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悬疑 > 乡村怪谈 > 《乡村怪谈》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杨晓东褚大娘小说全文

《乡村怪谈》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杨晓东褚大娘小说全文

乡村怪谈 第十七章 免费试读

“姐夫我已经不在人世了。”这话一说出来,大家并没有什么惊讶,因为能借尸还魂的人还是是活人吗。区书记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一听说小舅子不在人世了,还是伤心地流下来几滴浊泪。

区书记擦了擦眼泪说;“大力呀,你快说一说这几天你到底去了哪里?”

那个人哭够了就用王大力的声调讲起了自己的遭遇,大家一听吓得几乎魂飞天外。王大力就断断续续的讲起了那天的经过。

“那天我赶着驴车就往公社里去,没想到一坐车就打起来盹,心想毛驴反正认得路,就随它自己走。我正睡得香甜,忽然一阵颠簸,把我颠簸醒了,我一看气的几乎七窍生烟,原来这东西把我拉到了李家坟。”

众人一听李家坟又是大吃一惊,原来这个李家坟可不是好地方,传说这里面有喝血的妖怪,即使白天,只要没什么重要的事,绝不往那里走。即使是李家祖坟,李家也不敢去祭拜,听说解放前,有很多人在那里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有时阴天即使白天,也能听到鬼哭狼嚎的声音,晚上更是鬼火点点,甚是吓人。

王大力接着说;都说是毛驴招鬼,这下子我心里害怕了,就拼命的抽打毛驴,没想到毛驴不但不走,还在地里转圈,如同推磨一般,这时天快黑了,只见坟地里升起了阵阵黑烟,隐隐约约的听到有凄厉的哭喊之声,毛驴还是在那里打转,不往前走。这时我就看见远处走来一群人,心里高兴,只要见到人,我就安全了。

这时天还没有黑透,那群人近了,我一看差点把我吓尿了,那哪是人呀,就像一具具骷髅用人皮蒙着,我这时才想起跑,哪有心思去想毛驴的事情,往哪里跑?往远处一看,只见一条笔直的大路通向远方。我事后想一想,李家坟这一溜荒无人烟,哪来的什么大路,当时心情紧张,哪还来得及想,我起身就跑。

那条大路非常平坦,连个荆棘都没有。跑着跑着我看出了门道,原来在不远处有一棵大树,我跑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在那颗大树边上。

就在这时忽然在前方出现了一户人家,看样子是个大户人家,门口两个红灯笼,写着大大的李字。黑漆大门显得特别气派。

这时大家议论纷纷起来,有的说;“这都解放好几年了按说不应该有这样的大户人家?”有的说:“要我说肯定是妖怪变得。”有的说;“我敢说是白云山的狐狸精变得。”众说纷纭,各有各的理。

这时区书记说;“大伙都静一静,听大力说一下,不就知道了。”

王大力一看大家静下来就说;“当时我也有顾虑,说不定这是哪个狐妖蛇怪变得,无奈后面的那些人正在紧紧的追着,丝毫不放松。我顾不得想那么多,就直接去敲门。这一开门我直接就呆了,只见开门的是一个女的,长得太好看了,用咱乡下的话说就是柳叶眉、杏仁眼、樱桃小嘴一点点,穿着一个红肚兜,半裸酥胸,披着一个纱巾,感觉嫩的都能捏出水来。”被王大力附身的那个男人咽了一口吐沫,一脸色眯眯的样子,这正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区书记说:“大力别整那些没有的,捞干的说。”

这时社员们早就忘了,王大力是已死之人,心里只想着那风流艳事,就嚷着叫王大力继续说。

王大力好像沉醉在那些事里,就又咽了口唾沫,接着说;只见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冲着我一笑,我的呀,我这魂都让那个女的勾去了,只听见那个女的说:大哥快进屋里坐,外面天气冷,妹妹我穿的少。我当时直接就被那个女的迷得七昏八倒的,哪还细想现在哪有这样的女人,大家都在参加劳动,有谁敢在家里这样打扮,这样卖弄**哪。

进屋一看,里面陈设华丽,金银器材什么都有,点着一溜明灯,全都是豆大的火苗,我看着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些不像是普通人家点的灯,有点像.......像死人用的长明灯。我正在想着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时那个女的说:“情你想啥呀?难道小妹妹我还能吃了你?”这个女的说起话来,如同百灵鸣叫,媚态万千勾人魂。

我忙说;情愿让你这个小妖精吃了。我一看这个女的是个**,听着这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用眼神去挑逗我,一下子胆子就大了,抱着那个女的我就......我就......。

这时修水库的人都过来了,那时候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顶多打情骂俏的,一听说这里出了好听的故事,就都聚在一起,听王大力说原委,包括工地里的大姑娘小媳妇。

我这里要说一下,那个红色年代,可以说是一个**四射的年代,人人都倾尽所能的为做贡献,大家不论男女老少,都有自己的工作,修水库那可是的指示,全力建设农业现代化,彻底改变老百姓靠天吃饭的面貌。

大家听到热闹处,就起哄让王大力继续讲下去,王大力好像也忘了,自己已是死了的人,也忘了现在还是借用着别人的身体。

这个王大力生前是个人来疯,一看有这么多人让他讲,当时就来了精神,继续讲他那天晚上的奇遇。王大力清清嗓子说;“我抱着那个女的就亲开了嘴,哎呀那个女的太软和了,越亲越好受,只是那个女的口气不太好闻,有一股腥臭之气,我当时魂都要飞到天上去了,哪还管这些。”

王大力说着,口水流了一褂子,这时大姑娘小媳妇听到满脸通红,有的人学着王大力的口气说:“又软和,又有弹性。”

招来了妇女同志们一阵嬉笑的骂声,什么七页子,半熏子,饿了脏,嘿嘿家乡骂人的话有意思吧,首先咱说一下七页子,一般狗肺是七页子,所以狼性狗肺就成了七页子,半熏子说这个人有点脑筋不够用的,至于饿了脏是说,这个人是个吃货。

反正人群里是一阵嬉笑之声,区书记有点脸上挂不住了,就说;“大力别整这些没有用的,捞干的说,男欢女爱的在这里说出来不好。”

区书记还没有说完,被一阵哄笑声淹没,大家好不容易才有的这个二行看,谁愿意就这样结束,都在大声的鼓励着王大力讲下去,痴狂可以把事实忘却,王大力忘记了自己是已死之鬼,大家也忘记了是在听鬼话。

王大力继续讲。人们也在那里瞪着眼听着,王大力说,我正要采取动作时,那个女人突然说:“还没有吃饭吧?咱们先吃了饭再。”

那个女的一说,我就觉得头发胀,脸上腾腾的起火,心想吃什么饭,直接来事多好,但是人家请咱吃饭,这是好事,咱也不能拒绝,于是就说:“小妹妹咱上哪里吃饭?”

女人一指我身后就说:“在你后面已经做好了。”

我回头一看果然如此,只见后面用玉杯银碗的摆了一桌子的菜,女人媚态万千的说:“好菜已经做好了,快来吃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