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红楼之石头新记 > 第八章直为凝情恐人见

第八章直为凝情恐人见

年关将近,林府开始忙碌起来。

打年糕,腌腊肉,灌香肠,蒸馒头,仆人们个个都走路带风。

李汉时把秦关的一封信交给柳濯清,信中说到皇陵修缮工作顺利。

另外已按照柳濯清的指示执行,从九边军营调来了五十名百战骑兵,作为训练教官。

两千士兵名额早已招募完成,一千五百士兵,正进行队列、骑马和火器击训练。

士兵普遍反映,从濠镜澳购买的火器质量更好,训练强度能够保证。

五百素质更高的士兵,则作为斥候部队,主要训练侦查、刺杀、潜伏、警戒等。

柳濯清提笔回信写到:皇陵修缮工作工期虽不紧,但务必做到质量优上加优。

定下目标,按时保质完成的奖励,不能做到的重罚,必要时杀几个刁滑的。

重点在于落实和监督。

不能都交付下面人做,这项监督工作你亲自抓。

又写到:训练工作一定要严格,后勤保障要跟上,荤素搭配合理,这方面不要省银子。

严格执行上次写给你的卫生、安全条例,另外要加强夜战、后勤保障、骚扰心理训练。

春节也不要休息,这期间饷银发双份。

节后到金陵来,做得好升你做试千户,反之,贬你钓鱼岛钓鱼去。

濯清把信交给李汉时,说道:“让秦关去请几个秀才,基层士官都要学写字、认字,这半年内必须认得和军令有关的五百字以上。

” 李汉时答应道:“好的,二爷。

那批都安排进咱家庄园了,你师弟蒋玉菡,挑了几个聪明伶俐的女孩,学戏去了。

” 柳濯清笑道:“他倒是手脚快的,这事是之前我写信告诉他的。

你去忙吧。

” 李汉时应承一声,带几个手下离开了园子。

…… 郑先生因为过年,也已经回老家去了。

黛玉和濯清就自己看书写字。

不时聊聊天,真是岁月静好。

濯清拿出写好的《梁祝》,递给黛玉。

濯清说道:“这主要是戏曲唱词。

你看看,若有啥错漏,你提提意见,用词遣句你也帮斟酌斟酌。

” 黛玉抿嘴道:“可有什么谢礼?若没有,我就不看了。

” 濯清笑道:“我只有一颗心谢你,你若要,便给你。

” 黛玉满脸飞红,作势要打濯清,又怕被草庐外的香菱、雪雁看到,只得羞道:“真真是疯了,说什么胡话。

” 濯清说道:“世上有许多情话,我总觉得太过含蓄,可太过直白又显粗鄙。

唯《我侬词》最得我心。

” 说完在纸上写下: 尔侬我侬,忒煞情多。

情多处,热似火。

捻一个尔,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一起打破,用水调和。

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尔,尔泥中有我。

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 黛玉起身接过纸笺,踱着步,复念着:“尔侬我侬,忒煞情多。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草庐外面,转过头来,只见濯清站在草庐前。

两个人对视良久,并没有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过得几日,黛玉把改好的《梁祝》还给濯清,说道:“我只按我的想法改的,未必合你意,你只管看着用。

” 濯清仔细看了一遍,笑道:“果然妹妹用词更美,更合适,尤其是英台的词,毕竟女神才了解女神嘛!” 黛玉一羞,便来抢书,嘴里说道:“再不给你改了,我撕了去。

” 濯清则打岔道:“这作者必然要加上妹妹的,只是不好直接写名讳,不如我帮你起个笔名,潇湘妃子如何?” 黛玉捂嘴笑道:“那我也帮你起一个,貔貅大王怎样?” 濯清心道:眨眼都成功夫熊猫了。

总比叫怡红公子好,怡红快绿嘛,不吉利。

濯清想到这,便笑道:“好,那这作者就叫貔貅大王与潇湘妃子。

” 黛玉嘴角含笑道:“那就请大王快去再誊抄一份,交给书商,说不定能大卖呢!” 濯清笑道:“爱妃所言极是,到时这原稿就放在爱妃那吧” 黛玉啐了一口道:“不和你说了,我走了。

” 恼羞的黛玉带着雪雁去前院了,濯清则誊抄《梁祝》,找书商不提。

除夕,林如海、贾敏、柳濯清、林黛玉一起守岁,这是柳濯清第一次在林黛玉家过年。

林如海还给了柳濯清一个压岁大红包。

柳濯清给林府的仆人丫鬟们都准备了红包。

一时间,柳少爷大方豪爽的名声鹊起,连最会说三道四的嬷嬷们,都交口称赞。

初五,黛玉来找濯清,欲言又止,扭捏不已。

濯清奇怪道:“妹妹怎么了,有事相问?那书已经出来了,我拿了几本样本,据说卖的还不错呢,是这事吗?” 黛玉脸红道:“你为啥不肯香菱、纸鸢裹脚?那些嬷嬷私下说你喜欢大脚女子。

”黛玉天生脚小,父母也疼爱,并未裹脚。

濯清恍然道:“我是喜欢天足,而不是喜欢大脚。

若天生大脚,非裹成小脚,不良于行,反倒不美。

正所谓清水出芙蓉,自然去雕琢。

” 黛玉捂脸笑道:“那些嬷嬷们还在苦恼,说到哪里去找大脚的大家闺秀,正在唉声叹气呢。

” 濯清和黛玉两个人都哈哈一笑。

黛玉又红了脸,转过头去。

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黛玉又问道:“哥哥生日是哪一天?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 濯清说道:“姑父知道的,我二月十二生日,与妹妹同一天。

” 黛玉啊了一声,心里道:原来和他竟然是同一天生日。

黛玉说道:“那倒好了,免得开两次席了。

” 濯清笑道:“若同一天嫁娶,那不是又省了许多麻烦。

” 黛玉听着这话,竟痴了,心里想着有的没的,边走边想。

也不知道濯清还说了什么,丫头雪雁又说了什么。

竟回了自己卧室,躺着了。

…… 生日中午餐,热热闹闹吃过了,濯清和黛玉互赠了礼物。

黛玉送了濯清一盏玻璃绣球灯,濯清送给黛玉一个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

两人在草庐对坐,濯清说道:“过几日,我便要去金陵和苏州办事。

林姑父本不放心我去,但我姑母派了家里老管家,已经在金陵等我,又派了五十名老卒前来护送,都已经到扬州了。

” 又说道:“郑先生那我已经留了信,他知道我会出行,所以,他年后未急着回来。

” 黛玉眼圈红了,问道:“那你何时回来?” 濯清说道:“顺利的话四五个月,最迟中秋前定会回来。

” 黛玉一颗泪珠划落,濯清伸手帮她抹去。

黛玉稍稍偏了偏,并没有躲让。

濯清轻轻抓住黛玉的手,黛玉微微一抽,没有抽动,便由他握着了。

濯清柔声道:“妹妹,我不在家,要注意休息,保重身体,思多劳神,尽管放心。

” 黛玉细声道:“放心?!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濯清说道:“那太极要记得练习,胃不好就少吃多餐。

若有事,就给我留下的仆人送信,他总有办法找到我。

” 黛玉说道:“那你也记得给我写信。

” 濯清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两个人就拉着手静静地坐着,远远传来街上百花节庙会人潮的声音,但热闹的是他们,这里静谧无声。

留下纸鸢协助雪雁照应黛玉,并打扫花园草庐。

濯清带上了香菱、李伯,登上了前去金陵的客船。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