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俗世大家医生 > 第二章第二个出血点

第二章第二个出血点

看着这样紧急的场面,所有来实习的人都很是激动,往常幻想了无数次的场景,现在自己终于亲身经历了。

“你继续说你的“ 张德平没有任何受到影响而暂停的意思,让所有人本来很是激动的心情瞬间就冷却了下来,这位爷可是今天的主角。

“这个病患是胃部溃疡引发的静脉出血,建议内窥镜紧急治疗“ 洛飞尘快速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还有急救措施,因为他刚才“看到“了这个病患的胃部出血点,不仅仅是一个而是两个,而且第二个出血点的出血量比第一个还要多。

“你。

“ 张德平刚想说你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这样就武断地下结论可不行,就在这个时候,正在急救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准备肩胛骨静脉穿刺,启动紧急内镜手术。

“ 本来就不是很稳定的患者,现在出现了更大的变化,血压极速的降低,血氧含量也降到了一个极低的水平,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够采用常规的急救措施了,虽然用内窥镜手速有危险,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下只能是冒险采用这个办法了。

“真被他说对了“ “学霸就是学霸啊“ 。

几个实习生在那里低声的说着话,而张德平则是一脸的尴尬,自己刚想说点什么就被堵在了口里。

这些实习生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需要关注的事情,但是昨天出现了一点的变化,那个罗威不仅给了他不少的见面礼,而且还是自己认识的一个朋友的子侄,在这一批的实习生里面成绩还算是不错。

临结束的时候,罗威提出了一个小要求,就是找机会给洛飞尘上点眼药,方便他以后留院的时候不会名额被抢走。

张德平没有任何的犹豫就答应了,除了罗威原先的条件之外,事成之后他还会再给张德平三千块的辛苦费。

这样的好事情它可不会推出去,而且也没有什么费功夫,在医院里面比这个更黑暗的事情它都见过不少了,心理负担这一件根本就不存在。

现在洛飞尘虽然说出了出血的大体部位,但是也可能是蒙对的,毕竟消化道出血绝大部分的概率都是胃出血。

“既然你能够不依靠仪器做出诊断,那么因该也能够作出和仪器差不多的诊断结果才是,你就说说具体的出血位置吧“ 张德平并没有放弃,既然自己答应动手了,那么就不可能半途而废,那样的话自己在这些人面前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啧啧“ 人群中不经意的有人发出了惊异声,能判断出大体的出血部位还有采用的急救方法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一个人哪能够真的和机器比呢,这不是为难人嘛。

虽然之前张德平说的都在理,但是这个事情他们觉得这个前辈做得过分了。

就在大家觉得洛飞尘是不是该用什么方法解脱的时候,让大家惊叹的事情开始发生了。

“这个病人的情况比较特殊,这么快速的血压降低还有学养含量减少,因该是胃部出血点的出血量极为巨大,可以判断出血点应该不止一个或者是出血点的创口比较大,根据病人的反应还有其它啊的一些指标,我判断是有两个出血点,并且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同时第二个出血点的血量要比第一个出血点的血量大。

“ 洛飞尘将自己“看到“的情况,经过一番组织之后详细的说了出来,并且最后将两个出血点的位置都做了一个大概的说明。

这个时候,在那边急救的医生显然也听到了洛飞尘说的话,不过看他一脸的鄙夷,显然是并不相信洛飞尘说的。

洛飞尘倒是没有的胆怯,反而很是坦然的站在那里,因为他说的就是他刚才“看到“的。

至于说为什么他能够看到这些东西,那就得说到半年前他逛京市花鸟市场得到的一个骨头手镯了。

那个手镯居然能够让洛飞尘穿越到不同的世界里面去,然后学习里面的医道知识还有技术,不过并不是肉体上的穿越,只是一种电波形式的灵魂穿越而已。

即便如此,洛飞尘感觉自己就像是带着自己的肉体一起过去了一样。

他第一个也是现在为止唯一个穿越的世界是封神演义的世界,那个世界里面他成为了一个巫医的学徒,但是语言上的障碍还有认知体系上的不同,让洛飞尘学的很是幸苦,最后即便是时间到了洛飞尘也没有学到多少巫医的本领。

倒是最后临了要走的时候,不知道何故巫医对洛飞尘施展了一次类似灌顶的手法,将这个能够看清人体内部血脉流动的眼睛传给了自己。

洛飞尘也是依靠这个唯一的“特异功能“,才能够根据自己这几年不断学习的知识,做出正确的诊断。

这个事情当然是不能公之于众的,这才有洛飞尘神眼的外号。

“好,找到了,进行创口纽结“ 就在大家还在思虑后面该怎办的时候,那边正在作内镜的急救医生已经说自己找到了创口了,这个创口的位置和洛飞尘说的差不多就是一个位置。

这个时候,一起的实习生都松了一口气,虽然说出的出血口多了一处,但是好歹之前说的位置还是正确的,这样的话应该不会再找洛飞尘的麻烦了吧。

而张德平也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要继续说下去,毕竟洛飞尘虽然多说了一个出血点但是出血的部位还有出血点的判断都算是正确的。

要是继续说下去,就让自己有点吹毛求疵了,而且就是这样也不能让他拿洛飞尘怎么样。

就在他考虑要怎么办的时候,那个刚弄完手术的医生就开口说话了。

“小伙子,你一个实习生,一定要记住我们做医生的第一原则,就是不能信口开河,一切的诊断都必须在确切的证据下,才能够得结论,要是按你说有两个出血点,我们刚才的手术不是白做了“ 做手术的医生很是不屑的说道,一个还没初出茅庐的小屁孩,就赶在自己这些老前辈面前大放厥词,这还得了。

张德平这个时候倒是高兴了,得也不用自己出手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