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二次元 > 假如时光可以回流 > 第六章去见兄弟

第六章去见兄弟

陈婷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单身公寓已是下午,到家第一件事把东西一扔瘫懒在沙发上。

十分埋怨的道:“这副软妹子的身体太虚了,随便提点东西感觉就像要散架一样,还是先睡一觉再说。

”迷迷糊糊间熟睡过去。

一声嘶吼打破公寓的寂静,她满头细汗略带慌张的从沙发上坐起,嘴里还时不时的喘着粗气。

过了好一会房间方才恢复平静,浴室里哗啦啦水声滴落。

白色水汽袅袅在玲珑娇躯间,光滑细腻的肌肤,完美的曲线足以构成一副血脉喷张的画面。

任由水流从脸颊滑落,耳边仿佛听到那颗不安的心在扑通扑通跳动。

许久,浴室水流声停止陈婷裹着一件浴袍推开浴室的门,站在洗漱镜前伸出雪白玉手抹掉镜子上的雾气。

看着镜子里如出水芙蓉般清丽面容感到无力,先前睡梦中的片段让她不由的一阵抽搐。

“不行,老子可不想被男人……!”陈婷咬牙对着镜子狠狠道。

目光透过镜子见身后墙壁隔栏上放置着前女友留下的化妆袋,眼中闪过一道惊喜光芒。

别看原先的陈斌,虽然是个社会混子可对感情还是暖男一枚。

平日里前女友没事就嚷着他在旁边陪着自己化妆,久而久之看多了自然也会那么一点。

半个小时过后,陈婷对镜子满意的点点头。

粗重的眉毛,犀利的眼神,高挺的鼻梁,中性的短发赫然已是帅帅的小鲜肉一名,唯一不足的是略微娘了些。

至于声线只要刻意的压低一些,应该还能凑合的混过去。

回到房间换上刚买回来那些中性的衣物,准备出去看看自己的兄弟。

低头查看有哪些遗漏的地方时,发现眼前高耸的胸部让她摸头错愕。

叫骂道:“我去怎么把最明显的地方给忘记了。

”待她重新从浴室里出来,高耸的峰峦消失不见,只是稍微隆起一些,完完全全变成一名有着独特柔气质的帅小伙。

下到公寓的停车场,来到一辆老款的捷达汽车前,这辆看似有些土气的小车,可以算是她人生的第一辆小车了,当然虽然是二手的,因为有这某种特殊的感情一直都还保留着。

而那辆出事的车估计现在还在肇事科,她也没办法去领回来,只能将就的把这辆老古董拿出来发发余威了。

八里街西巷,当夜色降临,西巷中喧哗的商业街。

皇家凯撒酒吧前,闪烁的灯光激情的律动来往不绝的年轻男女。

陈婷把车钥匙递给门外的服务员,径直走进酒吧大门。

正欲推门而入,一熟悉的身影从她眼前急促跑过,还没来得急叫住对方,那道身影便消失在酒吧背后昏暗的小巷内。

她一脸疑惑:“按道理现在那帮小子应该在上班,大飞这家伙搞什么飞机?” 疑惑归疑惑可她还是跟了上去刚想迈开步子,被身前几名从酒吧大门跑出来的男子给推开。

其中一名黑色衬衫男子饿狠狠的盯着自己道:“小子看什么看,小心我废了你。

”见对方人多,也没回应什么。

心里却泛起冷笑,“大飞那帮兔崽子搞什么?居然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 几名男子左右望下寻找先前大飞身影,直到一名门童指了指酒吧背后,这帮人这才气势凶凶朝那方向去。

“怎么回事?看他们样子好像是冲着大飞去的。

” 陈婷想都没想径直的跟了过去。

潮湿的小巷内,昏暗的灯光下一推推杂物随意丢弃在一旁,释放出一股股发霉刺鼻的恶臭。

巷子深处传出物体碎裂的声响,一森的声线笑道:“嘿嘿,韩飞你还真有胆,居然敢独自来我们的地盘撒野?”大飞吐了口鲜血红着眼:“呸!什么叫你们的地盘,只会些卑鄙手段有种跟老子单挑,不把你蛋蛋拍碎老子跟你姓。

” “少tm的废话,今天你落在我手中,哥几个一定好生招待你一番。

”长发黄毛男子叫嚣的道。

后方跟来的陈婷老远就听到他们的对话,没来得急思考随手捡起两酒瓶往这边丢来。

砰砰!两声两个酒瓶正中方才那名长发黄毛男子脑门。

突如其来的两酒瓶使得那帮人一顿,纷纷停下手中的拳头朝这边望来。

“阿!”的一声凄厉惨叫,长发黄毛手捂住流血不止的脑门厉吼:“tm的,是谁?跟老子死出来。

”不远处陈婷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大飞眼神深寒无比,冷冷的道:“长毛!谁给你借的胆,敢在这里动我的人?你们老大赖皮强都没这本事。

” “我的人?”长毛听闻微微惊疑,拨开挡住视线的长发看去。

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一道消瘦的身影站在他们前方,根本看不清楚对方的样貌。

但是可以肯定的那人影绝对不是陈斌,见来人不是陈斌长毛舒口气怒吼:“少跟老子来这套,兄弟们给我上废掉他。

”众人停止对大飞的殴打,转头向陈婷这边来。

陈婷红唇微翘,看似娇俏的小手快速的从堆放在旁丢弃的酒瓶抽出。

砰砰,砰砰!连续的玻璃瓶破碎声夹杂的一声声惨叫。

六七个人纷纷抱着头在地上哀嚎连连。

“想不到身体变了但那份眼力和准头还是一样犀利。

”她心里略略安慰。

稍微愣神间,一道黑影闪过疾驰的朝自己而来。

她瞳孔猛的收缩,等自己反应过来时,猛烈的拳头带起劲风对着面门袭来。

没有惊慌,迅速的抬起纤细手臂格挡。

砰!单薄的身板被蛮力的拳劲瞬间击倒在地。

陈婷忍着小臂几乎要骨折的疼痛,另只手一撑快速起身。

刚刚站稳身体就被跟上来的长毛一脚狠狠踹飞出去。

她佝着身体双手还捂住被踹中的腹部,咬着牙心里暗骂:“该死的!要不是这副身体,像这帮杂碎要是以前老子一人都可以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 长毛啧啧怪笑的走到陈婷身前蹲下,额头上的血块以及寒碜的笑容让整个人显得沉无比。

他伸出沾有血液的手抓起陈婷的头发拉起道:“小子,刚才的威风去哪了?你说现在我该怎么招呼你?”话完随手拾起地上碎裂的玻璃块在她惨白的脸蛋上游走道:“既然老子被你破相了,你那细皮嫩肉的脸蛋,也应该添几条疤痕才对。

” 陈婷死死的盯着长毛,只恨自己这幅软妹的身体太没用。

当长毛手中的玻璃片快落下时,背后突然出现敦厚的身影,抡起酒瓶猛的对其后脑敲下。

长毛连惨叫都没发出直接晕死过去。

大飞扔掉手中破碎的酒瓶,伸来扶起躺在地上的陈婷,冲着她点点头示意离开此地再说。

回到车上陈婷看向浑身是伤的大飞担忧的问道:“大飞你没事吧!” 大飞笑笑表示不用在意:“多谢小兄弟帮忙,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自己要在床上躺多久呢?” 听到大飞称呼自己为小兄弟,陈婷顿然醒悟,神情倍感低落,随口回了句:“没事就好,我们两个还要谢什么?” 大飞满脸疑惑的盯着眼前的小兄弟,先前没时间开口问他为什么帮自己,现在又这般回答,仿佛是跟自己相识多年的老友。

陈婷看到大飞疑惑的目光,意识到自己话语有问题,尴尬的解释道:“哦!陈斌哥的兄弟不也是我兄弟吗?” 大飞想了下,出口询问道:“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 陈婷支支吾吾半天:“陈……,陈霆,雷霆的霆!”大飞摸摸脑门自言自语:“陈霆?没听老大提起过有这号人阿? 陈婷早就有了应对的办法,装作一副悲伤的对大飞道:“我是陈斌哥一直要找的家人,最近才寻到彼此,陈斌哥他经常还提到你们,我也是从陈斌哥手机里的相片认出是你的……。

” 大飞经常听陈斌提及一些他小时候的事情,在陈斌五六岁时由于意外,他同自己的父母以及他们怀中的婴儿被泥石流冲散。

由与他那时还小只记得母亲全名,却不知道怎么写要找起来十分困难。

而这些年只要公安那边有相关的同名同姓的信息,陈斌都会走上一趟去确认。

听完陈婷的解释后,大飞眼中泛起一抹伤感,从口袋中掏出一盒香烟给自己点上一支,又递过去一支给陈婷幽幽叹息:“可惜!大哥已经不在了!” 陈婷犹豫的接过递来的香烟,自个点燃刚吸一口,浓烈的烟味把她呛得咳嗽不止。

副驾驶位的大飞被这小子一逗,连连咧嘴笑出声来,原本淡淡的忧伤经过这一闹到是轻松不少。

仿佛是被大飞取笑而红着脸的陈婷心中憋着怒气:“这他娘的也太憋屈了,这小妞的身体也太没用了吧!连抽支烟都能被呛得死去活来,哎我的人生还真够悲催的。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