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玄幻 > 上苍妖尊 > 第六章武技

第六章武技

白家一处居室内,此时家族集会早已结束。

白海坐在红木太师椅上,闭着双眼,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考虑着什么。

“父亲,白释那贱种没想到居然能打赢我那名手下,看样子是真的步入后天三层了。

”白天明想到自己那四颗灵元丹,一阵肉痛。

“哼,这小子能一拳就打晕三弟的随从,修为显然不可能是刚跨入后天三层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跨入了元力阶了。

”那瘦高身材的白天浩一脸思索的表情。

“这,怎么可能。

我很清楚那贱种没多久还处在后天二层,这才多长时间?”白天明听到他二哥的判断,立马叫了起来,一副见鬼的表情。

“没有什么不可能,”白海双眼陡然睁开,一丝寒光闪过:“这小子的天赋是很差,但是再差劲的武者,如果获得了一些有助破除武道壁垒的灵丹妙药,迅速破境也不是什么难事。

” “不过这种丹药大多有价无市,比之那些增加修为的灵元丹之类的丹药,价值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就算是我白家这种丹药也没有几颗。

” “父亲,既然这么珍贵,那小子这么可能得到?”白天明怪叫一声。

“难道是二伯家的,”白天浩却是眼中奇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能:“她回来了?” “嗯,很有可能,她拜入了大陆上立派千年的古老宗派紫云宗,这个据说拥有蜕凡生灵坐镇的宗派强大无比,以她的亲传弟子身份让这小子连跨两个层次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

”白海脸色凝重的点点头。

“这么多年这小废物能一直安然待在家族之中,没有缺胳膊断腿很大的原因,便是为父非常忌惮那丫头的身份。

” “不过算算,已经有十年没有她的消息传来了。

” “这种大宗派内部竞争严重,这丫头或许早已经在与人争斗中陨落也说不定。

” “天明,好好察察最近有什么人跟这小子接触过。

” …… 另一边,在集会上成功打了白海一派脸的白释,没有像往常一样立马回到自己住处修炼,而是向着白家的藏经阁走去。

“这一次试练奖励如此丰厚,大月城青星城两城八大家族年青一代几乎九成九的人都会参加,必然高手如云,我想在其中拿到名次,目前这点实力可不够看啊。

” “也是时候修炼武技了。

” 武技,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武者使用元力的方法,是利用元力进行攻击的技巧。

修炼武技的门槛是后天四层,入门阶的武者连元力都没有自然是无法修炼的。

同境界的武者,一个修炼武技,一个不修炼武技,两者就算体内修为一致,但是所能发挥的破坏力也是天壤之别,前者完全可以碾压后者。

武技跟武者一样有着等阶之分,可以分为凡,玄,尊,王,皇五阶,高等级的武技可以将武者体内的元力最大程度的利用起来,让武者拥有更加强大的攻击力,武技等级越高,攻击力越强,当然武技修炼的难度也是水涨船高。

一个悟性比较差的武者,给他一本王阶武技,他很可能十几年连门槛的摸不着。

在这个世界上,武技非常珍贵,大都掌握在各种武道世家和修行宗派之类的强大势力手中,这也是他们能一直强大鼎盛的原因之一。

作为大月城四大世家之一,白家自然也有着自己的武技。

白家最高等级的武技为尊阶,有四种,不过修炼难度都非常大,只有真正天资聪慧的族人才能修炼成功。

藏经阁,此时庞大的阁楼之中,人烟稀少,看起来有些冷清。

花费了一点时间,向看守的下人证明了身份,白释便开始细细打量起这座藏经阁。

藏经阁总共三层,第一层存放的都是凡阶武技,白释看都不看直接上到了存放玄阶武技的第二层。

第二层比第一层小了很多,只有两个书柜,武技典籍不到三十本,白释开始细细翻看。

“九星手,玄阶武技,乃是一套掌法,共分五式,每一式练成后都能让武者在一瞬间多打出一掌,最多可以五掌齐发,威力莫测。

” “牛王拳,玄阶武技,以刚猛著称的拳法,拳法打出,犹如一头人形莽牛,每一拳都是势大力沉。

” …… 第二层所有武技白释都仔仔细细观摩了一遍,心中思考片刻还是不太满意,直接上了第三层。

第三层空间依旧很大,但是却只放着一张长桌子,上面整齐摆放着四本线装古籍,显然,这就是白家所拥有的那四本尊阶武技。

“虎啸拳!” “几乎就是牛王拳的加强版,的确是更加刚猛,但是在对敌时就显得缺少变化。

” “追影剑!” “剑出如龙,迅捷无比,可惜不太适合我。

” “银蛇手!” “招式倒是玄妙,气势却太过柔,以我的性格应该是无法完全发挥出它的威力。

” “先天大手印。

” “有点意思,按照上面家族先辈的记载,这门功法是残缺的,居然还能被他们定为尊阶。

” “先天大手印,共有十式,每打出一式,都能提高五成战力,十式齐出,那就是五倍战力!” “而且到了元芒阶施展,更是能凝练出大手印,可开山劈石。

” “好,就是它了!” 白释看得心潮澎湃,立马便下了决定。

“我要是你就不会选择它。

” 阁楼的黑暗处响起一道人声,白释连忙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男子从黑暗中走出,那人个子高大,面庞冷峻,看起来很是威严。

“见过白悬族叔。

” 白释连忙行礼,此人乃是旁系六脉的一位长老,位高权重。

他有些惊讶,这藏经阁按理说也不归白悬掌管,但是他却出现在此地。

“哼,看你的样子,看见我似乎有些惊讶。

”那白悬仅仅看了他一眼,便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

“白悬族叔你还需要来藏经阁挑选战技吗?”白释很是疑惑,记忆中这个旁系族叔在自己父亲死后便再也没有跟自己有过交流,今天却好像专门来见自己似得。

白悬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指着那本典籍继续先前的话题。

“小子,你可知道这本武技有多少人曾经修练过吗?” “我可以告诉你,凡是修炼到后天四层的我白家族人都曾经修炼过这本武技。

” “而真真正正练成的,这么多年只有一个人而已。

” “多少不服输的族人因为一心想要修炼成功,结果在这上面白白蹉跎了时光。

” “就连现在号称家族第一天才的白天浩都在上面栽了大跟头,他连其中的门槛都没碰到。

” “你今天来这藏经阁,应该是为了八族试练,还有半个月,你觉得你能练成吗?” 白悬慢条斯理的为着白释介绍这这本残缺武技的难处,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白释表情变化。

“武道修行没有什么绕路之说,按族叔的说法,不还是有人修炼成功了吗。

他可以,我自然也可以。

”白释目光坚定。

“那个人就是你父亲。

” 白悬冷峻的脸上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终于闪过一丝笑意。

听到这里,白释双眼突然亮起了明亮的光彩。

“那我就更应该选择这本武技。

” “哈哈哈哈,好,这才是宇埙老大的儿子。

”白悬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说不出的爽朗痛快,白释被他感染也不禁哈哈笑了起来,无形中似乎觉得这个没什么交集的族叔跟自己变得亲密了起来。

白悬接下来的一番话却是在他的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你今天在大殿中表现让我们很多人刮目相看,你让白海一派在族人面前被啪啪打脸,做的非常好。

” “小子,你要知道族中对白海不满的人多得很,我们几个支脉长老可都是跟你爹生死交情,你这些年在族中受的苦我们都看在眼里,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你可知道为什么?” “第一个原因,你自己估计也能猜到,你小子这几年的表现可是将你爹的脸都丢尽了。

想你父亲后天十层的绝顶高手,你是他的儿子却能在后天二层耗费四年的时光。

” “我们都是抱着玉不琢不成器的心态,希望你能在挫折下崛起。

” “第二个原因。

” “这白海在这四年里拉帮结派,任人唯亲,几乎掌管了家族七成的权利,就连我们支脉的一些长老跟他都是利益纠缠在一起,我们不能为了你让我们的一些部署前功尽弃。

” “你也快成年了,也应该察觉到你父亲的死有些不清不楚,我们这些年一直在暗中调查你父亲的线索。

” “你父亲应该是被白海陷害,而且你父亲很可能没死。

” …… “父亲。

” 此时已过午时,与白悬分开后,白释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年少时与父亲的记忆在脑海中不断涌现。

“你到底是生是死,若是你还活着,你又在哪里呢。

” “我的实力太弱小了。

” “这白海不光乃是后天九层天巅峰的至强高手,在家族中如今也是一手遮天,如果想要他说实话,我不光要有和他匹敌的实力,还要赢得家族实权人物的认同。

” “我必须在家族年青一代中表现的比所有人都惊艳,我修为进展的越快,越让他们刮目相看,似白悬这样子的家族长老对我就会越认可。

” “实力才是解决一切的关键。

” “而这次八族试练就是一个我证明自己最好好的机会。

” 没有耗费过多时间去多愁善感,在对实力的强烈渴望下,白释开始了对武技的修炼。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