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红楼之石头新记 > 第五章春风得意马蹄疾

第五章春风得意马蹄疾

暮春,清晨,花园里鸟鸣不已。

李汉时早早来到后花园侧门等待,一会柳濯清出来,李汉时赶紧通报情况。

只听李汉时说道:“我们拿了皇上的圣旨,调了江南督标和江南抚标的兵马,从金陵直接过来,连夜就把蔡家树的几个宅院和庄园给围了,我们自己的人则抄了童志林的宅院,没遇到抵抗,全部束手就擒了。

” 接着又说道:“一共查抄宅院十几处,现银约150万两,赤金约10万两,当票、地契几十张,仆人奴婢将近200人,物资难计其数。

解救女童四十几个,男童六十多,其中男童残疾的有一小半。

” 柳濯清说道:“嗯,现银我们取走100万两,这是皇上给我们修皇陵的提留。

其他都交给江南总督和巡抚他们去处置。

拐子、人贩子全杀了,只留骨干录供后与蔡府奴仆一起交扬州知府处置。

你先组织人手把银两送去金陵,其他按上次说好的办。

” 然后又补充道:“那些无法回家的,全部送回都中,请几个教书先生给他们开蒙,包括女童和残疾的男童。

男童和女童分别到两个庄园安置,女童的可以去教坊司赎几个识字的清倌。

都要教算筹,就这样。

” 李汉时领命离去。

一会,林府的刘管家,带着两个十几岁女孩进得园来,笑容满面地对柳濯清说道:“二爷,这两个丫头,我看着还伶俐,给您领来了。

” 转身对两个丫鬟,说道:“你们也曾学过不少规矩,别以为二爷是好说话,就欺瞒他,要是出了差错,仔细了你们的皮!好生伺候着!” 柳濯清看两个丫头都很清秀,其中一个很是不俗,眉心有个米粒大小的胭脂记,皮肤白皙粉嫩,身材袅娜纤巧,显得温柔安静。

另一个眼神娇媚,身型丰润,两手暗暗地搅动着手帕。

刘管家看柳濯清盯着那胭脂记的女孩看,便说道:“二爷,这丫头是那拐子养在僻静院子里的,据说打算过几日就带去金陵卖了,可巧被搭救了。

那拐子叫她胭脂,二爷你给她换个名,也算她重生了。

” 濯清听闻,随口就说道:“那就叫香菱吧,菱角的菱。

” 刘管家因笑道:“二爷,这起的名就是雅致,这边的丫头叫嫣红,是童。

那院里数一数二的,当姑娘一般养着,琴棋书画样样都学,原说过几年,送去金陵、都中这样的城里,找个好人家做妾呢,到时那身价千两也是有的。

” 濯清打断道:“嗯,那就改叫纸鸢吧。

” 心想道:香菱乃相怜也,纸鸢,止冤也! 然后又对着香菱问道:“你今年几岁?父母哪里人?可还记得家在哪里?” 香菱听问,都摇头说:“不记得了。

” 濯清对两个丫鬟说道:“你们先去收拾妥当,以后需要做的事情也不多。

得闲的时候,也可以跟着读书写字。

” 香菱边哭边说道:“今日可算冤孽圆满了,不再挨饿、打骂了。

” 纸鸢过来拉着香菱,去濯清西屋收拾床铺了。

濯清对刘管家致谢,刘管家说道:“二爷若有事,尽管招呼。

”便回了前院做事去了。

林如海傍晚回到院内,把濯清喊去问话。

先询问学业,考究一番后,对濯清说道:“经史子集还需多多用功,你见识不俗,还需好好磨砺一番。

” 又露出慈爱笑容,说道:“你让工匠做得那个放水马桶,果然精巧,屋内空气也好多了。

污水都直接排到院外的粪池里了。

不过不可太沉溺于奇技巧,毕竟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 濯清应道:“姑母和妹妹身体都见好转,姑父应放宽心,不要太过劳。

” 林如海说道:“刘管家买的两个丫头就安排在你屋里,雪雁还回玉儿那边,有事你亦可以吩咐她。

” 林如海和濯清又闲拉扯一会,濯清告辞回了后院。

纸鸢见濯清回来,连忙打水给他洗脸。

香菱则帮脱下对襟。

解开束发,拿木梳给他梳理柔顺。

濯清心道:这腐朽的旧社会,真是。

太舒服了! 次日,上完功课,待郑秀才离去后,濯清拿出一串鹡鸰念珠。

对黛玉说道:“马上是儿童节了,送个礼物给你。

” 黛玉歪头看着濯清说道:“啥儿童节,恐又是你杜撰出来的?” 濯清笑道:“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我看这《尚书》都未必是真。

《竹书纪年》都有真有假,偏就我杜撰不成?” 濯清说完把那香串递给黛玉。

黛玉嘟嘴道:“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它。

” 濯清笑道:“这是我一个同窗送我的,鹡鸰就是兄弟的意思。

” 接着又说道:“说到臭男人,这算什么臭男人,那怕水凉头皮痒的才是真的遗臭千年的臭男人,幸亏他有个好女人,不然连男人都算不上。

” 濯清哈哈一笑,接着说道:“要说这男人臭不臭,那要看你怎么看?西洋有个科学家,叫薛定谔,他用猫来做实验。

当你不了解这个男人的时候,你不知道他是不是臭,只有你真正了解他的时候,才知道到底臭不臭!这就是薛定谔的猫!” 黛玉听得云里雾里,笑道:“怕又是你杜撰的,逗我玩。

” 最后还是让濯清把香串戴到她手腕上了。

午后,濯清静坐在草庐冥想,君子六艺:礼、乐、、御、书、数。

书和数是小艺,对濯清不难,乐,濯清那是顶尖的。

御,战车早被淘汰,应该用骑马来代替,加上,濯清也是弓马娴熟。

礼,现在的人都是虚礼,真正礼早丢了。

这才是要好好学习的。

明日要好好请教先生才是。

古时的夜晚,甚是寂寞,濯清把纸鸢叫来,让她跟着自己学唱越剧十八相送。

香菱在那看着咯咯笑。

纸鸢学得很快,一会时间就像模像样了。

两丫鬟服侍濯清沐浴,更衣。

濯清走到草庐,焚香,席地而坐,古琴放在腿上。

香菱两眼亮晶晶地看着濯清,只看那公子长发未束,披在肩头,衣袂飘飘。

只听一个散音响起,如金石敲击一般,然后整个《化蝶》缓缓流畅而出,高音清亮松透如泉水,低音苍老凝重似呜咽,泛音清润甜美像百灵,按音灵透幽奇比丝绸。

纸鸢和香菱都托着香腮,早已思绪飘于千万里之外了。

等一曲终了,在内院书房里。

雪雁对黛玉说道:“姑娘,二爷弹得真好听!这些曲子,都是别人没弹过没吹过的,听着就这么舒心。

” 黛玉笑道:“你个小蹄子又知道曲子好赖了?” 雪雁也笑道:“我是不懂,觉得好听舒服,听一曲人都平静好多呢。

” 黛玉嗯了一声,翻过身去,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些什么。

天亮后,黛玉洗漱吃过早点,来到草庐。

濯清笑道:“妹妹,今日郑先生托人来告知,他有客人来了。

下午还让我去陪他们呢。

” 接着又说道:“李伯帮我买了一匹好马,不若今天就让我陪你骑马。

等你学会了,将来去长安看我。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黛玉愣住了,突然流泪道:“你要走了?”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