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大秦特使 > 第五十章赛鸽

第五十章赛鸽

最好是当着秦王的面,好好教训他,不能让他这样太放肆了。

齐明剑突然意识到,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真的怎么会这样恨王贲,难道说就是因为他对自己不敬吗? 不可能呀,自己也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因为一点小事,就和人过不去吗,一定是还有别的原因。

齐明剑仔细一想,终于想起来了,这个王贲是后来放水冲魏国都城的凶手,难怪自己这样恨他,怎么看他都不顺眼。

这样一个坏人,是不能轻易放过他,就是改变不了他,也真得要好好教训他,让他有所收敛,不能让他目中无人,乱杀无辜。

自己穿越过来,真是喜忧参半,总是不能两全其美。

自己越是敬重李牧,越是想救他,反而一再谋划着要陷他于死地。

总之,自己是站在敬佩人的对立面了,就是自己不出手,李牧也一定会死于他人之手,自己再难过也无济于事。

当齐明剑再次回到赵国,与李牧见面,还没等齐明剑开口,李牧就召唤他进来坐。

李牧还是十分坦然,他知道秦军开来了,尽管秦军还没有攻城,但也是摆明是要进攻赵国。

李牧早已下定为赵国必死的决心,他讲道:“死在谁手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后人知道我的忠心,我也不想给人留下任何遗憾,绝不会给后世留下叛逆的罪名。

” 铮铮铁骨汉子,可杀不可辱。

齐明剑只能以知心朋友的身份,与李牧交往,不再提劝降之类的话。

齐明剑知道,自己这样频繁的接触李牧,实际上,也是在配合王翦,设计谋害李牧。

自己毕竟是情报人员,所做的事儿,就不是正人君子所为,为了能减轻自己的负罪感,让自己心里好过一些,齐明剑开始与李牧的死对头郭开交往。

齐明剑派出酒店老板,这位资深的大秦密使,继续给郭开好处,并从他那里收集情报。

同时,齐明剑组织专门人员研究郭开,终于发现他的一些致命弱点,贪财好色,成性。

于是,齐明剑就给他设一个圈套,引他走上陷阱这条道。

先派人不但给郭开钱,还变着法地陪他赌,而且还让引着他的妻妾、相好都上赌瘾,让他们一大家子人,在都跟着他玩。

这一招真的很灵,他们真的是玩起来都不知道累,赢钱就乐,输了别人的钱,也不知道心痛。

看他们玩完全陷进去了,齐明剑就找来一帮高手,用各种手段,迅速把郭开家的钱掏空了。

然后,再以金钱为诱饵,让他们主动出卖赵国的利益,死心塌地为秦国搞情报。

此计一见效,被王翦知道了,他哈哈大笑,讲道:“知我者特使也,不愁李牧不死了。

” 齐明剑听了,这又是自己在加速害李牧了,你这个死郭开,我说什么也不让你好过了,就是弄不死你,我也不能让你这样逍遥自在,我要让你活的难堪。

郭开好赌,找人和他赌,可这样赢他,齐明剑总是觉得,这和找人陪他玩一样,这样害他实在是不过瘾。

就算是自己不做手脚,到最后彻底赢了他,也会让人觉得自己这样做手段不太光彩。

还是把他引到正规比赛场上来,和他玩赛马和赛鸽,让他输个心服口服,并且,可以让他在赵王前丢了面子。

齐明剑决定之后,就安排齐府商号和邮站的鸽站,用他们的鸽子,准备参加比赛。

把情报站的鸽站与公开的这两个鸽站分开,就是将来他们都参加鸽子比赛,也可以让他们相互之间脱离关联。

新任命的情报站长,也是通过培训,与邮站站长一同派过来的情报人员。

只是他一直没有在外露过面,这样有利于他潜伏开展情报工作。

齐明剑让他把手下人的情报人员,派到赵王府里养鸽子,以便在那里做内应。

这样,在外人看来,他们都是养鸽子的人,他们就是经常性的接触联络,也不会让人产生怀疑,以鸽会友,这是非常普遍的事。

齐明剑在齐府商号里,办起了鸽子比赛基地,主办鸽子的各种比赛。

他们采取了集中饲养,和分开饲养两种基本方式,进行各种比赛鸽的培育,只是在组织比赛时,还是统一施放。

赵王也特别喜欢玩鸟赛鸽,听说齐府在组织鸽子比赛,就问:“他们玩的什么鸽子?” 有人和赵王说,他们是玩赛鸽,主要是高飞比赛和距离比赛。

高飞比的是,鸽子的耐力续航时间长短,距离比的是,鸽子飞行速度的快慢。

以前赵王最喜欢的鸽子,都是尾巴上带着鸽哨的观赏鸽。

他们比赛是看谁的鸽哨响亮,谁的鸽子飞得高、飞得远、飞得时间长。

齐明剑他们的这种比赛,赵王基本上还没有参加过。

他对王府里的观赏鸽,能不能参加齐明剑他们的比赛,心理也是没有底。

于是,他就想让人带着鸽子,送到齐府鸽站,偷偷地替他去参加比赛。

开始,赵王也没有找到可心的人,心实总是觉得不踏实,为这事发愁。

给赵王养鸽子的情报人员,就向他的主管官推荐了郭开,说他有赌运,玩赛鸽也一定错不了,看上去是随口一说的一句话。

最后还是传到赵王耳朵里,赵王也觉得自己的宠臣,郭开应该有个运气。

就让郭开从赵王府里选鸽去比赛,先让他去试一试。

只是郭开利用赵王让他选的机会,就主动要求给赵王管理鸽子。

从这以后,他拿着赵王的鸽子,与权贵们完一个新花样。

他借着赵王他们观赏鸽比赛,让大伙押钱,谁押中了赢得比赛的鸽子,大伙的钱就归谁。

这段时间,郭开场场都赢。

于是,就没有人和他玩了,都说他在搞鬼。

齐明剑听了,说这事也不能无端猜疑人家,认赌服输,谁让你们和他玩了。

并说这个玩法,就是你赢了,也拿不到钱,就算是你们捉住他在搞鬼,也一样拿他没有办法。

还是让他们参加咱们的鸽子比赛,这样他就不容易作弊了。

要说这个郭开,也并非是一点也不懂鸽子。

他基本上对鸽子,还是一定的了解。

加上他好赌,敢押重金,以多搏少,所以很少押空。

最关键的是,他还是要作弊,他暗中派手下的人,掌控着这样鸽子,到关键的时候,他们还要做一些手脚。

他们放鸽子,飞得不高,走的路程不远,郭开还是有机会赢。

他自己也得意的说道:“耍钱哪有不闹鬼的,就看谁的手段更高了。

” 齐明剑打探出赵王喜欢鸽子的花色类型,就出重金从外地购买了一批,适应各种比赛的好鸽子送给了赵王。

只是,齐明剑知道它们之间的差别,仅凭羽色上,就能把这些鸽子区分出来。

其中,有两只点子,上浮最好,只是平时它们显得很重,郭开没有认出这是好鸽子,只因赵王喜欢,他也只好着头皮,送来参加鸽子高飞比赛。

因为有鸽子比赛,本身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一直走得很顺的郭开,他只是想用这两个点子试一试。

结果,他没有押中,这两只鸽子赢得了比赛,让郭开大输了一把。

从这以后,郭开无论是玩赵王的比赛,还是参加齐府商号的高飞鸽比赛,获胜的机会越来越少。

他输了钱,又在赵王面前丢了面子,可他还是不服,非要比一个高低。

齐明剑在进行高飞耐力赛的同时,又开始准备距离比赛,他从齐府鸽站里的鸽子,也挑选出来一批好鸽子,让人进行专门有针对性远距离比赛的训练,这里面就一批夜眼的白鸽。

送给赵王的鸽子,也有一些短距离赛鸽,等这批小鸽子一出来,赵王就急不可耐地让郭开拿去参加齐明剑他们的比赛。

齐明剑他们的鸽子,都是中远距离的快速鸽,在短距离上,没有赵王这些鸽子有优势。

只是郭开没有把赵王的这些小鸽子放在眼里,以为他自己训练的鸽子,一定能大获全胜,还是一样押上重金,结果又是惨败。

按理说他输给赵王,本应该是一次讨好赵王的好时机,可他毕竟是个赌徒,心里只想着赢。

无父子,更无君臣,他还是想出最毒的一招,让城外的匈奴人,对赵王的鸽子下手。

还没等齐明剑出手与赵王他们进行到后面的比赛,赵王的小鸽子,就差不多都丢光了。

在家里训放鸽子,都能丢鸽子,眼看着那些老鹰,从空中冲下来抓赵王的鸽子。

郭开说:“要是李牧大将军在这儿就好了,那老鹰他一箭就能下来。

” 赵王问:“这是哪儿来的老鹰,怎么会跑到王府来抓鸽子。

” 郭开说:“大王说的正是,看它们就像是猎鹰,大王的鸽子,一定是让匈奴人放出来的猎鹰抱走了,要捉住这些猎鹰,就得先擒住那些放鹰的匈奴人。

” 此时,齐明剑的密探,已经搞到了郭开收买匈奴人放猎鹰捉鸽子的证据。

可是齐明剑告诉李牧后,李牧反而说齐明剑不应该算计郭开。

怎么说齐明剑也是一个外臣,尽管拿到了郭开作弊的证据,也不足以让李相信郭开会这样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