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汉末郡守 > 第七章本初败亡

第七章本初败亡

吕公占住岘山,以滚木擂石隔断孙坚父子,孙策大骇,命士卒一面奋力打开阻隔,一面使人回营搬兵。

孙坚带着数百士卒,被吕公诱入山中,又被截断归途,当即下令翻山而走。

吕公知孙坚意图,下令以山中石、木并弓矢击之,孙坚虽奋力冲突,不能成功。

其时,孙坚身边士卒死绝,无一人乞降。

孙坚大恸,并力攻打,正遇吕公前来夹击,奈何矢石如雨,孙坚竟不能前进分毫,终被吕公所杀。

吕公抢了孙坚尸首,径归江夏城。

不料孙策一夜间打通道路,正遇吕公,吕公径自来战孙策,被孙策一枪刺死。

孙策失了父亲,遣程普入城议和。

提出以黄祖换回孙坚遗体。

蒯良抗议道:“黄祖无能之辈,今既杀死孙坚,当以此为质,诱其子入城中,一併杀之,以绝后患。

” 刘表道:“我与黄祖情同手足,岂能轻易舍弃?” 遂不听劝诫,以孙坚尸体换回黄祖。

孙策得了孙坚尸体,下令回转长沙,择吉时安葬了孙坚。

又整顿兵马,离了长沙,赴寿春投袁术去了。

陈琦、刘备、公孙瓒等听闻,无不唏嘘不已。

消息传至长安,董卓笑道:“什么江东之虎,如今亦是做了没牙的死虎,文休,这孙文台儿子年齿几何?” 李儒道:“长子年方十七,未及弱冠。

” 董卓笑道:“如此,孤无忧矣。

”自此,再不为意。

陈琦围困勃海日久,城中粮草渐缺。

陈琦又四处招揽流民,驱赶入城,暴乱之事与日俱增。

袁绍忧心忡忡,田丰见袁绍每日不出,遂至袁绍门前,指而大骂:“夸夸其谈,优柔寡决,有良谋而不能用,有良将而不知何以用,此与蠢徒何异也。

” 有门人告知袁绍,袁绍满面愧色,心中却暗骂田丰无礼。

细作将城中事报于陈琦处,琦道:“袁本初虽谋士甚众,然田丰刚而犯上,上必忌之;沮授权威日甚,虽有谋略,必有小人所嫉;许攸虽有其识,却好贪贿,终入小道也;审配者,为人专而无谋,不足虑也。

至于逢纪、郭图、二辛之流,不过土鸡瓦狗耳。

如今须得一人入城中,行反间计、离间计,挑唆袁绍君臣不睦,臣下不合,相互挑唆,若能赚开城门,则袁绍可擒,大事可安。

” 陈颛道:“可惜无人可以行此计略者,惜哉。

” 陈琦道:“如今田国让抱病卧床,不能成行,若得其人出行,大事可谐。

” 刘备忽然说道:“备有一谋士,姓简名雍,字宪和,其人优游风议,性简傲跌宕,备窃以为,此人或可一用。

” 陈琦以手加额,鼓掌顿足,笑指刘备道:“玄德公其言也善,非公之言,几乎忘却。

” 由是命简雍赍千金入城,先入许攸府中,备说田丰诸多不是,又言许攸高风亮节,陈琦此时假作随身武士,立于旁侧,闻言几欲作呕。

许攸得了金银,便使人于袁绍面前说田丰诸多不是,袁绍由是大怒,下令将田丰拘囿。

沮授闻说,来见袁绍,绍怒气正盛,哪里听得了劝?又被许攸当面进谗言,沮授见桌案之上有一方砚台,抓起怒砸许攸。

许攸满脸鲜血,兀自大叫:“沮授无礼,主公面前悍然行凶,诚目无上尊,以权骄横。

”袁绍耳根软,闻言便命人将沮授亦拿住,置于狱中。

沮授在狱中,犹自喝骂许攸奸贼。

许攸闻言,取些许金银,贿以狱官,于袁绍省悟前,赠以毒酒。

可惜沮授,就此死于小人之手。

却说审配在邺城,听闻沮授身故,莫名不知其所以然,又门下告之许攸所为,审配大骂:“许攸无知,坑坏吾军矣。

今田丰、沮授皆去,勃海危矣。

” 许攸害死沮授,又设计罢了田丰,自以为得计。

次夜,又偷开城门,放入联军,并头前引路。

正行间,正遇文丑、张郃巡营兵马,文丑看见许攸,戟指而骂:“小人!主公待你不薄,你竟为小利而背主,盍当诛之!”竟视陈琦等不见,径自来杀许攸,被陈琦隔开长枪,走马活擒;张郃欲要逃跑,奈何街道狭窄,归路又被截断,亦只得阵前归降。

颜良、高览在袁绍府前,被联军团团围住,兵不得出,二人奋力抵抗,终因力竭成擒。

陈琦军冲入袁绍府中,不分男女老少,见人就杀。

袁绍化妆欲走,被低下仆众识破,押赴于陈琦身前。

袁绍瑟瑟发抖,但求活命。

陈琦哪里肯应允,命刀斧手,将袁绍凌迟。

又命人将袁绍所剐肉片煮熟,端于谭、尚身前,二人欣然而食。

琦此时告知真相,二人悲愤欲吐,俱被陈琦枭首。

袁绍既死,许攸又命人将袁绍首级使油烹之,盛于匣中,发八百里快骑,送呈寿春袁术府中。

袁术心喜且怒,便使人召来孙策,要进兵复仇。

袁绍死讯传至邺城,审配便要兴兵复仇。

更兼袁谭袁尚具死,袁熙便领大将军。

有人在袁熙面前言审配二子在勃海被擒,审配起兵复仇是假,投降是真。

逢纪闻言,夤夜入府来见袁熙,谓袁熙道:“配天性烈直,每所言行,慕古人之节,不以二子在北为不义也,公勿疑之。

”袁熙诧异曰:“君不恶之邪?”逢纪正色曰:“先所争者私情,今所陈者国事。

”袁熙曰:“此大善也,且吾之仇人许攸也,食君之禄而害君死,此佞之臣也,孤早晚获之,必凌迟之”。

逢纪曰:“向在勃海,许攸已被文丑所斩,时闻陈元甫在侧,彼竟不阻之。

未知其意若何。

不知非许攸,其不得轻入勃海之门乎?” 袁熙道:“吾知其意。

陈元甫其实亦恨买主许攸,故此见文丑斩许攸,其不阻止也;奈何如今文丑、颜良、高览、张郃皆已成擒,孤无人可用,不如早降,可留袁氏一脉。

” 审配闻听逢纪劝袁熙,遂引逢纪为知己。

审配听闻袁熙欲降,面北而泣。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