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仙侠 > 我在九天之下 > 怪规矩

怪规矩

“傅岩。

你怎么在这里?”傅岩正想着要不要动手的时候,白子元身后,走上来一人,那人容貌极好,清冷无尘,一身白衣在春风中轻轻飘扬,煞是好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李落蘅,刚才她和白子元在路过瀑布时,不小心沾湿了衣裳,所以回去换了身衣裳才过来。

哪知道一来,就看见傅岩和白子元拉开架势,准备要切磋,她是清楚两人之间的实力的,一打起来,准是白子元吃亏,只是不知道自己这傻师弟,怎的就答应了!慌忙出言制止。

“落蘅师妹?”傅岩看到李落蘅,双眼光芒四,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李落蘅的容貌,就算放到四海九州,恐怕也难找得出第二个,更何况,李落蘅的天赋,也是绝对的高,在昆仑虚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傅岩喜欢李落蘅,不为什么,因为他觉得,除了李落蘅,其他任何人配自己,都是配不上的,只不过,李落蘅一直对他很冷淡。

“你为什么在这里?”李落蘅面无表情,看着一脸谄媚讨好的傅岩,她可不想与这家伙纠缠太多,白子元的住处暂时还是个绝密的消息,她想把泄密的人揪出来,省得白子元还没有安顿下来,就被天天排队讨切磋的人吓跑了。

而且,她看了看白子元,这家伙心眼似乎有点实,别人找他切磋,也不懂得拒绝一下。

“这不,听说咱们的天选之子来了,来亲近亲近。

”傅岩打了打哈欠,他当然知道,李落蘅想问他的是怎样知道来这里。

“听谁说。

”李落蘅看着他闪躲的眼睛,继续追问。

“这个......”傅岩支支吾吾,在李落蘅面前,他是没有任何办法。

“落蘅师妹,这个......这个不好说。

” “说。

” “竹音师兄。

”在李落蘅的一再追问下,傅岩最后还是把竹音供了出来,他心里还祈祷着,师兄别怪我不讲义气,实在是,现在不是讲义气的时候啊! “他为什么会告诉你?”李落蘅不依不挠。

“这个......”傅岩偷眼看了看李落感,“这个也要说吗?” “说。

” “我给了他一瓶净气丹。

”傅岩溅溅笑道:“师兄他最近吸收的天地灵气杂质过多,需要借助净气丹净化杂质,所以......” “为老不尊。

”李落蘅恨恨说。

白子元听得一愣一愣,还能这样?才刚到昆仑虚,就被卖了! “你想切磋吗?我陪你玩玩。

”李落蘅一步站到白子元前面,似笑非笑地盯着傅岩。

傅岩被她看得心里发麻,目光躲闪,不敢与之接触,连忙说:“不了不了,我想起来了,我今天还有功课要做,先回去了。

”说完,慌忙带着两个黄衣少年离开了。

开什么玩笑!与李落蘅切磋,他可不会做这傻事,昆仑虚上,谁不知道李落蘅表面清丽可人,揍起人来一点不留情,不折不扣的一个顶着小仙女外号的小魔女。

这点,白子元深有同感,毕竟,他可是没少被李落蘅找去切磋,傅岩的落荒而逃,在他看来不但没有显得很狼狈,反而是十分的机智。

看到傅岩夹着尾巴逃离,李落蘅甚是得意地和白子元说:“没事,有师姐我在,其他人休想欺负你。

”白子元讪讪点头。

那样子,就像大哥拍拍胸口说,跟着我,有肉吃。

“回头再找竹音师兄算帐,竟然为了一瓶净气丹,就把你卖了。

” 白子元深以为然。

此时,竹音正在住处数着自己的战利品,为自己的生意头脑暗暗自喜,不想,一个噗嗤,拿着净气丹的手一抖,整个瓶子,都扣到自己的鼻子上。

他把瓶子拔下来,揉了揉通红的鼻子,恨恨说:“哪个在说我的坏话!” 李落蘅领着白子元往住处里走,边走边介绍说:“刚才傅岩虽然鲁莽,但他找你切磋,倒是合规矩。

” “哈?啥规矩?” “昆仑虚的规矩。

” “你们的规矩看起来很怪噢。

” “师尊紫虚上仙说,不想打架的弟子不是好弟子,所以,我们昆仑虚的规矩是鼓励弟子们相互切磋,用师尊的话,切磋才会让人迅速发现不足,战斗是进步的最快方法。

” “紫虚上仙真是位怪人!”白子元由衷感慨。

在他的认知里,大多数门派都要求门下弟子团结和睦,害怕弟子们闹事,紫虚上仙却一反常理,鼓励弟子闹事,可谓独树一帜。

“师尊听到你这样说他,一定会很开心。

”李落蘅又说出了一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来。

“这又是为什么?”白子元好奇问,别人都是喜欢有人能夸他,那有希望别人说他怪的! 李落蘅轻轻一笑,因为师尊说过,他是三界之中,性情优雅另类,作风比性情更优雅另类的怪人。

李落蘅的一番话,让白子元对这位未曾谋面的师尊甚是期待。

在昆仑山往东走八百里,有一个叫瓜城的小城,此时已是深夜,瓜城已经一片漆黑,街边所有的门店都关了门,不见一点灯火。

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忽然出现在街道上,月光映照下,三条身穿黑袍的人影在街道上急奔,三人的神色都很慌张,边跑还边回头看看,似乎,在身后无尽的黑暗中,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着他们! “三位贵客,远道而来,为何招呼不打,便由匆匆而去?” 黑暗深处,一阵苍老威严又带着丝丝慈祥诙谐的声音传了出来。

三位黑袍人脸色刷一声全都白了,瞳孔放大,握刀的手微微颤抖,似乎对来人十分忌惮。

“老大,他追上来了,怎么办?”左边的黑衣人和右边的那人对了一眼,问。

“布阵。

”中间的那人脸色一沉,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轻喝。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左右两边的人各退一步,与中间的人站成一个品字。

三柄弯刀在月色下精光闪闪,显然不是凡品。

淡淡的黑色气旋以三人为中心,弥漫开来,形成一片黑色神秘幽深的区域。

三人站在黑色气旋最浓郁的地方,一动不动。

随着气旋散开,街道再次安静起来,四野寂寂,听不到任何声响,连人的呼吸声也消失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