? “张导,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罗觉点着头哈着腰,笑嘻嘻地凑了过去,这可是他的大金主,曾经答应他上班的贵人。

“哦,没什么事。

”中年男子听到罗觉的声音,站起了身子,平静地看着罗觉。

“小觉啊,我有时候会不小心看到你的表演,你的死尸演得不错,无论别人怎么踩你,你都能做得丝毫不动,有当正式演员的潜力。

”中午男子的声音,竟有点像家里的长辈同有希望的小辈讲话时的语气。

“真的吗?我有当正式演员的潜质?”罗觉有点不敢相信,不仅是因为正式演员工资是一天一千,还因为大红大紫的超级明星都是以正式演员为起点的。

“是的,但是今天你必须得完成一个任务。

”果然没那么简单。

“什么任务,违法的事我可不干。

”虽然我很贪钱,但是身为中国人的我,是绝对不会逾越道德的底线。

“最近场院有个关于中国历史的戏,演出的地点在北京公墓,别的都准备好了,只是有一个死尸的戏,身上要泼血,没什么人敢演,就只能来找你了。

”大导演双手一摊,表示无奈。

“哦,我愿意。

”我听过北京公墓,里面气重,一到夜晚就透出令人心寒的冷。

还有一个关于那里的恐怖传言。

有一对男友,偷情竟然偷到了墓地去了,他们没过几天居然都纷纷坠楼而亡,死相惨不忍睹。

大家都说,是因为处女之血引来的秽之物所致。

然而这场戏的死尸要沾血,难怪没有人敢演。

不过男主角可不怕秽之物。

“那你待会就直接去北京公墓报到吧,那里有人接待你。

”听到我答应了,男子显得有些高兴。

“我要你加我今天的工资,这么危险的活没有高收入,我可不干。

”我的眉头嘟起,表示我不情愿干这场戏的死尸。

“好,今天付你1500元,来,拿着。

”男子胖而圆亮的手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

大导演快速的数了十五张红抄,递在了我的手里。

望着闪着红色光芒的钞票,我双眼泛着金光,口水隐隐有流出之势,我激动地有点口齿不清: “这……这,说什么我也会去的,保证演好死尸,绝不顾负大导演对我的栽培。

”我抬起头,神色就像国旗下宣势的青少年,充满着执着与信仰。

“现在就过去吧。

”大导演赶了赶我。

“好。

” 看着我离去的背影,大导演笑嘻嘻的脸突然变成了厌恶的脸。

“呸!要不是有大人物找我帮你,我还会这般好言好语。

”张导吐了一口痰,脸色布满满满的不屑。

他靠着青质藤椅坐了下去,准备打电话邀功领赏。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