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二次元 > 假如时光可以回流 > 第七章生猛的谈判

第七章生猛的谈判

大飞下车对车内的陈婷摆摆手,注视着远去在霓虹灯下熟悉的车子久久不语。

他没有好奇陈婷与陈斌的关系,也不好奇为什么陈斌在世时迟迟寻不见的家人,现在又这么巧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叫陈霆小子没有说谎,那小子说话的语气与神态,总是透露给他某种亲切的感觉。

陈婷通过后视镜凝视着大飞逐渐渺小直至消失在镜框中的身影,不由发出一声叹息。

她从先前在回去路上的谈话中分析出,现阶段大飞他们的状况很不乐观。

尽管大飞回答得非常含糊,不想自己掺和到里面,可身为当事人的她又怎么能不清楚里面的种种。

皇家凯撒酒吧,一直是陈斌手中重要的客户。

不夸张的说单单凯撒酒吧在他们整个“服务”收费中占用不少的份儿。

如今却是因为自己的死去,东巷那边的势力趁机迅速扩张,凯撒酒吧当然是他们争夺的重点。

以威逼、诱惑等各种手段与酒吧老板重新签订新合同,导致大飞他们被强行赶出后独自一人去与酒吧老板协商,才会有今晚发生的事。

“该死的,东巷那边混蛋给老子等着!”陈婷越想越觉得窝火一脚油门踩下,发动机被轰得阵阵声响瞬间消失在宽阔的大街上。

七彩单身公寓,陈婷迅速夺门而入,鞋都没还得急脱直奔到书房。

在书桌下的保险箱里翻找,不多时她从厚厚一叠的文件袋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文件。

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大飞他们没有办法拿到这份合同,才会被逼到这个地步,既然这份合同还在自己手中就不怕长毛那斯玩出什么花样。

第二日,陈婷一觉睡到自然醒,两眼微微半咪,凌乱的鸡窝发型,手背抹了抹嘴边残留的口水。

迷迷糊糊的走进洗漱间,顺手就往裤裆里掏某样东西,可是发现里面某样东西居然消失不见了,这才清醒过来低头看着空空如也的胯下无力的嘲讽:“我哪个去!想不到哥还是得蹲着尿尿。

” 半个小时后,一身休闲西装的她佩戴着墨镜,惹得小区里不少少女投来羞涩的目光。

对此她也是一脸无奈,想想这副容貌装伴起男性都这么妖孽,让自己二十八年的男性生活都有些自卑。

虽然前世长得不差身材也健硕,与现在一米七多点的身高苗条的体型相比不知道好多少倍。

可是毕竟现在是看脸的社会,要不怎么会有各种网红出现。

“我呸!什么时候自己会胡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难道受这女性身体的影响?”陈婷拍拍脑袋清理了脑中思绪。

来到停车场随手把一袋文件往副座位一扔,启动车子往八里西巷驶去。

西巷招商大厦,陈婷抬头仰望这座三十多层的大楼,心里难免一阵感触,自己多年打拼的公司就在这里面。

乘坐电梯到十六楼,拐角边上悬挂着“泰安有限公司”的招牌。

陈婷推开公司大门,里面只有一位黄毛卷发年轻人在玩手机。

见她进来只是伸头望了下便不在理会。

陈婷眉头一皱走到他桌前敲了几下桌面,语气不善的道:“新来的?你们经理呢?”卷发男子仍是继续玩着他的手机,头都不抬下只是撇嘴:“出去了。

”砰!陈婷猛的拍打桌面怒道:“给我好声说话,真不知道大飞怎么管理公司的?”卷发男子被她这一拍吓得手机都掉地上。

没等卷发男子开口她接着问:“他们去哪了?”卷发男子不满的回答:“去酒吧谈,谈事情了。

”听到去酒吧陈婷心里暗骂:“大飞,你能不能有点脑子?昨天还没被揍够,今天还送上门去?”随手拿起桌面上的名片跑向大门外的电梯。

临走时还不忘道:“那个,卷毛!我不管谁招你进公司的,既然进来了就该好好干瞧你那德行。

” 卷发男子在陈婷走后回过神骂:“你tm是谁?什么,什么卷毛?。

”视乎想到陈婷刚才的句话让他马上闭嘴,那小子好像是找大飞哥的,而且听那语气仿佛还和她关系很铁。

陈婷坐上车拿出手机照着名片上大飞的电话拨打过去。

电话接通后急忙道:“喂!大飞吗?你小子不要轻举妄动等我来?”说完就直接挂电话了。

电话那头的大飞一头雾水,搞不清楚说话的人是谁?好在他也没在意继续和凯撒酒吧的股东商谈合同的事情。

大飞见对方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出声问道:“梁老板,你看我们都合作这么多年了,有什么事不妨放开的说嘛?为什么在我们的合同还没结束就直接与其他人签了合同?你知道对方是谁吗?那些家伙可是东巷的人阿!” 梁老板喝了口茶杯里的茶不急不躁的道:“韩经理,大伙都是明白人自从你们陈老大不幸遇难后,你们公司的安保能力明显不足。

恰好对方正好找上我,你也知道我们是生意人,我可不理会对方是哪里的,只要他们给得起条件。

” 大飞听到这有些急了连忙问道:“条件,什么条件?”梁老板示意了下身后的几名服务员让他们出去,大飞也意识到挥挥手让小弟们跟着出去,留下他与梁老板两人独自在包间里谈。

包厢外问询赶来的长毛一伙人,提着棍棒把包厢团团围住。

大飞这边的人也是掏出随身携带的武器相互对持。

长毛头顶着绷带一脸沉站在众人前讥讽的道:“怎么昨晚,你们韩经理没被整舒服,今儿又想来松松骨?别tm的给我挡路不然连你们一起给整舒坦了。

” “少tm的在这嚣张,别忘了这里不是你们东巷。

”大飞这边的一位壮实哥们好不示弱的回答。

“哟!哟!哥几个好怕哦!”长毛与身后的几名小弟嘲笑道。

正当众人在外拔张剑弩间,包间里传出摔玻璃声。

两帮人纷纷紧了进去,只见大飞满是怒火的盯着梁老板,如果眼睛能杀人他恨不得直接现在就活拨了他。

几名青年围过来询问:“没事吧大飞哥?”大飞点点头目光死死的盯着梁老板和身旁的长毛厉声道:“算你们狠,咱走着瞧。

” “等等,今你们不给个说法就tm的别想出这门。

”长毛出声的同时看向一旁的梁老板。

梁老板笑而不语默许了长毛的说法,稳稳的坐着任由他拿捏。

“说法,什么狗屁的说法?老子拳头就是最好的说法,你要不要来试试?”大飞冷笑道。

准备抄起家伙干的时候,包间外传来了一声“住手!”陈婷独自一人冲进包间内。

大飞同长毛两人都是一愣,大飞略带焦急来到她身边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这里没你什么事赶紧出去。

”陈婷根本没听他说的话,目光盯着身前的长毛冷冷道:“看来你头上的纱布裹得还不够厚是吗?” “我tm当是谁?原来是昨晚的小杂碎!”长毛听的陈婷的话方才反应过来大声喝道。

同时从兜里掏出一柄匕首,指向前方陈婷的眉心。

旁人被长毛的动作一下给震慑住,顿时鸦雀无声各个瞪着眼珠。

只有陈婷眼睛都没眨下,脸色泛起邪邪的笑容。

只见她右手迅速的握住长毛持有匕首的手,把其拇指使劲一瓣。

“哎哟!”的一声,因为疼痛刺刀顺手掉落,还在半空中就被陈婷左手给截下。

右手猛的用力拖着那快被掰断的拇指摁在包间里的吧台上。

长毛痛得眼泪都快流出,他身后的马仔见况准备冲上来。

可是在陈婷亮出那把刺刀时全都停下来,纷纷对着她威胁道让其小心点不然出不了这里的门。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