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红楼之石头新记 > 第十八章长风万里送秋雁

第十八章长风万里送秋雁

林如海说道:“我也看得出玉儿喜欢你,你不在的这些天,她老是去草庐发呆。

我也有过那种刻骨铭心的感情,不忍看你们两个重蹈我的覆辙。

” 柳濯清一听,有戏,赶紧问道:“姑父有办法?” 林如海去书柜里取出一封信,说道:“这是我岳母大人寄来的信笺,你找个人模仿老太太的笔迹和语气,就说我们夫妻身体都不好,接黛玉到长安居住,帮助抚养长大。

” 顿了下,林如海继续道:“你姑母最听老太太的话。

我这边给你一封信,你带给老太太,就说你与玉儿已经定亲,让你护送回长安。

你在长安买一个宅院做林府,让玉儿在林府和荣国府两边住着。

” 柳濯清真的感动了,多好的丈人啊,国民好丈人。

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什么房价高,娶媳妇你得有房啊,奸商看到大家都需要房子,那还不哄抬地价房价? 柳濯清跪倒给林如海磕了三个响头,柳濯清说道:“姑父对我大恩大德难以回报,我一定会照顾好林妹妹的。

” 林如海也禁不住哽咽道:“玉儿还小,要不是我们夫妻身体都不好,我也不放心她远走,我们夫妻也不知还有几日能活,你要保护好玉儿。

” 林如海提笔写了一封家书,交给濯清。

柳濯清第二日去寻了个作假高手,这人以前是个绍兴师爷,后来落魄了,专门代人写信,也做些偏门造假的生意。

把做好的假信交给林如海,林如海去西厢房找贾敏商量去了。

贾敏果然没有怀疑,让仆人丫鬟准备黛玉进京的物品。

林如海给了柳濯清一个古朴的原色木牌,上刻有隶书字体的黛字,字体为黛色,下面是深红色线穗。

“这个就算是我给柳家的定亲信物吧。

”林如海如此说道。

柳濯清则摘下自己的红色玉佩,说道:“这是我出生就一直带着的红玉,送给林妹妹做定亲信物。

”然后把木牌佩戴在绦带正面左下方。

要么怎么说人还是要学点文化呢,本来很困难的事情,就被探花郎给化解了。

柳濯清还要去和郑先生告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终归是师父,濯清从先生身上学到了那种君子之风,竹子一样虚心有节,兰花一样的优雅空灵,磐石一样的坚韧倔强,又有难得糊涂的处世哲学。

郑先生也是感慨万千,师徒相处一场,终究要离别。

郑先生送柳濯清一幅竹石图,题诗到: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郑先生说道:“此诗赠予濯清,亦是自勉!” 柳濯清赠给郑先生二百两银子。

柳濯清说道:“先生莫要推辞,我若出更多金银,先生自是不肯要。

这是给先生明年秋闱去金陵和后年春闱来都中会试的盘缠。

先生一心想为百姓做点实事,要作官才能为民做主。

学生这点心意,就是为了先生能一展抱负。

” 郑先生这才收下包裹,说道:“濯清有什么打算?” 柳濯清说道:“明年秋闱乡试,先生必然高中,后年先生要来都中,我在长安宅院众多,先生可在都中安心备考。

不瞒先生说,我已经是锦衣卫千户。

” 接着大概说了下自己的情况。

郑先生并不惊讶道:“早看出你非富即贵,而且气度不凡,学的东西非常繁杂深奥,非普通人家子弟能有的。

” 柳濯清笑道:“先生自然是难得糊涂,先生曾言你我亦师亦友。

他日长安相见,你不必当我是世子,我亦以友人相待。

今日我做东,我陪先生好好喝上几杯。

” 郑先生哈哈大笑道:“几杯哪够,至少几坛,反正你出银子。

” …… 秋高气爽,正是秋雁南飞的季节。

黛玉带着自己奶妈王嬷嬷,贴身丫鬟雪雁,登上了前往都中的客船。

这是一条三层的客船,最上层是黛玉、封氏以及王嬷嬷、雪雁,第二层是濯清和香菱、纸鸢,最下面一层是几个侍卫。

其余侍卫分乘两条船,一前一后拱卫着主船。

黛玉在船边流泪挥手和林如海道别,林如海亦是满脸泪痕,莫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林如海说道:“莫要伤心,你母亲我会好好照应,你在都中,亦有外祖母和濯清照顾,自己也要多保重!” 黛玉点头答应,昨夜和父母道别的话,不知道说了多少。

现在还是依然觉得心有千言,但却无法一一说出口。

柳濯清对林如海施礼道:“姑父亦要保重身体,我一定会照顾好妹妹。

若姑父前往长安不过两千里,月余便可相见。

姑父早日筹划调回都中,就可以一家团圆了!” 众人依依不舍道别,船离开了码头,直到码头上的人越来越小,都还见林如海现在原地眺望。

一路上过水闸,光着膀子拉纤的纤夫,打着号子: 船起锚那个呦喂,绳上肩呦嘿! 哪怕那万道万道万道山哟嘿! 春天吃的是那秋天秋天的饭哟外; 冬天穿的是那夏天夏天的衫哟嚎; 日子么总得总得总得过哟外。

黛玉从小就没有出过远门。

一路目不暇接的风土人情,也让思念家人的愁绪,淡了不少。

濯清怕黛玉愁闷,便拿出竹笛,吹一曲《彩云追月》给她听,选这个曲子,是因为这曲调不哀婉,又表达思念之情。

只听那笛声悠扬,如白云渺渺似飘在云霄,又婉转回来如清风徐徐,又飞扬流淌像河水悠悠。

那带头纤夫笑道:“小少爷吹得小曲真好听啊,跟小鸟在叫似的,俺们也有耳福啊!” 边上那个纤夫笑道:“你晚上去逛窑子,听那个小翠哼叫,那才叫有耳福呢。

” 众纤夫哈哈大笑起来。

带头纤夫瞪眼嚷道:“李大脚,你胡说八道个啥,别乱嚼舌根,别污了贵人的耳朵,一会找你算账。

” 纤夫们说说闹闹,濯清自然不会计较,他们也是苦中作乐。

人说世有三苦,行船打铁磨豆腐,而行船排第一,可见艰苦程度,而纤夫比行船的又要苦很多。

明月照河滨,花香暗飘近。

如同比翼双并飞,始终一对心双印。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