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二次元 > 假如时光可以回流 > 第一章死而复生

第一章死而复生

银色雷蛇响彻深邃的星空,硕大密集雨滴从夜幕滑落。

某市g20高速路,一辆黑色大众汽车驰骋而过,雨滴击打得车身发出咯吱的响声。

驾驶室内,身材健硕的陈斌嘴角叼着一只香烟,清凉的短发,浓眉下有着琥珀般的眸子。

他微微的吐了口气,刚毅的脸颊显露出轻松的神情,那叼着烟的嘴角不自由的露出一丝苦笑。

嘴上自嘲:“陈斌阿,陈斌,想你堂堂七尺男儿为什么就放不下心中的那道倩影呢?”心里不断的下定决心要放弃,可每次她的出现让自己的平静心生出荡荡涟漪。

越想越发苦涩,随手摸了下身边的中控,想要寻找一个火机把嘴上的烟点了。

可是摸了半天居然一个也找不到,目光也开始在四处寻找。

好不容易见副驾驶位下有个火机,便俯下身子去拾起。

就在这时右侧突然急串出一辆白色越野车,当陈斌抬头的一瞬间,下意识的往左侧打了一把方向。

砰!一声巨响覆盖过轰鸣的雷声。

黑色大众撞在护栏上侧翻在路中间,那辆白色越野稍微停留下后直接离开事发现场。

几分钟后满脸鲜血的陈斌,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视线被血液侵入眼中变得一片血红模糊。

他艰难的想要移动下身子,却发现身子完全不听使唤般。

“呵呵!难道我就这样死去了吗?”渐渐溃散的目光四处游走,却始终寻找不到门边的手机,目光注意到旁边玻璃上那支香烟与火机,仿佛知道时间以变成奢望。

伸出颤动的染血右手慢慢拾起香烟往嘴上送去。

咔咔,黄暗的车厢内屡屡火星点燃他口中的香烟。

深吸一口,咳咳两声咳嗽!大量烟雾与血液从他口鼻渗出。

眼前一黑,那支颤动的手也无力的垂落。

大雨和雷声依旧,只是车里却没了艰难的喘息声。

陈斌再次睁开双眼,温暖的阳光入眼中不由得用手遮挡,清幽的绿地上阵阵花香传入鼻中,另他感觉自己如同在梦中。

“我还没死?这里是哪?”脑中不断思考之前所发生的事是真实还是虚幻。

缓缓起身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和衣物,并没有什么不妥,难道真的是场梦?疑惑的观察四周除了一条望不到尽头的小路,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陈斌掐了下自己的脸,一股刺痛感让他觉得这一切又是那样真实。

叫骂了一声:“我靠!还让不让人活了?”只能沿着唯一的一条小路往前行走,或许路的尽头就能知道答案。

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几小时。

当前面出现岔路口时陈斌停下脚下的步子,兴奋的左右探望想要找到所知的答案。

眼前的景象让他嘴角直抽搐有种骂娘的冲动,这两边特么还是一样的小路,正当犹豫不知道该往哪边时。

一只金毛汪汪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旁,表情十分人性化的瞟了一眼陈斌,仿佛他才是汪汪般用人类的语言:“陈斌?嗯!本人比相片丑多了,差点没认出来,资料员啥时换了手机了还特么带美颜效果。

” 突如其来的汪汪还用着人类的语言与其对话另得他脸色发白如同见鬼般。

短暂的失神后他立马转身抄起路边的枯木棒向那只金毛抡去。

嘴里喊着:“草尼玛!哪个混蛋不想在道上混的,给你陈爷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这点伎俩骗老子还早着呢!” 可怜的金毛汪被他吓得拔腿就逃,它边逃边继续叫嚷:“陈斌!陈老大!陈兄弟要冷静,保持冷静听我解释啊!”追在后面的陈斌大吼:“解释你妹,老子16岁就在道上混了,什么世面没见过。

躲在旁边的混蛋还不死出来?在不出来等下老子就把你和这只够一起烫了。

” 金毛汪闻言后它那充满惊慌表情的狗脸一阵发绿,四肢狗腿拼命的跑动,深怕自己被追上成了一锅汤。

就这样你追我赶一段路后,金毛汪突然的一句话:“你已经死了。

”让后方追赶它的陈斌脚步慢慢停了下来,脑中一片空白不断荡漾着这句话,嘴里还一直重复着。

金毛汪瞧了眼站在原地自言自语的陈斌,方才喘过气来。

心里嘀咕着,这家伙是少根筋还是怎么着,从来都是我吓得人家哭爹喊娘的份,居然被个混蛋追得屁滚尿流。

看来以后还是少惹些黑社会的人好。

趁着陈斌还在愣神中金毛汪连忙开始解释,它名字叫吴德是位接引者,主要负责人死后灵魂的牵引。

而之前你走的那小条路便是黄泉路,左右两边一边是地狱,另一边则是天堂。

一般情况在走完黄泉路后,灵魂便会得到洗礼放下对世俗的执念,直接被牵引到天堂或者地狱。

而像你这般对世俗执念太深,就连黄泉路都无法洗礼掉的灵魂百年都不会见到一个。

所以…… 不待它说完。

陈斌红着双眼对天长吼一声,狠狠盯着金毛汪咬牙切齿道:“我管你是不是接引者,是人还是狗!我只想回去,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

”金毛汪被他盯得心里直发毛身体稍稍后退几步:“陈老大,冷静点,我、我这不还没说完嘛!回去世俗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

” “可以回去?”陈斌打断金毛汪的话连忙询问。

金毛汪看陈斌情绪愈发激动赶紧点点狗头接着道:“一般正常的是不可以的,倘若黄泉路都不能净化执念,就直接交给孟婆婆就好了。

不过你嘛?上面的人交代过。

”似乎说漏嘴般急忙用它那狗爪捂住嘴巴,干笑两下后立马转移话题。

陈斌一心关心着自己回去的问题,并没有在意它说漏嘴的事。

而要回到世俗必需办理一些手续,就像办理护照一样需要申请的。

只见它前爪在空中点了两下,一张申请表出现在它前面。

对着陈斌咧嘴一笑,勾勾前爪露出一副你懂的表情。

陈斌他在道上混了这么久,这样的表情不知见过多少次。

露出一副凶狠模样道:“少跟老子来这套,快些帮哥办好,要不然先卸掉你一只狗爪。

”谁知那条狗仿佛抓住他把柄般居然无动于衷,暗想之前差点被你吓尿现在看我不整死你,于是摆出一副老子吃定你的样子:“我说陈老大,你看你急着想回去,我也想快点办完事好交差。

可是一些打点费还是少不了的。

若是我撒手不管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去见孟婆婆吧!” “那个狗爷!你看我都已经死过一次了,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陈斌见的不行马上变脸讨好的道。

变脸可是混混的基本功,虽然陈斌已经很少用到,现在用起来还是得心应手,要知道若是这招不练好基本上就别想在道上活过两年。

“谁、谁是你狗爷?吴德、是吴德。

少跟我来这套,没好处是吧?得那我先走了!”金毛汪前爪一收正打算离开。

后面传来急促声:“别,别狗爷。

哦不是吴爷,你看……”说完陈斌取下脖子上的一根约莫食指般粗细的金链递过去。

金毛汪前爪接过掂量下,那对狗眼又对这陈斌手腕上的手表看去。

陈斌也是明白即刻取下一起送上。

心里恨不得直接汤了这家伙,还吴德这尼玛的就一缺德货,连死人财也敢发。

金毛汪见陈斌这么识趣,觉得这样放过他又有点不过瘾接着道:“嗯!我看你这一身牌子应该也值不少钱吧?”陈斌一脸苦逼:“我说,吴爷你不就是只汪汪吗?用得着我这一身衣服?”金毛汪微怒:“你管我用不用得,叫你脱你就脱,不脱是吧?” “行行!都给你。

”陈斌咬牙涨红着脸。

待他脱得只剩一条底裤后,金毛汪见他囧样忍不住用爪子捂住狗嘴贼笑:“嗯!我看差不多了,你过来在申请表上签个名字,我帮你传递上去。

”陈斌走到它面前拿起浮在空中的笔在那份纸上签下他的名字后:“就这样?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金毛汪不耐烦的对他说:“急什么,不见我还没上传吗?等着。

”几分钟过后,叮咚一声响它的身后出现一道拱形光门,陈斌透过光门隐隐约约可以看出,那是他曾经生活与留恋过的城市,禁不住差点情绪又一次失控。

一旁的金毛汪赶紧拿出一部手机,一张通行证和一份协议扔给陈斌,告知这部手机的用法,让其仔细阅读那份协议后签字。

陈斌眼见马上就可以回去了,哪还管什么协议直接签完,一把抓住通行证纵身一跃跳进拱形的光门内。

金毛汪见他离开后也是长舒一口气,旋即拿起类似通讯器一样的东西话道:“我说,崔总你好歹也是判官,老大下面就数你了,这点小事怎么搞得根做贼似的。

” 通讯器另头传来一低沉声音:“我也是没办法阿!奶奶的不知道是不是前几天不小心下载了一部某国大片,电脑中毒把我的数据全都给黑了。

我现在还再整理数据,忙得要死,那小子的数据正好被串改只能先让他回去。

得了先不说了,你记得盯着他点免得又出什么岔子。

我还要整理数据,要是被老大休假回来看见,不死估计也要脱层皮。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