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红楼之石头新记 > 第十六章鸿雁在云鱼在水

第十六章鸿雁在云鱼在水

薛蝌说服了母亲,带着妹妹薛宝琴,也随薛蟠一家前往长安。

柳濯清送走薛家船队,带领张平等人,前去皇陵和军营。

得到讯息的张承恩和秦关,早就在皇陵外等候。

柳濯清一下马,张承恩、秦关赶紧过来施礼,张承恩笑道:“柳大人,皇陵修缮已经竣工,还请大人查验!” 秦关说道:“大人,军营的一切按部就班推进,多亏张公公从中协助!” 张承恩连连称岂敢,分内之事。

柳濯清先去皇陵察看修缮情况,皇陵日久失修的地上建筑都已重新修葺一新,新修的渠道明暗都有好几条,大大改善了排水不畅的情况。

道路重新铺设了新石砖,看起来整洁宽敞。

柳濯清说道:“张公公协办修缮皇陵,尽心尽职,当居首功,我必将如实禀告皇上,嘉奖守备内官及将士。

” 张承恩,包括皇陵的那些太监、龙禁尉都是都是被排挤,受迫害的失意之人,在皇陵种菜养老,早已心灰意冷,乍听到柳濯清这么一说,个个兴高采烈,仿佛看到重新出头之日。

告别感恩戴德的皇陵守备太监,柳濯清带领秦关等人前往军营。

军营比上次来显得严整许多,明哨暗哨,不时有询问口令的声音响起。

柳濯清笑道:“秦大人治军有方,难怪当初老王爷说你是个人才,让你跟着我。

” 秦关说道:“可当不起二爷这么说,我必定誓死追从世子。

” 柳濯清说道:“斥候派出去,都有什么收获?” 秦关回答到:“金陵下游有一个小岛,名曰崇明岛,原来有水师军营,后废弃了,有一股江匪占据了,官府去搜寻,他们又与渔民打扮相同,难以辨别,拿起武器就是土匪,当下武器就是渔民,所以一直难以彻底清除。

” 柳濯清说道:“你等我去扬州后,带人去岛上,按十户为一甲,百户为一保,十户中有一家通匪,其余连坐,别的人家要想不受牵连,可以举报他人。

切断江匪和陆上联系,他们自然会狗急跳墙,到时候一网打尽,具体你根据实际情况,临机决断,不需要事事请示。

对待普通百姓,吓唬吓唬就好,别太严酷。

对待土匪定要斩草除根,除恶务尽。

” 秦关称遵命,说道:“王栋所说白莲、弥勒几个邪教之事,我也略有耳闻,具体如何做请示下!” 柳濯清说道:“江南锦衣卫重建,具体职责,一是监督江南官场,二是监控槽帮盐商,三就是邪教。

江南富庶,历来是赋税重地,你在这几方面都要有耐心,这次整治盐商,查抄苏州甄家,都是机会。

你把人洒下去,沉下来,等待时机再出击。

务求一击必中,一网打尽。

” 柳濯清感觉有点干,了嘴唇,又补充道:“王栋是太上皇的人,是个人才。

你人尽其才,目前可用不可尽信,如果他真心投靠,到时我安排他去南方。

” 秦关立刻命人泡茶,连忙说道:“军营没啥好茶,二爷将就点喝。

属下明白了,我会安排好的。

” 柳濯清笑道:“我马上回趟扬州,皇陵事情已经办妥,不久我要回去复命。

江南的土匪事情一了,挑五百人士卒留下,暂由王栋负责,我要看看他的成色。

” 柳濯清继续说道:“其余二千士卒你带回都中北门外王府庄园,正好检验下长途行军的刺探情报,安营扎寨,后勤保障能力,必要时候还要急行军一段,把问题在行军过程中暴露出来,利于后期改进。

要是遇到土匪,正好顺路剿了。

张平你带走,使用原则与王栋相同。

” 秦关领命,柳濯清又在军营视察半日。

提了几点改进意见后,带着香菱母女,和十几个侍卫登上了回扬州的客船。

…… 柳濯清又踏上了熟悉的扬州码头,半年过去,终于又回到朝思暮想的林府。

柳濯清带来许多金陵小吃、点心,林府上下人人有份,又送了几十只盐水鸭给林府厨房。

林如海看起来身体并不好,看到柳濯清回来后,也是非常高兴。

贾敏身体比起去年又有所好转,但还是很虚弱的样子,只是能让人搀扶下走动。

林如海笑道:“事情办得还顺利吧?” 柳濯清施礼道:“回姑父,老宅都已经卖了,都已经长年无人居住。

” 林如海点头说道:“难为你年纪轻轻,就要为这些俗事心。

” 柳濯清说道:“姑父晚上有空否,小侄有一些事情要和您商量。

” 林如海诧异道:“可以,晚上我们去书房谈谈。

你先去后院看看玉儿吧,她在那看书呢。

” 柳濯清走向后院草庐,林黛玉比起半年前,身量高了许多,稚气已脱,俨然已经是少女模样。

脸色也更红润,只是还和以前一样清瘦。

黛玉转过头看到濯清,呀地站了起来,忽地眼圈又有点红。

濯清愣愣地看着,黛玉欣喜地说道:“我说今天怎么喜鹊老是叫呢,原来是哥哥回来了。

只是哥哥高了,也黑了些许。

” 濯清看着少女美丽的脸庞,娉婷婀娜的身姿,早痴了。

黛玉叫了几声哥哥,也毫无反应。

进入痴迷状态的濯清,已经把的名字都想好了。

黛玉咬着绢子,转头对着雪雁说道:“我刚才只听见天上一声叫,出来瞧瞧,原来是个呆雁。

” 雪雁抬头说道:“呆雁在哪?我也瞧瞧。

” 黛玉道:“我才出来,他就‘忒儿’的一声飞了。

” 口中说着,将手里的绢子一甩,正打向濯清的眼睛。

濯清还在发愣,忽的眼前一黑,吓了一跳,连忙后退说道:“妹妹!” 黛玉偷笑道:“不好意思,是我失了手,雪雁要看呆雁,我比给她看来着,不想打了哥哥的眼睛。

” 濯清笑道:“呆雁有啥好瞧的,我带了雨花石给妹妹瞧瞧。

” 濯清拿出来两块大小差不多的石头,一个红色,一个黛色。

濯清说道:“心形的石头太多,物以稀为贵,这两块石头颜色通透,大小适度,正好我与妹妹一人一块,凑成一对。

” 黛玉红脸笑道:“我定知道你不会带俗物给我,原来带的是蠢物!” 濯清也笑道:“妹妹钟秀灵逸,蠢物跟着,也会变蠢萌。

” 黛玉啐了一口,装做生气不理濯清。

濯清打岔道:“妹妹还没有字吧,不若我帮妹妹起一个,妹妹姿态柔美,宋代诗人陈允平《垂丝钓》一篇中有娉婷婀娜,‘娉娉’二字极妙。

” 黛玉果然上当,说道:“又来编排我,回了父亲,让他打你板子。

” 二人说说笑笑,几个月分离的隔阂,一下就烟消云散了。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