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仙侠 > 我在九天之下 > 很好!

很好!

“长老的意思是,让你原地转一圈。

”左手的少年接话说。

“好的。

”白子画虽然搞不清情况,但听到昆仑虚仙长再次催促,还是依言做了。

中年人点了点头,“可以了,下去吧。

” “这么快?”白子画忍不住问:“仙长,我算是过了吗?” “下去等通知吧。

”中年人沉吟不答,这次轮到右手的少年出言解释。

此等测试,打破了白天海的正常认知,但他毕竟是一家之主,略略定了定神:“继续,老二。

” “老三。

” “老四。

” ...... 白家九子中,被喊到的,一个一个上去,又一个一个下来,情况和白子画都差不多,更惨的是老四白乂和老五白君言,才站上去,连圈都没有转,就被请下了。

气得他们在台下低声骂道:“这什么破测试,分明就是捉弄人嘛。

” 幸得白子画制止,他才没有骂下去。

当然,要是他们知道,不光是他们,就是在中年人左右站着的两个少年,也在心底嘀咕着长老在捉弄人,恐怕要气得背过气去。

眼看着白家九子一个个被请下台,白天海和三位长老原本的意气风发也变得暗淡无光,他们心里都清楚,白家虽然有许多年轻的小辈,但真正算得上才俊的,除了九子,再无他人。

看来,此次重振白家的憧憬,又要落空了。

“小九。

” 白天海看了看白子元,内心既喜又悲,十分复杂,喜的是,自己的儿子即将出列接受测试,悲的是,连白子画都没有通过测试,就儿子现在的情况,通过测试,简直就像天荒夜谈。

白天海刚想叫白子元上来,大长老咳了咳,叹了口气,说:“家主,我看,今天的测试就到这里吧,我累了,再测下去,我怕我们仨个的老骨头都要散架了,而且,就连老大都选不上,其他人恐怕......” 他的话没有说尽,但谁都知道,他的意思是,后面的人再上来,也是走个过场。

白天海看了看大长老,他是三位长老中,最是公正的,他的话确实没错,就连白子画都过不了的测试,其他人恐怕根本没有机会,只是,他看了看白子元,神色有些愧疚。

正在犹豫之际,忽听到大厅有人朗声说:“大长老,白家九子还有我,我还没有测试,您怎能定言,我们不行?”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家第九子,白子元。

看到儿子站出来,白天海的眼里尽是赞许:“不愧是我儿子,有气魄!” “放肆,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中间太师椅上,有人大声呵斥。

之前一直没有发过言的二长老冷笑一声,接过话去。

他是老四白乂和老五白君言的爷爷,老四和老五与白子元不和,他是知道的,平时,他就看白子元甚是不顺眼,经常挑他的理训斥他,今天,见到自己的孙子没有通过测试,他更是压了一肚子火,白子元出言要求测试,正好让他逮到泄愤的机会。

“敢问二长老,这里可有我说话的地方?”论起护短,没有人比白天海更护短,看到自己儿子被训斥,他也管不上考虑要不要继续进行测试。

“你......”二长老被气得双目圆瞪,青筋凸起,说不出话来。

要不是大长老拍了拍他的手,暗示他别乱来,他恐怕已经暴跳起来。

“家主,你安排吧。

”大长老安抚完二长老,淡淡地说:“只是,我希望,此事可以尽快结束,别拖太久。

” 三长老在一旁点头表示赞成,他向来比较沉默,以往决定,也多是跟随大长老,他不点头,白天海几乎忘了的存在。

“多谢长老们成全。

”白天海微微躬身施礼,然后转过身去,对昆仑虚的三位仙长说:“三位仙长,请继续测试,下面要上来的,是小儿白子元。

” 刚刚白家众人在争执的时候,这三位都闭目养神了,简直就是一副,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他们只管测试的样子。

此时尘埃落定,他们才又睁开了眼睛,点了点头,示意继续。

“小九。

”白天海示意白子元往前。

二长老冷冷笑道:“好吧,也不差在这一会,就看看我们的白家九少爷如何丢人显眼吧。

” 大厅里,又是一阵大笑声响起。

白子元一步一步往上走,他的神情很淡漠,似乎,大家嘲笑的,不是他。

来到昆仑虚三位仙长面前,他微微躬身施礼,并没有前面众人的恭敬。

在他看来,大哥过不了的测试,自己多半也是过不了,既然过不了,又何必过分客气。

他要求要测试,一方面,只是要告诉大家,他也是九子之一,不要选择性忽略他。

这是他长期遭到忽视,长期的权益得不到正视的愤怒。

另一方面,他也想试试,自己的灵力恢复后,这一个月的成绩。

然而,让白子元想不到的是,他的淡漠,并没有让昆仑虚的三位仙长有任何不满,相反,他们罕见的都把目光放在他身上,三个人,六个眼,全都盯着他。

三位仙长的反常表现,当然没逃过众人眼睛,很快,大厅变得一片寂静,院外,蝉叫的声音传了进来,却没有干扰他们分毫,所有人,所有眼镜,都落在中年人的两只眼睛里,想要在他的眼睛里早一点读出答案来。

“很好。

” 中年人看了足足半刻钟,方才吐出两个字。

“很好?”白子元脑子一阵懵,他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最是清楚,虽然最近灵力开始恢复,但他还是一个仙童啊,连上君都没有飞升。

昆仑虚的仙人竟然说自己很好!这是连大哥白子画也没有得到的评价。

“很好。

”二字一出,大厅“哇!”一声炸开了锅。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

三位长老刷一下从座位站了起来。

老大白子画的眼神闪过一丝落寞,但很快变成欣慰。

老四白乂和老五白君言差点没站稳,摔了,口中喃喃说:“不可能,怎么可能!” 白天海激动得从老泪众横:“果然是我儿子,果然是我儿子......” 有个插曲,白天海过分激动的行为,竟然把昆仑虚三人都吓了一大跳。

最后,还是中年人最先反应过来,他站了起来,冲白天海说:“恭喜白家主,令郎正是我们要找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