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汉末郡守 > 第四章公孙野望

第四章公孙野望

公孙瓒看着刘虞的兵书,问田豫道:“国让以为若何?救耶?不救乎?” 田豫道:“当救。

若不救,陈崇武必然上书刘虞发书入雒阳,请旨斩主公一个按兵不动,见死不救之罪。

刘虞乃汉室宗亲,又是主公上官,故国让以为,便是主公与刘伯安政见不一,国敌当前,亦当弃之个人成见,而合于忠良大义。

” 公孙瓒点头称是,便道:“公孙范、严纲听令,着你二人统领两千白马义从,三万马步君卒,驰援刘虞本部,见机行事。

” 陈琦所部堪堪到了蓟郡,陈颛领一枝骑兵杀出。

陈琦见是陈颛,翻身下马,不带一件兵刃,躬身施礼道:“大伯,侄儿元甫有礼了,元甫甲胄在身,不能尽全礼,还望大伯原谅则个。

” 陈颛道:“你是谁?我侄儿陈元甫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是带着匈奴寇边的草原走狗!” 陈琦十分尴尬,欲要分辩,又怕陈颛不听,只得跪在阵前,不敢高声。

程银、马玩见状双双抢出,便要来战陈颛。

陈琦见状急忙连声喝道:“你二人还不退下,莫非要陷我于不忠不孝乎?” 程银道:“首领,此人无状,当诛之!” 陈琦道:“此乃某父之大兄也,试问某可诛否?陈元甫乃陈家后进,前辈在此训斥晚辈,何错之有也?毋多言,退下。

” 程银、马玩闻说,诺诺而退。

陈颛道:“元甫,汝总算没让我失望。

陈崇武今拒敌于此,汝若不退,吾必杀之;然汝若自白狼山或乐浪入境,某或未能得见。

” 陈琦起身,扳鞍上马,号令一声:“全军向东,目标白狼山。

” 陈琦躲离了蓟郡,进山奔赴白狼山以攻公孙瓒,不料却找了一个该死的向导,在山里辗转数月,逶迤来到乐浪。

程银来见陈琦,见四下无人,程银道:“统领,粮草只能支撑三天了。

” 陈琦道:“何不早说?如今当奈何?” 程银道:“统领,此去西北乃乌桓青枭部,仅半日路程。

青枭部薄有资产,若能掠夺一次,必然能有不小的收成。

” 陈琦看着程银,半晌道:“待天黑时,漏夜攻取青枭部,不论马匹、牛羊、都要,而后问公孙度以牛羊换十日粮秣。

” 公孙瓒部到了蓟郡,正值陈琦军马退走。

公孙范提出进城歇息,为刘虞一口拒绝。

刘虞部毕竟只有八千余众,今公孙范部近四万余,怎么敢轻易放入城中? 公孙范也不恼,不过就此驻扎于城下,挡住中央大路,不许出入蓟郡。

却又使人于军前脱膊了,相扑打斗,以为嬉戏。

陈颛拚命压制部下,不许出城打斗,心中却道:“元甫啊元甫,你若能兵临北平城下,公孙范必然退去,可你如今何在?看公孙范如此模样,必然北平无战事。

” 入夜,陈颛在府中研究如何退敌之策,有下人来报:“公子刘和来访。

” 陈颛连忙出府,大开中门,亲自迎入府中。

刘和道:“父亲认为公孙瓒有反意,欲要和入长安求旨讨贼,崇武以为如何?” 陈颛道:“崇武次子元龄在身侧服侍,元龄亦习得武功,一般武士轻易傍不得其身。

公子此番去长安,颛必使元龄随侍左右,必将护得公子周全。

” 刘和道:“如此,全赖将军庇护了。

” 翌日,刘和别了刘虞,与陈檀领三十骑,赶赴长安。

一路无话,这一日,来到长安。

献帝见刘和到,心中甚是喜爱,遂留于祥福殿住宿,君臣二人砥足而眠。

得知公孙瓒欲反,乃下密旨令刘和回返。

途径宛城,太守袁术截住,便要强留刘和,陈檀喝道:“袁公路,汝汉臣耶?反臣耶?公子乃光武之后,汉室宗亲,汝乃臣下,焉敢绑架宗亲乎?” 袁术大怒,下令纪灵、陈兰、雷薄、陈纪来围攻陈檀,陈檀毫不畏惧,挺手中长枪,独战四将。

刺伤陈兰、陈纪;刺死雷薄;把纪灵打得抱鞍吐血;袁术大怒,吩咐弓兵齐,陈檀被箭数百,死于非命。

袁术又留书与刘虞,约刘虞统兵至宛城,商议一同进兵。

小军回去,把袁术命人死陈檀事报于陈颛。

颛嗔目欲裂,便要发兵攻打袁术,被刘虞苦苦劝住。

忽然,有人报说公孙瓒有书至,刘虞取来观看,原来是公孙瓒报说袁术有反意,劝刘虞不要进兵以助袁术,刘虞不听,依旧发兵。

公孙瓒听刘虞领兵南下,命公孙范并力攻打蓟郡,又致书一封,暗中接纳袁术,并希望袁术扣住刘虞父子,二人至此终于反目。

后刘虞为公孙瓒所杀。

不久,刘和逃归,连结鲜于辅、齐周、鲜于银举阎柔为乌桓司马,合乌桓、鲜卑及本部数万军马并力攻打公孙瓒邹丹部,袁绍亦来相援刘和,公孙瓒独木难支,终于败北,死于易京楼中。

但不想却出了陈琦这个变数,致使公孙瓒虽败亡,终是保全了性命。

后瓒部逃散,却为陈颛统合,发兵宛城,攻打袁术,要报弑子之仇。

此是后话,此处不表。

陈琦部在乐浪城下安营,公孙度之子公孙康引兵驰援,被围于乐浪城中。

公孙度遣使者魏攸入北平,以求援兵,不料引狼入室,轻易丢了襄平,又被公孙瓒赶出城来,凄惨异常。

自此公孙瓒据有幽州三郡,一时间,义气风发,风头一时无俩。

田豫知公孙瓒欲要攻伐勃海郡,连忙赶来制止。

田豫道:“主公新得幽州,民心未服,不宜远征冀州。

袁本初四世三公,故吏门生极多,非将军轻易能敌者。

袁绍麾下,田丰、沮授、审配为谋,文丑、颜良、张郃、高览为将,其他能征战者不计其数。

将军劳师以远,倘幽州有乱,救之不及也。

故如今不能轻动。

赵子龙,有大将之风,可独领一军,定可拒袁本初于蓟郡。

如今,当诛公孙恭,以绝其求援之心。

” 公孙度在襄平苦等援兵不至,看看城内粮草不继,遂下令开城,放入陈琦骑兵,举军投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