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仙侠 > 我在九天之下 > 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

白子元呆呆站在原地,这感觉,仿佛像有个富可敌国的大财主要去见阎王爷了,他名下有万贯家财,但没有子女,当然,也不能有侄子,最好是什么亲戚都没有,于是,他就决定在全个四海九州寻找一个贤明的年轻人继承他的财产,大财主一眼选中的,竟然是他。

然而,让他更是想不到的,大财主选中他后,竟然比他得了大财主的万贯家财还要开心。

昆仑虚三位仙长都看着他,不住的点头,满意之色,丝毫也掩饰不住。

两个少年更是一左一右陪着他,像是害怕他会突然反悔,防止他逃跑。

白子元一脸疑惑,这种待遇,就算是他天赋没有消失的时候,也享受不到。

“啊。

”大长老反应过来,那张充满皱纹的脸笑开了花,虽然自己的孙子选不上,但总算,白家中,还是有人能选上了,说不定,这是白家复兴的一个契机。

“小九啊,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寻常人,果然,你今天给我们白家长脸了。

”大长老一改常态,忽然变得亲热起来,看这样子,仿佛就像他早就相中了白子元这匹良马,是个非常有先见之明的伯乐。

二长老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样子十分好笑,但姜还是老的辣,他见大长老夸奖白子元,也挤出一丝笑容:“我就说嘛,应该看看我们的九少爷测试,说不准,九少爷天赋异禀,可以通过测试,这不,我说什么来着?”他之前明明是讽刺和看不起白子元,但此刻,却变成了诚恳支持白子元去测试。

三长老保持一贯的沉默,但冰冷的脸色此刻却变得缓和起来。

“恭喜了,小九。

”白子画落寞的脸上堆出一丝笑容,但更多的是欣慰,要是说,没有被选上,白子画一点也不伤心,那是不可能的,但白子元能选上,他是由衷的祝福,毕竟,那是自己最为看重和喜欢的弟弟。

“恭喜。

” “恭喜。

” ...... 尽管很多人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局,但还是一一来祝福了这位曾经的天才。

突然其来的幸运和家族所有人的羡慕与祝福,并没有让白子元开心起来,相反,他的眉头轻轻聚拢,要是换做四年前的他,或许此刻已经欣喜若狂,但这四年,他经历的东西太多,已经多到让他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保持冷静。

“抱歉,我能打断一下吗?”少年平静地看着激动的众人,淡淡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响起。

大厅上,所有的目光都在一瞬间聚拢,以前的嘲弄,漠然,在这一刻,都变成了期待,所有的人,都在期待着这位被上天眷顾的天选之子,会说出怎么的豪言壮语。

然而,少年抬了抬那双迷倒无数无知少女的桃花眼,不和谐的声音传了出来:“据我所知,昆仑虚已经五年没有公开招收新的弟子,近五年,新招回去的弟子,无一不是紫虚上仙亲自过目,并亲自致信邀请上山的,敢问三位仙长,此行,可带有紫虚上仙的书信没?” 此言一出,大厅又是一片哗然,人人心中暗道,你小子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人家昆仑虚肯破格要你,已经算你小子走狗屎运,你怎的还疑神疑鬼,问这问哪,好不爽脆。

那些与白子元不交好的,像老四白乂和老五白君言,更是心中暗暗窃喜:“你小子不识好歹,最好惹怒了昆仑虚仙长,重新选人。

” “这......”中年人没有众人想象中的愠色,反而有一丝尴尬:“很不巧,近些日,我们上仙有急事外出,故没来得及留书。

”他的目光什么殷切,看着白子元补充说:“待我们上仙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也会赶赴江州来,届时,我们上仙会亲自邀请你。

” “哗。

”中年人的话,让大厅所有的人都无比震撼,四海九州五上仙之一的紫虚上仙要亲临江州!这消息如果传出去,恐怕,整个江州都得沸腾!整个江州修真届都得振奋! 左边那少年抢言说:“是啊,是啊,师尊如果腾出空来,必定会亲自来邀请的。

” 殊不知,他们越是热情,白子元越是觉得这事很怪,听他们的言语,这场江州的考验,分明是针对自己来的! 可是,如果真要说这事情有什么谋诡计,也谈不上,毕竟,自己一个毛头小孩,有什么值得当今天下最是厉害的几个人之一的紫虚上仙亲自设局? “什么人?”白子元正在沉思之际,门口处,传来一阵嘈杂声,嘈杂声中,夹着护卫的呼喝。

白天海和三大长老脸色一惊,竟然有人闹事闹到白家议事厅? 而且,还是在家中有贵客的时候!显然,来者不善,四人相互对了对眼色,正想出去看看的时候,大厅中门口处,闯进来一个白衣少女,年纪大概十一二,明媚皓齿,清冷出尘,白子元心中又是惊又是喜,仿佛春风拂过十里绿道,绿道两旁,百花齐放,而她则在百花丛中轻轻浅笑。

白衣少女进来后,先是朝昆仑虚三人的中年人微微躬身行礼:“长老。

”然后才转过身,看了看白家众人,轻笑道:“对不住了,我鲁莽了。

” 明明白衣少女的行为极其不礼貌,但白家众人却浑然不觉,众人只觉,这小姑娘非常直率明朗,特别是看到她称呼中年人为师叔,更是越看越觉得是己方护卫的过错。

大厅里的白家小辈,一个个眼睛闪亮,此时被她打倒的护卫已经从地上爬起,追到大厅,但是被大长老一个眼神盯了回去。

看着护卫们狼狈不堪的样子,白子元心中大快,不由得对白衣少女多出几分亲近,过去四年,这些护卫仗着二长老的庇护,可没少让自己受气。

他虽然不屑与他们计较,但有人替自己出出气,哪能心中不畅快? “喂,你就是白子元?”白衣少女转过头,绕着白子元转了一圈,认认真真地看了遍,喃喃说:“也没有什么与众不同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