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大道相师 > 第十二章血光之灾

第十二章血光之灾

杜水钬现在的日子,平淡而又充实,虽然没有了女朋友,不过道经上的知识博大精深,他学习的不过十分之一,所以最近他的心思完全放在了道经上面。

上课,吃饭,宿舍每天过着有规律的三~点一线的生活。

杜水钬之所以如此的用功,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现在非常想知道,相师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未解之谜,他想去看看。

还有一个就是那个小鬼的事情了,杜水钬原本答应小鬼送他到地府,可是有一张符箓他竟然一直没有画出来,之所以画不出来还是因为念力的问题,每次画到一半的时候,体内的念力就跟不上了。

所以他最近天天发疯似的学习,就是为了早日把念力提上来,好实现自己的诺言。

夏教授家事情最后的结果,出乎了杜水钬的意料,没有想到夏教授竟然选择了陪伴青灯,真是爱的有多深,伤的就有多痛。

在夏教授回学校办理退休手续的时候专门找杜水钬谈了一下午,杜水钬虽然极力劝解,无奈夏教授内心彻底死心,杜水钬只好任她去了。

“小杜同学,明天就是星期天了,有什么计划没有?” 就在杜水钬走出教室,准备回宿舍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杜水钬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自己的铁哥们上官丰收。

上官丰收,杜水钬在正大最好的死党,两人从大一开始就是同桌,刚来的时候杜水钬的学习成绩不算好,堪堪进入正大,而上官丰收也和他一样,两人都是踩着分数线进来的。

杜水钬的性格比较安静,内敛,用上官丰收的话说是:闷骚。

而上官丰收的性格大咧咧的,嫉恶如仇,有什么看不惯的事情,一定要说不来。

两个性格不相同的人,却互相投缘,相处的比任何人都好。

上官丰收的家就是正市的,而且好像还是一个官宦人家,虽然上官丰收从来没有在杜水钬面前摆过架子,但是杜水钬能感觉到上官丰收来自骨子里的那份骄傲和自豪。

“暂时没有,怎么?上官大人您有安排?”杜水钬笑着询问道。

“嗯,看你可怜,本大人决定了,给你一次去本大人府邸与本大人共进晚餐的机会,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荣幸啊?哈哈……”。

上官丰收故意仰头挺胸,一副县太爷的模样。

“能与上官大人一起共进晚餐,那是小人在正大几年的荣幸,噢,不,是以后几十年都会感到荣幸。

怎么样?上官大人,这马屁拍的舒服不?” 杜水钬腰身微曲,装作巴结的样子,而后伸出一手,重重的在上官丰收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拍完扭身便跑。

“啊!小子你下手好重,等着,小爷和你拼了。

” ………… 两人打斗着出了校门,拦了辆出租车,上官丰收的家离学校挺远,乘出租车就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到了一个住宅小区内。

进入小区门口的时候,杜水钬注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个小区不一般,小区里面的房屋都不高,大部分都是两层楼,偶尔也有三层楼的,再高的就没有了。

小区院子里面停的车倒是不多,也不是什么豪车,不过,每一辆的车牌子,却都是军牌,要知道国家对军牌的管理是很严格的,拥有一副军牌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不是有钱人就是有权人,而且来往这个小区的人,基本上都是军装。

与其说是小区,不如说是疗养院更合适。

上官丰收带着杜水钬直接来到一栋三层楼的楼下,直接开门进入。

“妈,我回来了。

”刚进大门,上官丰收就大声嚷嚷。

“丰收回来了,这是你同学吧?快,进来。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正围着围裙,一脸的笑容。

“阿姨好。

”杜水钬问了声好。

“好,快进来,把这里当自己家,不要客气。

”中年妇女笑呵呵的说着,回头又对着上官丰收道,“丰收,去和你~爷爷说会话,一会儿等你爸爸回来了,咱们就开饭。

进了门,杜水钬打量了一下室内的情况,整个家里的装修,可以说比较简约,装修格调有一点部队的风格,还有那么一点田野的味道在里面。

看这情况,杜水钬猜测上官丰收的家中一定有一位是军人出身,而且还是农村出来的,估计职位还不会低。

“走,带你去见见我爷爷,不过,小钬,我爷爷一般不爱笑,除了对我以外,别的人很少能看到他的笑脸,一会儿你多多担待!” 上官丰收脸上露出一丝歉意说道。

上官丰收似乎怕一会儿自家爷爷的情况吓到杜水钬,提前给杜水钬打个预防针。

“没事,说不定一会儿爷爷还喜欢上我了呢,你这个亲孙子别吃醋就好了。

” 杜水钬看到上官丰收脸上的表情,哪里还不知道他心里面想的什么,故作轻松的开起了玩笑。

二人没有说话,来到三楼的一个房间门前,上官丰收特意整理了下衣服,才轻敲了几下房门。

“爷爷,我回来了。

” “进来。

” 一道浑厚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上官丰收这才推开门,给杜水钬一个跟上的眼神,走了进去。

“爷爷,你还在练字啊!” 屋内一位老者正站在桌前,手中拿着一支毛笔,正在认真的练习写毛笔字。

由于老者正低着头,杜水钬没有能够看清老者的面貌。

不过随后杜水钬的目光就被墙上挂着的军装给吸引住了。

房间右面的一道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军装。

等看清楚房间内的军装款式后,杜水钬大吃一惊,内心深处竟然有着一丝的激动。

墙上挂的军装有电视上大家常见的八路灰,中将礼服等各种军装,甚至还有一套红卫兵时期的草绿色的军装。

一位老人竟然有着军队里面几乎所有的军装,杜水钬暗暗咂舌,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老者一生都在部队,而且参加过众多的战役。

怪不得上官丰收在学校里面谁都不服的脾气,家中有这样一尊大神,不嚣张才怪。

老者听到上官丰收的话,抬起头,两道精光扫过上官丰收,随后目光就落在杜水钬的身上,杜水钬突然感觉到自己,仿佛被一头饿狼给盯上了一般,而且还是饿狼盯着猎物的那种眼神。

只一瞬间,杜水钬的额头就渗出一丝细汗,这老者的目光太犀利了,似乎一眼就想把杜水钬给看个透彻。

而且杜水钬能清楚的感觉到老者全身被一片血红的煞气包围,这么多的煞气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杜水钬还是觉得难以想象。

光这滔天煞气,就可以让周围百米魂鬼怪,魂飞魄散。

“这是一尊杀神啊,这得手中沾染了多少鲜血才能有这股煞气。

” “丰收回来了?”上官丰收爷爷的目光只是在杜水钬的身上逗留了那么一会儿,随后又回到了自家孙子身上。

看到自己的孙子,目光开始变的慈祥起来,没有了刚刚的犀利。

直到现在杜水钬整个人才松了下来,后背只感觉凉飕飕的一片,都是汗。

“靠,还真是亲疏有别啊,都说小儿子,大孙子,老人家的命~根子,看来将军也不例外啊!” 看着上官丰收爷爷对待上官丰收那副慈祥的眼光,再想想刚刚自己出的一身冷汗,杜水钬不由的在内心嘀咕。

“小朋友,坐,坐,到家了就别客气。

” 此时上官丰收的爷爷才像一位真正的老人家,慈祥,和蔼。

不一会儿,忙活了一顿的上官丰收的妈妈走了进来,一脸笑容道:“爸,饭好了,您洗洗手开饭了”。

“好,我一会儿就下去,丰收,你带着你同学先下去,爷爷马上就下去。

” “丰收,还有这位同学,走,咱们先坐”。

上官丰收的妈妈热情的招呼着杜水钬,说完率先朝楼下走去,边走边对跟在后面的上官丰收道:“你爸知道你要带同学回家,今天提前下班,老早的就叫我去买菜了。

” “我就知道妈对我最好了。

”上官丰收脸上露出一副讨好的表情。

回到一楼,刚好这时,一个人从书房出来,杜水钬认出来了,正是上官丰收的父亲,上官胜利。

杜水钬之所以能够一眼认出,因为那是上官丰收和他父亲长的实在是太像了,都是方方正正的脸,浓眉大眼。

一家三口,对于杜水钬都是很客气的,完全看不到任何官场的架子。

等上官丰收的爷爷下来后,上官胜利招呼杜水钬坐上餐桌。

这个时候,杜水钬的脸色稍有些不对劲了。

从刚刚看到上官胜利的第一眼,杜水钬就看到了对方的面相,近期内有着血光之灾。

杜水钬瞧见上官胜利的第一眼,就自动根据道经的相术对他进行了一翻观察:凡观一个人的相貌,要看是否端正,丰满者为上,尖陷者为中,尖削者最次。

上官胜利剑眉雄长,天庭四方,丰满莹润,这种人一般都是光明正大之辈,不过,今天他的眉目之间却有着一丝不祥。

眉目,位于双眸上方,在风水学中,一般作为观察一个人的寿命的特征之一,也是看相的第一要素。

在人的一生之中眉目,面貌并非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自身的命运,也会发生改变,其长势是和命运息息相关的。

这一点,在风水界是基本常识,就算是普通算命先生,都能够看出个一二。

“眉间有煞,血光浓厚。

这可不是小的血光之灾啊!” 杜水钬小声的呢喃着,心中充满了犹豫。

“小杜,进入正大大还适应吧?”饭桌上大家都没有说话,上官胜利看到气氛有些紧张,为了缓和气氛,笑呵呵的关心道。

“还行,都挺好的。

” 杜水钬并没有直接开口跟对方说刚才面相的结果。

杜水钬现在考虑的是怎么说,说到什么程度,要知道天机不可泄露,好多时候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命运轨道,是祸躲不过。

其实现实中好多相师也是遵守着天机不可泄露的原则,最多的就是说个大概,比如会告诉对方,某一个月份要小心一些,或者说最近会有血光之灾,绝对不会明确告诉对方,你几月几日有什么样的灾难,说的太详细会遭到天谴的。

自己要不要提醒的深一些,或者说泄露天机。

思索了很久,杜水钬下定了决心,半泄露天机,至于结果,就要看上官胜利自己的造化了。

杜水钬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那是因为上官丰收是自己的朋友,而且还是死党,自己不能袖手旁观。

要是那样的话,一旦上官丰收的父亲真的出了事情,自己明知道而没有告知的话,自己估计这一生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上官丰收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