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言情 > 重生皇妃:皇帝陛下太缠人 > 《重生皇妃:皇帝陛下太缠人》莫轻舞段云廷全文精彩试读

《重生皇妃:皇帝陛下太缠人》莫轻舞段云廷全文精彩试读

皇妃:皇帝陛下太缠人 第八章 本宫被咬了 免费试读

莫轻舞简单收拾了一番,赶往段云廷所在的景安阁。

还没进门,就被高全告知,皇上公务繁忙,不见任何人。

可她分明听到了里面叶箫桐的声音。

原来男女主趁这个机会培养感情呢。

莫轻舞在心底冷笑,她还真是被小瞧了!

“陛下,臣妾有要事求见,您若是不见,臣妾便撞死在门柱上。”

她若死了,看他如何跟镇国公交差,看没了镇国公的边疆,还会不会一如既往的平静!

高全吓得魂飞魄散,好在里面的段云廷让放人,他立刻替莫轻舞开了门。

莫轻舞进去后目不斜视,直接忽略了坐在帝王腿上的叶箫桐,直视帝王的双眼。

段云廷被她清凌凌的目光一看,不知为何,神情有些不自在,对揽着他脖颈的叶箫桐道:“你出去。”

“陛下?”

叶箫桐委屈地收紧手臂,没有离开的打算。

“朕说,出去。”

短短的四个字却令怀中的女子浑身一颤,讪讪的从他腿上下去,临走前,狠狠剜了莫轻舞一眼。

“爱妃的胆子越发大了,竟敢以死相逼?”

段云廷面无表情的看着立在案前的女人,忽觉鼻息间萦绕的香气有些烦躁。

那是淑妃刚刚留下的。

他冲莫轻舞招手:“过来,说说你的要紧事。”

莫轻舞绕过桌案,余光扫过桌上的一叠宣纸,正上方的那张写着“均田制”三个大字。

她瞬间明白了叶箫桐的目的。

原来,是借着宣扬肚子里那点现代知识的名义行勾引之事了。

真该让她好好看看这个世界的历史。

“怎么?爱妃的急事就是这个?”

莫轻舞转身,一脸委屈道:“陛下明知故问。”

段云廷把美人拉到怀里,她的身上没有熏香,只有暖春的气息,闻着格外舒服。

“你兄长之事,有待详查,朕之所以将他关进大牢,乃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不会对其用刑的,嗯?”

“皇上没骗我?”莫轻舞在他怀里转了个身,眼睛瞪得圆圆的,像某种小动物。

“朕是何等身份,岂会骗你。”

莫轻舞暗地里忍不住撇嘴。

她才不会相信。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爱妃说什么?”

“啊?”

莫轻舞想捂住嘴已经晚了,她居然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谁教你的?”

段云廷的笑意叫人捉摸不透,但毛骨悚然的感觉骗不了人。

完了,她死定了!

上次当着他的面耍心机就被他按着手往花刺上扎,这次直接骂他,说不定会当场被杀。

想到那画面,她小小的身躯就充满了大大的恐惧。

妹子可能要先你一步走了…

“爱妃这个样子真是可口,朕便不客气了。”

段云廷忽然俯身,贴近莫轻舞纤细白皙的脖颈,缓缓张开嘴,咬在了她跳动的经脉上。

“好痛!”

莫轻舞拼命地扭动身躯,却被更紧地抱住。

段云廷宽大的袍袖遮住她娇小的身躯,偶尔传出女子沙哑的痛吟,晃动的桌案凭添了几分暧昧。

“方才爱妃在门外说的话,朕不喜欢听,若有下次,决不轻饶。”

尝到鲜血味道的段云廷心满意足的放开了怀中的小兔子,像只吃饱喝足的野兽,用利爪逗弄瑟瑟发抖的猎物。

“陛下!”

莫轻舞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模样好不委屈,“陛下自己说不见臣妾,见了臣妾又这般…臣妾好生痛苦…”

段云廷看过女人梨花带雨的哭、无语凝噎的哭,却头一次看到如此毫无形象的哭,简直就像是没能得到糖葫芦的小女孩,在父亲怀里肆无忌惮的撒泼。

欣赏了半刻,他才将人搂入怀里,一下下抚摸她绸缎般的长发。

“爱妃可知,你今日若撞死在门口,朕便让你的兄长给你殉葬。”

殉…殉葬?

莫轻舞的眼泪瞬间收了回去,哆哆嗦嗦的抱住段云廷的脖颈。

“陛下,臣妾知错了,刚才只是一时情急,您海纳百川,定然不会跟臣妾一介妇人一般见识的对不对?”

这个狗皇帝可是不见血的主,她真怕莫超像书中描述的那样,死在暗无天日的天牢。

段云廷低笑了几声,“只要你听话,朕便考虑让你去见见莫超。”

“您说什么?”

莫轻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狗皇帝会大发慈悲?还是说让她去见莫超最后一面…

她想问问,但段云廷已经放开了她,摆明了送客之意。

“回去等朕旨意。”

“…臣妾知道了。”

莫轻舞满怀心事的离开景安阁,没注意到身后的段云廷一直在盯着她。

门关上后,段云廷重新拿起桌上写着“均田制”的纸张。

迅速看了两行,又扔了回去。

无意间瞥见袖口的血迹,他轻声笑了。

“高全,让御膳房多准备些血燕窝,每日按时给贵妃送过去。”

“奴才遵命。”

步出景安阁的范围,莫轻舞才捂住脖子上的伤口。

狗皇帝真是属狗的,千万别给她传染狂犬病才好!

“贵妃姐姐留步。”

回去的路被叶箫桐堵住,她脸颊微红,看样子在这等了许久。

“淑妃妹妹这是做什么?”

“这话应该我问姐姐才对吧?”叶箫桐走近几步,目光藏毒,“姐姐很喜欢抢别人的东西?”

莫轻舞挑眉:“本宫想要什么没有,何必抢你的。”

她干脆放下捂着脖子的手,在叶箫桐堪称炽热的盯视下,悠然道:“陛下怜我疼我,我想要什么,他都会满足我,妹妹与其这般质问我,不如直接去向陛下讨要啊。”

叶箫桐紧咬贝齿,心脏被妒火煎熬炙烤,恨不得当场撕碎了莫轻舞。

皇上明明是她一个人的,他早晚会和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莫轻舞凭什么!

“好狗不挡路,让开。”

看她的神情,莫轻舞就知道这女人要黑化。

不过她现在真的没兴趣跟她纠缠。

“姐姐忙什么?我还有些体己话要说。”

叶箫桐靠近,在她耳边道;“莫将军被关入天牢,姐姐很着急吧?我父亲那里还有他数十条罪证,只要姐姐以后安分守己,我可以考虑劝我父亲不拿出那些证据。”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