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我的合租美女 > 苏北刘芸是哪部小说 男女主苏北刘芸小说

苏北刘芸是哪部小说 男女主苏北刘芸小说

不过大致上他是明白了,可是关于见家长这种事情他还真有点担心,毕竟是冒充的,万一被识破可就太尴尬了。

“行吧,我懂了,只是我担心到时候闹出笑话就不好了。”苏北说这句话等于是答应对方的请求了,而刘芸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至于苏北为什么会答应,在他看来大部分原因应该是因为那笔酬谢金吧,反正他是这么认为的,现在他真的有点缺钱。

“别担心,你什么也不需要做,给我父母的东西我已经买好了,都是我父母喜欢的,到时你只要看我眼色行事就行了。”刘芸非常有自信的说道。

见苏北点头,刘芸便从包里取出一款黑色手机递给他:“拿着这个手机,你那手机太旧了,就算是假男朋友也不能太寒碜了,丢我的脸,这个手机就送你了,不过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要记住了,千万不要打给我。”

苏北始终认为这货对自己有意见,摸了摸鼻子说道:“我说大姐,我真的令你那么反感吗?不过你放心,再无聊我也不会主动打给你的。”

“那就好。”

刘芸似乎很满意他的回答:“还有,有关这件事你一定要保密,就算公寓内有人问起,你也别告诉他们,见过我父母后,这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苏北点了点头,他真是搞不懂这些女人咋回事,整的就像和自己认识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似的。

“行了,下车吧,晚上我会去公寓接你。”

“下车?难道你不打算把我送回去么?”苏北懵了,情况似乎不对呀。

“有手有脚,不能自己走回去吗?”刘芸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漠。

“大姐,咱卸磨杀驴是可以,但这磨还没拉完呢,就打算杀驴了?”

“下车!”

刘芸的声音依旧冷冰冰的,并没有因为苏北的卸磨杀驴论而有任何变化。

“行,算你狠。”

眼瞅着白色的宝马车消失在视线内,苏北整个人都不好了,作为女人,怎么可能残忍的这种程度。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足,最毒妇人心,苏北突然很有感触的想起了这首诗。

对了,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旧衣服还在刘芸车上呢,算了…晚上见面再找她要吧,不过这是哪里啊,自己要咋回去呀?掏了掏兜,完蛋、早上走的太急,一分钱没带。

算了,十一路吧,驾着自己的两条腿,一路问回去吧。

“希儿姐姐,我们去唱K啊。”

文荣街上,两名身穿校服的男女并肩而行。

“施小龙,你看看现在的时间,才上午九点,你家KTV这么早开门啊?”林希儿抖了抖身上的背包,对自己的跟班非常不满。

“那我们逃课出来也不能就在街上溜达呀。”施小龙一脸的无奈,像个跟屁虫是的跟在林希儿身后,小脸肉呼呼的,一脸的幽怨。

“施小龙,跟我出来你是不是感觉很委屈。”林希儿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不怀好意的回头看着身后的小胖子。

“希儿姐,我哪敢呀。”

小胖子被林希儿看的一哆嗦,肉呼呼的小脸迅速浮上谄媚的表情:“希儿姐姐,您说去哪咱就去哪。”

“这还差不多。”

小丫头很满意小胖子的表现,笑着说道:“走、希儿姐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哪里呀?”一听有好玩的,小胖子明显来了兴致。

“秘密,跟我走就知道了。”林希儿一脸的神秘。

“诶,那是…”林希儿刚要迈步就停了下来,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她竟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里,林希儿一脸好奇的追了上去,害的身后小胖子气喘吁吁的跟着:“希儿姐姐,你等我一下啊。”

小家伙实在太胖了,根本追不上身材苗条的林希儿,眼瞅着她跑到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将对方拦住。

“林希儿?”

苏北眼睛一亮,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正愁找不着家呢,就碰到了熟人。

好帅…

林希儿愣住了,不断上下打量着这个与印象当中不一样的男人,她从来没想过这个男人换了身衣服而已,竟然变得这么帅。

不行,不能露出一副花痴的样子,林希儿将脑袋里的胡思乱想甩去,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别用这种目光盯着我,你想干嘛?”

林希儿一副怯懦的表情抱住了肩膀,就像正在受歹徒的邻家少女,楚楚可怜的看上去很让人心疼。

感受着周围人看自己的戒备眼神,好像苏北就是个人贩子一样,更有好事之人已经拿出手机录像了。

别人不知道林希儿什么性格,苏北能不知道?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小丫头心里肯定不知道又转悠啥花花肠子呢。

同样了解林希儿的还有旁边的小胖子,此时正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躲在一边看热闹呢。

平时在学校他就是林希儿主要的对象,现在终于有人替自己受虐,可把他高兴坏了,能够逃脱魔爪在他看来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了。

“林希儿,你要干什么?”苏北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小毛丫头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嘁。”

林希儿撇了撇嘴:“看你那胆小的样吧,说说,你怎么来这了?”

“这也不是你家,我咋就不能来了。”苏北当时就不乐意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拜拜,慢走…不送。”

原本还想找这丫头借十块钱打车回去呢,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你要是敢走我就告诉芸姐,是你偷了他的内衣。”林希儿生气的再次拦住准备离开的苏北。

“你啥意思?”

苏北感觉自己的头皮有点发麻:“什么内衣?我啥时候拿刘芸的内衣了?”

“哼,拿没拿你自己清楚,要不要我给芸姐打个电话,让他去你枕头下面检查检查?”林希儿笑嘻嘻的从兜里掏出手机。

“别,千万别,大姐,有啥吩咐您说…”苏北算怕了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片子了,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现在只要自己回去,枕头底下绝对有一件内衣,而且还是刘芸的。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