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红楼之石头新记 > 第十五章薄妆浅黛亦风流

第十五章薄妆浅黛亦风流

濯清说道:“我曾听闻,西洋火器厉害,但对比这些,我更希望得到西洋书籍和通晓西洋中华两种语言的人才。

薛蝌兄弟,可以多留心,将来这事大有可为。

” 薛蝌说道:“好的,这事我记下了。

至于去都中一事,我要回去和母亲商量一下。

” 晚上,濯清到后院拜见薛姨妈,薛姨妈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发髻中间戴着金丝冠,身穿深棕色对衿长袄,因为保养的比较好,显得像三十刚出头的年纪。

薛姨妈身边站着两个姑娘,左边稍微年长点的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品格端方,薄妆浅黛,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髻儿,身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看去不觉奢华,衣服半新不旧。

右边年岁小点的姑娘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玲珑清秀。

穿的粉色对襟长裙,头上束的是双丫髻,簪的也是粉色的小花。

端是两个小美人。

濯清深躬行礼道:“晚辈濯清,拜见姨妈。

” 薛姨妈笑着阻止道:“好,不要拘束,都是自己人。

” 又对着两个姑娘说:“你们快来见过北静王世子水溶哥哥。

” 两个小姑娘都行礼,濯清还礼说道:“只因有挂职公务在身,就叫我濯清好了。

” 大家礼让一番入座,薛蟠说道:“今儿,我要好好陪哥哥喝上一喝。

上次被你灌醉了,这次我要报仇。

” 薛姨妈啐道:“胡说八道,什么仇不仇的,报恩还差不多。

” 薛蟠自己轻轻打自己脸一下说:“我说错话了,我先罚三杯。

” 众人都笑了,薛宝钗微笑着说道:“这次承蒙濯清哥哥出手相助,我们家才化险为夷,哥哥是应该要多敬濯清哥哥几杯。

” 薛宝琴好奇道:“濯清哥哥又是姓水又是姓柳,到底怎么回事?” 薛蟠奸笑道:“哥哥这次是奉皇命办差,我答应保密的,就不告诉你。

气死你!” 薛宝琴哼一声,转头不理薛蟠了。

众人又是一阵笑声。

濯清笑道:“事情已经办差不多了,再过几个月,我也会回京复命,到时候再与你们细细解释。

” 薛蝌也来向濯清敬酒,濯清笑道:“若你母亲同意,你将生意移到长安。

姨妈这边也会去,一家人也可以有个照应。

皇上新登基不久,将来内帑行商可能有变化,与其到时候被动,不如现在就开始调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你把我的意思,细细解释给你母亲听,她会明白的。

” 薛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薛蟠又来敬酒,又说道:“这次哥哥你帮我挽回几十万两银子事小,可救命之恩事大,我薛蟠从小到大,除了母亲和妹妹,还没服过谁,可我服哥哥,将来你让我干啥我干啥,你让我放屁,我绝对不拉屎。

” 薛姨妈笑着打骂道:“吃着饭呢,说什么呢!” 薛姨妈说道:“濯清贤侄,你可有婚配?” 濯清答道:“还未定亲,我家老王爷疼爱我,答应过我,这事我自己做主。

” 薛姨妈叹息道:“可惜我们家宝琴已经和那梅翰林家的公子定了亲,不然多般配的一对金童玉女。

” 这话说的宝琴小脸通红。

薛蝌发现后,打岔道:“濯清哥哥可也认得梅翰林家。

” 濯清顿了一下,心想:梅家发现薛家风光不再,就悔婚的事我能说嘛? 只得说道:“倒是见过梅翰林几次面,他家公子素不相识。

” 宝钗、宝琴也来敬酒,濯清回敬一番。

酒足饭饱,濯清回东院休息。

薛姨妈对薛蝌说道:“你回去把今天的事,一字不落的告诉你母亲,早做打算啊。

”说完叹息一声。

香菱看到濯清回到院里,赶忙把泡好的醒酒茶,从温水中拿出,端给濯清喝。

濯清伸手拉住香菱的手,轻声说道:“多谢你细心照顾,有你真好,我无后顾之忧矣。

” 香菱脸色微红,柔声细语道:“本来就是我做丫头的事情,当不得二爷的谢。

” 突然感觉抓她手慢慢松了,回头看时,濯清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

濯清早上起来梳洗,一夜宿醉并不觉得头疼,练了会剑后,香菱端着玉米粥给濯清尝。

玉米粥是玉米粒辗成粉后熬成,熬粥的时候要注意搅匀,不然就或太稀或太稠。

那口感就大大降低了,经常吃膏粱的人,偶然吃到,会觉得有股粮食的清香,这就是粗粮的好处。

濯清只觉得口感清香,忍不住多吃了两碗,打了个饱嗝。

香菱笑道:“又没人和你抢,你急什么?难不成还怕薛大爷不给我们吃饱了?” 濯清也笑道:“许久未吃,十分想念,这次回扬州,我要带点给林妹妹尝尝。

” 一想到黛玉,濯清拿出纸笔,告诉黛玉大概的归期,又说了些途中之事,让人送回扬州。

薛家店铺也转让差不多了,行礼物品都分类装箱,这次去都中,光仆人伙计都有几十个。

这天王栋张平回来了,并带回来了香菱的母亲封氏。

封氏一进薛府东院,就认出了香菱,母女两个抱头痛哭。

濯清也不忍看着,怕自己则忍不住流泪。

香菱人生悲苦,父母亦曾是伤心欲绝,这一生总算度过人生最黑暗的时光。

濯清对王栋和张平说道:“这次事情办得不错,你们也下去休息吧。

” 两人离开不久,王栋又转回来找濯清。

王栋说道:“柳大人,卑职这次去大如州,打听封氏时候,打听到一个秘密。

” 濯清便带王栋进了卧室,王栋说道:“在去大如州的沿途一些地方,卑职特地找以前认识的江湖朋友,打探消息时,听说大如州的白莲教、弥勒教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 濯清示意他继续说,王栋说道:“还有一些尼姑庵打着佛教的名义,骗财敛财,甚至藏污纳垢,虽然目前声势还不大,但不可不防啊?” 濯清赞许道:“你很不错,办事能举一反三,而且头脑清醒,那这件事就安排你去查。

不要急,先把人安排进这些白莲教、弥勒教里,慢慢向核心层渗透,他们从恢复到起事总有个过程。

这些邪教蛊惑人心,骗财骗色,骨干都是肥的流油,下面百姓则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 濯清又补充道:“你先到秦关那,领个锦衣卫总旗的任命,问秦关要几个机灵的斥候,领五百两银子做经费,能不能立奇功,就看你能力有多大,能办成多大事,你要是能连根拔起这几个教派,我向皇上请功,封你做试千户。

” 王栋激动跪下给濯清磕头,眼里含泪说道:“大人再造之恩,粉身碎骨难报。

” 濯清扶起王栋,感觉他的手还在抖,只得说道:“我这里不在乎这些俗礼,你忠心办事就好,心态不要急,一年两年没问题,不能打草惊蛇!” 王栋称是,领命离去。

濯清心想:薛家要去长安了,我也想见我的林妹妹了。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