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轮回饭店 > 二神秘老头

二神秘老头

打开书后,滕玉发现《除魔录》上所记载的,都是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像鬼画符一般,晦涩难懂。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有事问度娘,没事撩度娘,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滕玉拿出手机,上度娘上搜索。

但是结局却并不美好,网页上出现一行大字。

对不起,您搜索的信息暂无相关内容。

滕玉丝毫不在意,随手又点了支烟,翻来另外一本书,发现这本书里的内容,都是些牛鬼蛇神的玩意,简直就是《山海经》续集。

像什么红烧鬼爪,油焖蒜肠,根本就不是正常的菜谱,用料也是稀奇古怪,比如什么牛泪,尸油,根本就算能找到,可是去哪里找,也是一个大问题。

想起爷爷留下的东西,滕玉将那些瓶瓶罐罐摆放在桌上,一个一个的看了过去。

尸油,肠粉,彼岸花,阳草,各式各样的调味料,让滕玉看的目瞪口呆。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话,那爷爷到底是干什么的,他又为何会有这些东西,难道真如爷爷所说,家里是走阳的? 想起自己看的那些恐怖片,在看看四周凄冷的环境,滕玉不禁有些毫毛发颤,手脚哆嗦。

但是,身为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根红苗正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又岂会相信这些传说,更何况牛鬼蛇神早已被打倒。

假装镇定的滕玉,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毕竟这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大千世界,无所不有。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滕玉打开了一瓶贴着蹩足的调味料,用鼻子闻了一下之后,扑面而来的恶臭,以及一种土腥气。

刚吃过午饭的滕玉,差点连胃酸都吐出来。

至于说其他的瓶罐,滕玉也不想打开闻了,反正和死人沾边的东西,都不是好东西,估计也都是一股怪味。

时间在不断的流逝,烟盒也越来越轻,地上的烟灰也逐渐加厚,风一吹飘的到处都是。

抱着好奇的心理,滕玉将《烹魂饪魄》的最后一页盖上,看了一眼手表后,才发觉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

走出饭店的大门,滕玉看到一个老头,坐在门口的门口附近,戴着墨镜,手中盘着两颗黑核桃,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呢喃些什么。

出于好心,滕玉走回后厨,拿了两个冷馒头,出门递给老大爷。

可没想到老头竟然没接,反而询问道:“小伙子,你说死人会不会对活人说话呢?活人又会不会听死人说话呢?” 滕玉一听这话,便感觉老头有毛病,脑子不正常,冷冷的回道:“我不知道,大爷你赶紧走,别打扰我生意。

” 老头没有得到回应也不在意,反而哈哈大笑,说道:“人死如灯灭,好似汤泼雪,若要还魂转,海底捞明月。

” 滕玉听完老头的话,立刻想想自己的遭遇,回头看了一眼门上的匾,感觉到有些瘆人与害怕。

意识到遇见贵人的滕玉,急忙将老头请回饭店后,找了两个杯子,从柜台里拿了瓶五粮液,倒进杯中,与老者喝了起来。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当一股辛辣的液体从嗓子中滑过,麻痹了滕玉的神经,冲淡了刚才的恐慌。

两根枯如树皮的手指,夹住用白釉烧制而成的瓷杯,缓缓颤抖着抬到嘴边,一口咽下,干皱的脸上充满了满足的神色。

老者从怀中掏出一个用布包裹的口袋,打开后原来是一沓烟纸和一包烟叶。

干瘪的手指扯下一张烟纸,卷入少量的烟叶,用唾沫进行黏合,最后掏出一盒火柴,颤颤巍巍的划出火苗,自顾自的吸了起来。

滕玉看了看老头唇边的旱烟,又看了看自己的万宝路,不觉感到有些烟瘾上头,便也点了一根。

正所谓烟酒不分家,二人并没有任何的佐酒副食,仅用两根烟,便喝了半瓶酒。

酒酣之后,老头摇晃着脑袋,开口唱到:“天地自然,秽气分散。

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八方威神,使我自然。

” 唱完的老者,脑袋越来越沉,最后支在桌上,呼噜声响彻在饭店的角落。

没有任何收获的滕玉也不在意,就任凭老头睡在那里,自己拿出手机看了一会,便也困意来袭,趴在桌上熟睡。

等到手机铃声响起后,滕玉揉了揉有些作痛的脑袋,接起电话后,对方却没有说一句话,手机里只传出一阵阵的忙音。

挂掉电话后,滕玉看了一眼屏幕,发现此刻已经快到午夜,想到白日里发生的事情,便赶忙回到后厨,叮叮铛铛的忙个不停。

按照书中的记载,每晚必须四菜一汤,所用材料也都是些平常之物,只不过调味料特殊了一些。

分别是盐焯白菜,清拌萝卜,爆炒苦瓜,糖拌柿子,以及一道胡辣汤。

学习厨师的滕玉,这些平常菜肴根本难不住他,白菜剥片去筋,萝卜切片摆盘,苦瓜除瓤剔籽,柿子割片入碗。

用尸油热锅,放入肠粉勾茨,炝炒彼岸花根与阳草籽,倒入棺水,把白菜爆炒,撒上骨盐后,翻炒片刻出锅。

洗净的萝卜,用爷爷的那柄寒性十足的刀具,斜着切片,放入骨盐与蹩汁调味,之后摆盘成型。

苦瓜过水去味,将尸油加热,苦瓜与腐虫爆炒,同时放入肉椒,倒入脑液,骨盐,翻炒片刻出锅。

西红柿割片,倒入齿糖后,搅拌均匀,放入碗中。

最后一道胡辣汤,用肠粉勾茨后,倒入肉椒,骨椒,骨盐,蹩汁,,放入粉条,木耳,黄豆芽等物,熬煮片刻后出锅。

当四道菜摆在桌子上后,老头的鼻子嗅了嗅,闻到味道后立刻清醒,盯着滕玉的眼睛一动不动。

滕玉看了一眼老头,便不再注意,拿出手机后看了一眼,还差一分钟才到午夜。

当最后的一秒走过,饭店的大门忽然动了。

不明所状的滕玉,还呆呆地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招待的,到底是何物。

怒不可遏的老头,从凳子上站起,将两滴水珠弹到滕玉的眼里,示意滕玉好好看清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