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红楼之石头新记 > 第十九章红尘白日长安路

第十九章红尘白日长安路

濯清已经告诉了黛玉,自己的身世,黛玉气濯清一开始未说实话,从昨儿起就一直未搭理濯清。

香菱有点担心地对濯清说道:“林姑娘一直在生气,气坏了身子可咋办?二爷快去劝劝吧,哄一哄,或许就好了。

” 濯清说:“她都不见我,怎么哄?这样吧,你把我平日用的那个旧手帕送给林妹妹。

” 纸鸢笑道:“二爷可不是魔怔了?哪有送旧手帕给人的道理?” 濯清笑道:“你二爷我自有道理,快去吧。

” 香菱把两块旧绢帕送上楼去,果然黛玉见了帕子就笑了。

不一会就下来找濯清下棋了。

濯清自然是一败涂地。

黛玉捂嘴轻笑道:“也有哥哥所不能的,平日里好像事事都在行,样样都精通呢!嗯?”说完歪着头看着濯清。

濯清哭着脸说道:“不行,围棋我下不过你,我们来下五子棋。

” 黛玉奇道:“何为五子棋?” 濯清把五子棋的规则,技巧大概讲了下,四三,双三,跳二什么的。

开始都是濯清赢,后来旗鼓相当。

再后来。

天色晚了,最后三盘,第一盘濯清没赢;第二盘黛玉没输;第三盘,濯清说和棋,黛玉不肯,大家就知道结果了。

这日终于到达长安码头,李汉时早已经准备了轿子,拉行李的马车在等候了。

濯清对李汉时说道:“李伯,先送林姑娘去西府,我要入宫复命。

” 李汉时说道:“早就准备好了,妙玉姑娘已经住进了纳兰寺,岫烟姑娘住在云轩阁,林姑娘就住在潇湘馆,二爷所在重华院的对面。

所有的院子,都按二爷吩咐做了改进,不仅接了温泉入室,还有二爷说的卫生间,暖阁碧纱橱都做了改进。

” 这时黛玉在雪雁搀扶下走过来,只见她穿着淡紫色鸡心领绣梅花襦裙,里有白绸竹叶立领中衣。

襦裙上衣有绿萼梅的刺绣,中衣上隐约看到有竹叶暗花。

外面批着一件米点缀绿萼梅刺绣斗篷。

真是如描似削身材,淡眉秋水面容。

李汉时看到心里不禁赞叹,咱二爷就是有眼光。

濯清笑道:“妹妹,你先随李伯去西府休息,我家老王爷、老王妃他们都在东府,并不在一起。

你不用担心。

我要入宫一趟,很快回来。

” 黛玉对李汉时行个万福说道:“那就有劳李伯了。

” 李汉时连忙顿首行礼说道:“小的可当不起姑娘大礼。

” 濯清笑道:“好了,再行礼天都黑了,自己人就免了吧。

李伯,安排香菱母亲住进紫菱洲。

” 回头对其他人说道:“快牵我的马来。

” 有个清秀小厮赶紧牵马过来,小厮原来名叫杏奴。

这小厮也是个可怜人,是个天阉,从小被父母抛弃,他都忘了自己的本姓,也许姓范也说不定。

濯清给他改名叫文程。

所以大家都取笑他,叫他小蚊子。

老王爷前年,送了个小太监给濯清,名叫三桂子。

因为小蚊子和三桂子都不会武功,所以这次去江南没带他们两个。

小蚊子牵着马,三桂子扶着濯清的脚底,托着濯清上马。

两人异口同声说道:“二爷,你可回来了,小的们都想死你了。

” 濯清笑道:“呸,不会说话,什么死了,你们先回去告诉老王爷、老王妃我回来了。

另外,让人把我给姑母的家信,快马送到大同。

” 说完打马走了,侍卫、锦衣卫赶紧跟上。

入得宫门,请示的太监告诉濯清,太上皇在紫宸殿等濯清。

进入大殿,发现皇上也在,太上皇坐在上首,皇上坐在下首。

柳濯清叩拜口中呼道:“微臣叩见二圣。

” 太上皇和皇上都笑了,太上皇说道:“你看看,我说这小子精得跟猴似的吧?多会说话,起来吧,赐座!” 皇上笑着点点头没说话。

濯清谢恩起身,大太监戴权让小太监搬了椅子过来。

太上皇说道:“小兔崽子,你这次的密折朕看了,想听你具体说说。

” 柳濯清把皇陵修缮情况和查盐商及拐子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太上皇听完后,问道:“还有其他事呢?” 濯清一听心里一紧,不动声色说道:“没其他事了啊。

” 太上皇冷笑道:“再好好想想!” 濯清心想,不用绝招不行了,于是耍赖说道:“嗯。

要不太上皇您老人家提醒一下?” 太上皇说:“你那糊涂老子和那个鲁莽弟弟干了啥事?” 濯清松了一口气,吓死老子了,赶紧说道:“我父王和弟弟确实糊涂,不过,我已经派人和隋大人说了,不准再拿银子给老王爷,一个王爷怎么能接受朝臣的贿赂呢。

” 太上皇气笑道:“臭小子,明明是你老子敲诈隋德,你巧舌如簧,翻云覆雨的本事不小啊!行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朕不和你那糊涂老子、弟弟计较。

” 只听太上皇又提高声音说道:“但是不能不惩戒一番,即日起,削水铎北静郡王爵位,其子水溶承爵北静郡王,原世袭罔替不变。

水铎三子水浮,革其三等大内侍卫之职。

水铎,水浮二人无令不得出京,好好在王府里反省,没事别出门。

水溶你住自己西府,那个东府让两个糊涂蛋住。

” 皇上听完后起身,请示太上皇,表示自己要回麟德殿处理公务。

太上皇点点头说道:“水溶先别走,陪朕吃了晚宴再回去。

” 等皇上走后,太上皇说道:“行了,他走了,你也别拘束了。

说说吧,锦衣卫的事怎么样了?” 濯清说道:“老爷子,我已经训练了五百人,探听到不少的消息。

” 接着就把查到白莲、弥勒教的踪迹,已经潜伏到各官府、盐商以及槽帮等人员情况做了汇报。

表示这次锻炼了队伍,并已经初步得到很多有用的情报。

太上皇高兴道:“臭小子,看来朕没看错你,短短一年多,就已经打开局面了。

暗地里挂的那个锦衣卫千户给你升为镇抚使,还用柳濯清这个身份,至于怎么隐藏,自己想办法,朕只看结果。

” 濯清心想:这只要是有心人,想瞒也瞒不住啊,只不揭开这盖子就好。

锦衣卫的事情,反正都是秦关、王栋出面,自己必要时出来吓唬人就行。

品过太上皇的御膳后,濯清退出来,已等候多时的戴权使个眼色。

濯清跟着戴权来到麟德殿后的一个偏殿。

皇帝看到濯清笑道:“不要多礼了,给朕说说御林军怎么样了?” 濯清把练兵的情况,以及打算怎么剿匪,怎么回京的措施都汇报了。

濯清又说道:“据飞鸽传书,秦关已经大败江匪,正在清剿残余匪徒,我军损失微乎其微。

” 皇上笑道:“好好好!没想到你这次成效如此之好,朕甚感欣慰。

说吧,要什么赏赐?” 濯清笑道:“为皇上办事乃分内之事,哪有要赏之理?” 皇上指着濯清笑道:“真不要?不要后悔啊?朕打算让你挂职兵部。

等那些御林军回来,朕派戴权和你联系,先调一千士卒给朕。

其余的调中都北部花子海御马监,还由你指挥,具体你和御马监蔡志忠商量。

” 濯清想:好嘛,一下就分掉一半人马。

我能怎么办啊,只能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濯清回道:“皇上,此次皇陵修缮,金陵守备张承恩,积极配合,任劳任怨,各将士上下同心,皇上要赏就赏他们吧。

” 皇上说道:“嗯。

张承恩本就是朕年幼时跟着朕的老人,只是与夏守忠不和,十年前被贬去金陵,朕本就打算把他调回来,这次正好让他承你的情。

” 濯清笑道:“皇上对臣真是太好了。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