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红楼之石头新记 > 第二十一章礼仪之大谓之夏

第二十一章礼仪之大谓之夏

老王爷说道:“皇世子相召,那溶儿赶紧去吧。

” 老王妃说道:“溶儿才到家,就来喊人,昨儿都忙了一天。

今儿又要去,让他们等等。

我听李汉时说你这次带了几个姑娘回来?总算是开窍了。

” 濯清便说道:“已经写了信告诉父亲,征得同意,与巡盐御史林如海的姑娘定了亲,只是还未到及笄之年,要大婚恐还要等几年。

” 老王妃说道:“听你父王说过,定了亲就好。

我下午去西府看看儿媳妇去。

那年纪实在太小,就先纳几房妾,我们家和老柳家等着开枝散叶呢。

老三都有四个贴身丫头,开脸的都有两个了,你可不能被人抢了先。

” 说着又瞥了眼老王爷,说道:“什么都要争,连纳个妾都要抢先。

我这贴身几个丫头,你看中谁,就赏了你。

不是为娘的说你,都承了王爵了,身边都没几个丫头伺候。

” 濯清连忙说:“我这次买了两个丫鬟。

” 老王妃说道:“买的哪有家生的可靠。

那老三身边不说大丫头,二等、三等、粗使丫头都快十几个了。

溶儿正经主子反而没几个丫头,这成什么理?” 老王爷连忙解释道:“不是溶儿不肯要嘛,再说他才从南方回来嘛,还没来得及安排呢。

” 濯清赶紧说道:“母亲不要生气,我回头找人买丫头去。

你别心了,我总要挑合心意的。

” 老王妃笑道:“这才对嘛,要是买丫头钱不够,娘这有。

再看中哪家的姑娘,只管纳了来。

你这风流老爹,侧妃、夫人、小妾都十几二十个,这屋都站不下。

你总得比你爹强才是!” 老王爷囧得老脸通红,忍不住用咳嗽掩饰。

濯清乘机说道:“皇世子相召,不好让人久等,儿子先去应酬了再来请安。

” 老王爷如释重负,叫声说道是是是,快去快去。

濯清来到院里,对王府管家何睿,李汉时说道:“老王爷虽然被削爵,但以后对内对外还统一称老王爷。

老王妃诰命没有被夺,所以今后一律对外称北静太妃,对内称太妃。

两人答应道:“是,王爷。

” 濯清离开东府前往东宫,皇四子胤弘和皇五子胤昼,都在东宫居住读书。

濯清从七岁开始做两个皇子的陪读。

哥三差不多的年纪,所以相互关系也不错。

看到濯清进来,胤昼过来就拉着他的手,说道:“溶弟,你也太不像话了,怎么去江南游玩,也不带上我?”胤弘过来说道:“溶弟,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你半天了。

” 濯清连忙作揖道:“对不起,四哥、五哥,我家老太妃,多时不见我,非拉着说话。

” 胤昼说道:“你倒是潇洒,走得干净利落。

你不在的时候,我老想起小时侯我们一起骑马打猎,掏鸟窝的事情。

” 濯清笑道:“我也老想起我们小时候,一起玩撒尿和泥的游戏。

我撒尿,你和泥,玩的不亦乐乎!” 胤弘哈哈大笑,胤昼气得要打濯清,两人在院里追打起来。

三人多日不见得生疏感,在打闹搞笑声中一下就消失了。

玩闹好一会,胤弘才说道:“老五,你亲自去定个酒楼,找上好的包间,咱们哥仨今天要好好喝上几杯。

” 胤昼一脸不高兴道:“这种小事,下面人去做就好了。

溶弟才回来,还没说几句话呢。

” 胤弘说道:“你那些奴才办事不稳妥,你亲自去安排,找几个好看的姐儿作陪,一会打发人回来送信。

” 胤昼没办法只好出宫去了。

胤弘这说道:“这次去江南情况怎么样?” 濯清把江南、盐商、皇陵、御林军和这次爵位人员调整的事情大概说了下。

胤弘问道:“我安排几个心腹进你的军营如何?” 濯清说道:“不妥,我给你分析一下当前的形势。

” 濯清继续说道:“太上皇目前身体依然康健。

虽然在慢慢放权,已不大管朝堂的事情。

但是军权和龙禁尉、锦衣卫都还控制在手里。

皇上虽然调整了一些节度使、龙禁尉的人员,但控制力还很弱。

锦衣卫更是完全听命于太上皇。

” 濯清顿了一下说道:“朝堂上义忠亲王老千岁虽被禁足,但以其子胤皙义忠郡王为首的“月”派,就是旧太子党势力还在,四王八公里还有相当多的支持者。

而忠顺亲王作为“日”派,大多是皇上登基后当权的一些新贵们,两派也是明争暗斗,旗鼓相当。

” 濯清笑着对胤弘说道:“四哥,你三哥素来不为你父皇所喜,五哥虽然文武双全,但他与你感情深厚,又重情义,基本没有威胁。

其他弟弟还小,所以你现在动不如静,攻不如守。

” 胤弘也点头说道:“恩师也是这么劝我的,但我什么也不做,心里不踏实。

” 濯清笑道:“我麾下有部分御林军,不就等于四哥有。

再说皇上要御马监和我合作,变数还很大,你何必急于一时。

我们首要做的是个‘礼’字。

” 胤弘问道:“何为‘礼’?” 濯清正色道:“孔颖达在《春秋左传正义》中写到:夏,大也。

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华、夏一也。

何为礼?礼在国,国之大事,在祀在戎。

礼在家,家之大事,敬天法祖。

礼在孝也!” 濯清笑道:“四哥上孝太上皇、皇上,下友众兄弟、姊妹。

道义为先,堂堂正正。

此上善若水,故不争之争也!” 胤弘恍然大喜道:“溶弟,吾之子房也!走,今天不醉不归!” 三兄弟正在饮酒,一会,一个小太监来找濯清,说皇上有旨,让濯清赶紧回西府侯旨。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