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红楼之石头新记 > 第六十三章红串香帕暗袖笼

第六十三章红串香帕暗袖笼

次日早晨,濯清来给老太妃请安。

老太妃笑道:“溶儿,昨儿荣国府大老爷托人来提亲,说是想把他闺女迎春嫁过来做侧妃。

我知道那姑娘老实,模样也好,就答应了。

后来听说宫里贤德妃也给老王爷去了信,看来铁了心要结这门亲事。

” 老太妃叹口气又说道:“我昨儿也找了林丫头,说了以后若再有人来提亲,家业模样都在其次,总是人品性格要好,家和万事兴嘛。

而且先只定了亲,等和林姑娘成亲时候一起办事。

” 濯清说道:“母亲既然已经答应,此事就这样罢了。

若以后再有人提亲,你只推说等成亲后再纳妾,这事口子不能开,不然咱家门槛要踏破了。

” 老太妃笑道:“还不是我儿文武双全,模样又好。

天天见媒婆,我也烦了。

若不是知根知底,又看贵妃娘娘的面子上,我也不会答应。

” 出了随园主楼,正好路过蘅芜苑,便进去见宝钗和宝琴,两人见到濯清来访,连忙唤丫鬟泡茶伺候。

濯清对宝钗安慰道:“昨儿贵妃娘娘给我传来消息,说妹妹备选才人赞善之职,可能难以如愿。

只听说妹妹从小有什么病症?” 宝钗闻言面露失望之色,宝琴抢先说道:“我知道,姐姐前几日还发病的。

” 濯清说道:“妹妹到底有什么病根儿,也该趁早儿请王太医来,好生开个方子,认真吃几剂。

” 宝钗听了便笑道:“再不要提吃药。

为这病请大夫吃药,也不知白花了多少银子钱呢。

凭你什么名医仙药,从不见一点儿效。

后来还亏了一个秃头和尚,说专治无名之症,因请他看了。

他说我这是从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幸而先天壮,还不相干,若吃寻常药,是不中用的。

他就说了一个海上方,又给了一包药末子作引子,异香异气的。

不知是那里弄了来的。

他说发了时吃一丸就好。

倒也奇怪,吃他的药倒效验些。

” 宝琴因问:“不知是个什么海上方儿?姐姐说了,我们也记着,说与人知道,倘遇见这样病,也是行好的事。

” 宝钗见问,乃笑道:“不用这方儿还好,若用了这方儿,真真把人琐碎死。

东西药料一概都有限,只难得‘可巧’二字: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

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和在药末子一处,一齐研好。

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 宝琴忙道:“嗳哟!这么说来,这就得三年的工夫。

倘或雨水这日竟不下雨,这却怎处呢?” 宝钗笑道:“所以说那里有这样可巧的雨,便没雨也只好再等罢了。

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

把这四样水调匀,和了药,再加十二钱蜂蜜,十二钱白糖,丸了龙眼大的丸子,盛在旧磁坛内,埋在花根底下。

若发了病时,拿出来吃一丸,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

” 宝琴听了笑道:“阿弥陀佛,真坑死人的事儿!等十年未必都这样巧的呢。

” 宝钗道:“竟好,自他说了去后,一二年间可巧都得了,好容易配成一料。

如今从南带至北,现在就埋在梨花树底下呢。

” 宝琴又问道:“这药可有名字没有呢?” 宝钗道:“有,这也是那癞头和尚说下的,叫作‘冷香丸’。

” 濯清听了点头儿,便问道:“这病发了时到底觉怎么着?” 宝钗答道:“也不觉甚怎么着,只不过喘嗽些,吃一丸下去也就好些了。

” 濯清暗想:难道是哮喘? 宝琴忽又恍然道:“怪道昨儿,贵妃娘娘差人送来红麝香串给姐姐,原来是这样。

” 濯清笑道:“妹妹,我瞧瞧你的香串子呢?” 宝钗原生的肌肤丰润,一时褪不下来,濯清看着雪白的胳膊,再看看宝钗的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同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比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

濯清拿红麝香串,不小心碰到宝钗的手,宝钗脸上微微有些红,并未声张。

濯清原以为红麝香串是用麝香粉做成的,仔细一看是红色玛瑙手串,经过含有麝香的避暑药的浸泡和熏蒸后,带有麝香的香气。

濯清这下放心道:“我原当是麝香粉做的,只是玛瑙珠子那就无碍。

麝香虽好,也不能多用。

” 宝琴好奇问:“麝香为什么不能多用?” 濯清只好打岔:“任何事物都是过犹不及,适当最好。

” 濯清要回重华院,宝钗让宝琴留下,自己送出蘅芜苑。

宝钗说道:“琴妹妹与那梅翰林之子定了亲,可是梅翰林前段时间补了实缺,去了杭州任上。

明知道琴妹妹在都中,也不安排见面,也没有下文。

这事要不要请贵妃娘娘出面周旋下?” 濯清想了一下说道:“按理说梅翰林家悔婚可能性不大,不管是贵妃娘娘还是荣国府出面,他们终究会答应。

只是如今琴妹妹家皇商身份不再,他们心底懊悔也是有的。

琴妹妹还小,也不必上赶着去求他们家。

若将来他们悔婚,我再给琴妹妹寻个更好的人家。

” 宝钗点头答应,濯清又说道:“妹妹这个病是个慢,你住处植物花草比较少是好事,平日里不要点熏香之类,茶也要少喝。

我听说了一个苗方:苏子、半夏、枇杷叶、孩儿参浸泡后,先大火煮沸,然后文火煎煮小半个时辰。

每日一付,早中晚服用。

若有用,我会让王太医派人去苗疆,多寻些上好草药回来。

” 宝钗心下感动,自己哥哥薛蟠虽然对自己也很好,但整日浑浑噩噩,就知道饮酒作乐,从来没有像濯清这样体贴入微。

虽已入秋,秋老虎还是很猛。

已经巳时将过,宝钗见濯清额头已经有汗珠,便拿手帕给濯清擦了擦汗。

忽然又醒悟过来,拿着手帕又不知该收起来还是给了濯清。

濯清微微一笑,把手帕接过去,说道:“多谢妹妹的手帕。

” 宝钗笑道:“不应该谢谢我吗?怎么谢起那手帕来了?”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