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红楼之石头新记 > 第二十章凉露湿衣风拂面

第二十章凉露湿衣风拂面

濯清才到宫门这,有一个小太监对濯清说道:“王爷,皇世子殿下本来今天想喊你一聚,见天色太晚,请王爷明儿一早去东宫相见。

” 濯清点头称知道了。

等濯清回到西府,天色已经近黄昏。

只听到在风雨游廊有人在说话,原来是黛玉和香菱在谈作诗。

只听香菱笑道:“据我看来,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

有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

” 黛玉笑道:“这话有了些意思,但不知你从何处见得?” 香菱笑道:“我看王维的那一首: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

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

合上书一想,倒象是见了这景的。

若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

再还有: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

这‘白青’两个字也似无理。

想来,必得这两个字才形容得尽,念在嘴里倒象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

还有: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这‘余’字和‘上’字,难为他怎么想来!这次我们上京来,那日下晚便湾住船,岸上又没有人,只有几棵树,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那个烟竟是碧青,连云直上。

谁知我昨日晚上读了这两句,倒象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

” 看到香菱沉浸在思绪中,濯清就等她慢慢从中清醒过来。

濯清才说到:“我曾看过一个哲人写的书,他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此第一境也。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此第二境也。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此第三境也。

作诗何尝不是这样呢?香菱你已经到学诗的第二境了。

” 香菱满脸飞霞道:“二爷又来取笑我。

” 黛玉奇道:“哥哥所说的是什么书?” 濯清说是《人间词话》,可惜遗失了,黛玉好不惋惜。

黛玉说道:“多谢哥哥安排的院落,背水面坡,精妙雅致,甚合我意。

” 濯清说道:“那不是应该的嘛。

外面露重风冷,妹妹莫要吹着凉了。

你今日也累了,早点回馆休息吧!” 黛玉说道:“哥哥也累了一天了,也早点歇息。

” 濯清、香菱回到重华院,纸鸢赶忙过来接过斗篷。

濯清洗漱完了,躺在床上回想今日入宫前后的细节。

太上皇虽然信任自己,不免也防着自己。

派来张平、王栋就是一方面监控。

另一方面若有事就能架空自己。

自家老王爷,在四王八公里号召力太强,削爵禁足就是限制旧勋贵。

自己尚年幼,其他王公贵勋难免轻视自己。

年轻难免经验不足便于控制。

而弟弟被禁足,也使自己失去一个助力。

皇上为了抗衡太上皇,一方面让自己挂职兵部,又抽走一千士卒,名义上是加强御林军、龙禁尉,背后也有防范自己的意味。

另一方面剩下一半士卒若与御马监合作,难免不被掺沙子。

皇世子明日约我见面,必然也想参合进御林军。

这世上谋者固然狡诈,但阳谋才是最难对付的,占着大义,堂堂正正。

所以自己不用谋,用阳谋,顺势而为方为上。

自己又一个翻身,榻上的香菱起身问道:“二爷睡不着,是哪里不舒服吗?” 濯清心下顿感一股暖意,就为了这些美丽女子,自己也不愿也不能,让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事情发生。

当下笑道:“你睡榻上冷不冷?不如到床上来睡。

” 房间黑暗,料来香菱定是满脸红,香菱还是顺从的挨着濯清睡下。

濯清搂住香菱,感觉她浑身一抖。

濯清笑道:“睡吧,我今日也累了。

”说完不一会便睡着了。

被濯清搂在怀里香菱思绪万千,好一会也安定下来,慢慢睡着了。

等濯清醒来,已经天亮了,早已起床的香菱赶紧打来温水。

拿来毛巾和牙刷牙膏。

牙刷是用杨树枝做成,前面刷子用的软适度的猪鬃。

牙膏是用蜂蜜,茶叶汁和些许青盐等做成。

濯清对香菱说道:“今日上午我要先去见老王爷和老王妃,还要去见世子殿下,中午未必回来,你和纸鸢自己先吃吧,没事可以去看看,林妹妹、妙玉和岫烟姑娘,告诉她们等我回来再去和她们见面。

” 出得二门,等候多时的小蚊子和三桂子,赶紧过来请安。

小蚊子说:“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濯清说道:“老王爷被削了爵,有什么好贺喜的?赶紧走路去东府,没多远,我不坐轿子。

” 小蚊子和三桂子连忙应承,跟着濯清前往东府。

门子老远看到,赶紧对后面叫道:“快诉老王爷,王爷回来了。

”自己赶紧来迎接。

濯清说道:“不要开正门放鞭炮了,一喜一忧有啥好庆祝的,还是低调点。

” 门子连忙答应,让人把鞭炮收拾起来。

说着话,濯清已经进府了。

进得正厅,看到老王爷、老王妃已经在等他了。

赶紧磕头行礼道:“父亲、母亲,儿子回来了。

” 老王妃那是激动坏了,快两年没看到儿子了,眼泪都流下来了。

老王妃赶紧说道:“哎呦,乖乖我的心肝宝贝,快起来,地上凉。

来,到娘这来。

” 老王爷倒是轻松自在的样子,对濯清说道:“这次老皇帝削了我的爵,撸了我的官,我终于可以放心去玩了。

” 濯清说道:“父亲上驷院的差事也被撸了?” 老王爷说道:“上驷院撤了,并到御马监去了,给了蔡志忠。

” 老王爷笑道:“我才不要做这劳什子弼马温,吃力不讨好,乐得轻松。

只是你弟弟也被撤了职,整天在家也不是个事啊,你姨娘昨天还在和我哭呢。

” 濯清说道:“现在太上皇,皇上都在气头上,浮弟的差事先不要急,先让他跟着我吧。

只是怕委屈了他,姨娘不高兴啊。

” 老王妃一瞥老王爷说道:“不着调的人,生的不着调的儿子。

还挑三拣四,有正经事干就不错了,免得天天在家,弄得鸡飞狗跳的。

” 老王爷一脸尴尬,讪笑道:“嗯,让浮儿跟着你,我放心。

他跟那个什么冯紫英、卫若兰、陈也俊几个天天厮混,不是打架就是逛青楼,要不就喝酒。

” 老王妃讥笑道:“浮儿,叫的可亲了。

咋没听你喊溶儿?溶儿比浮儿才大几天?溶儿都已挂职兵部郎中。

浮儿连从五品武官的差都丢了。

” 老王爷正要解释,外面王府管家进来说道:“皇世子殿下派人来,说接王爷去东宫。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