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红楼之石头新记 > 第二十二章檐响风铃云旋满

第二十二章檐响风铃云旋满

宣旨的正是六宫都太监夏守忠,濯清回到西府,摆案焚香。

跪迎圣旨,只听夏守忠尖声宣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北静郡王世子水溶,孝悌温良,克己奉公,承袭北静郡王爵,世袭罔替。

钦此!” 随即又一圣旨曰:“正五品苏州织造隋德上任未及半载,贪腐渎职,民怨沸腾,深负圣恩。

着隋德流放三千里。

北静郡王兵部郎中水溶督办查抄隋府,不得有误!钦此!” 濯清谢旨起身,夏守忠赶紧来扶起濯清。

夏守忠说道:“恭喜王爷,先袭了王爵,又得美差啊。

” 濯清笑道:“多谢夏公公,请夏公公进府内用茶。

” 夏守忠推辞,还有公务在身,濯清小声说道:“我观皇上有意调张承恩回京。

” 夏守忠脸色一变,惊问道:“王爷此言当真?” 濯清说道:“千真万确,戴公公在场,只是他怎么可能告诉夏公公你呢?” 夏守忠哀声求道:“老奴素闻王爷有雄才大略,你也知道我与戴权本就水火不容,现又来一个死对头张承恩,还望王爷指点一二,救救老奴!” 濯清笑道:“张承恩回来对你未必是件坏事。

戴权是太上皇的人,皇上一直想让你顶了他。

但是戴权执掌司礼监二十年,根深蒂固,扳倒他谈何容易?所以皇上调张承恩回来必然是,指望你们两个摈弃前嫌,精诚合作,扳倒戴权!” 夏守忠茅塞顿开,深躬作揖道:“王爷一席话,老奴就明白了。

多谢王爷指点迷津!他日老奴有个一星半点用处,王爷只管派人言语,必定万死不辞!” 濯清笑道:“夏公公言重了,我挂锦衣卫镇抚使之职,本来就应该与公公互通有无,都是为了皇上嘛。

” 夏守忠推辞李汉时的答谢银两,千恩万谢地回宫去了。

濯清心想:戴权目下无人,专权多年,皇上必想除之而后快。

只是夏守忠能力有所欠缺,为人又狠,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维持表面合作即可。

张承恩才是以后的盟友,至少相当一段时间是这样。

又想道:皇上今天让我去查抄隋德,表面是将查抄赏赐给我,背地实际上是把我架在火上烤。

这以后跟隋德就是世仇了,隋德可是忠顺亲王的人。

在此之前不久的皇宫里,太上皇、皇上正在麟德殿,听锦衣卫指挥使陆丰顺汇报,隋德在诏狱的招供。

陆丰顺说道:“隋德开始不承认,给北静老王爷水铎三万八千两银子。

后来我们派人询问了北静老王爷,还有其三子水浮,都说收了三万八千两。

还有古董:一只玉如意、一只梅瓶、一件铜鼎,还有玉寿星、小书架等若干小物件。

” 皇上奇怪道:“水铎如此小家子气?只要这点东西?” 陆丰顺回道:“皇上,只因那隋德卖了甄煦家在扬州一套宅院,卖得五万两,而这些古董都是甄家扬州宅院里的老物件。

想来是老王爷素来与甄煦交好,看不惯那隋德对甄家敲骨吸髓。

” 太上皇插话问道:“那也应该五万两才对,怎么又出了三万八千两?” 陆丰顺回道:“那隋德想来是舍不得也不甘心,把卖来的银子全给了老王爷,水浮多次上门讨要,才分批给了三万八千两。

” 皇上气得笑了:“两个糊涂蛋遇到一个吝啬鬼,真是又可笑又可恨!” 陆丰顺继续说道:“隋德和其子隋远都招供,当时还是北静郡王世子的水溶,专门派了两个侍卫,到苏州织造衙门。

警告他们,不许给老王爷送银子。

在那之后,隋远说没再送过银子。

老王爷和水浮都在锦衣卫询问时都承认,北静郡王水溶曾提醒老王爷和其弟,不许结交外臣,索要银两,只是他们没听北静郡王的。

” 太上皇高兴道:“总算有个明白人,皇上你说得对,这个长安隋府就让水溶去查抄收尾吧,换了别人还不闹得鸡飞狗跳。

就说隋德贿赂老王爷,流放三千里,这事就这么罢了!” 皇上说:“谨尊太上皇谕旨!” …… 濯清领了圣旨,到后院看望黛玉。

黛玉正在对着镜子涂胭脂,狡黠一笑道:“听说哥哥都成了北静王爷了,我没能去道喜,给你赔罪了!” 濯清笑道:“王爷的爵位算什么?有词曾云: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 黛玉击掌叫好道:“好一个粪土当年万户侯!非有大气魄者不能为之!不会又是哥哥杜撰的吧?” 濯清笑道:“我是王爷,当然不在乎什么万户侯。

我只在乎妹妹!” 黛玉啐道:“呸!正经讨论诗词,又来取笑。

” 濯清又从袖袍里拿出一物件,用布包裹的严严实实,打开一层又一层,里面是两组十二只陶瓷做得风铃。

一个风铃是一个颜色,印的各种花的图案,错落排列,风一吹,十二个风铃发出悦耳的叮铃声。

濯清说道:“这是我让工匠做得风铃。

若风一来,我便响;你若不来,我便等。

” 黛玉装作不在意地问道:“妙玉、岫烟她们的风铃是啥样子的?” 濯清道:“没有啊,我只做了妹妹的,她们若喜欢,以后再叫人去做就是了。

” 黛玉笑了,眉眼都在笑。

两人又说笑了一会,黛玉说道:“下午太妃来了,送了我个镯子,我收起来了。

还说等明儿有空,陪我一起去贾府拜见我外祖母。

” 濯清笑道:“那你就收着,那是给儿媳妇的见面礼。

” 黛玉脸通红地嗔道:“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 濯清又笑道:“我家老太妃对你印象如何?” 黛玉说道:“太妃人很好,嘘寒问暖的,还让我没事就去东府找她说话。

” 濯清说道:“我家老太妃就是太热情,不过东府人多眼杂,还是有空让太妃多来西府园子里住。

” 黛玉说道:“若明日跟太妃去贾府拜访,外祖母要我住贾府怎么办?” 濯清笑道:“那是一定的,你外祖母必定疼爱你年幼,要你在贾府常住。

不过有太妃带着,她也不好强求,到时就妥协,两边轮着住,这也是姑父的意思。

” 黛玉说道:“我觉得西府挺好的,安静舒适,就是人少了点。

” 濯清说道:“你去贾府必定认识许多姐妹。

到时候你们结个诗社,到西府园子里来作诗,又有了人气热闹,又不失安静祥和。

” 黛玉笑道:“我怎么没想到,反正这园子极大,姐妹们也有地方住。

你的重华院又隔着小溪,姐妹们也不用太顾忌。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