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仙侠 > 我在九天之下 > 少爷我要休了你

少爷我要休了你

“慕容小姐,叔叔的称呼,我可是担当不起。

”白天海脸带愠色,双目圆瞪,这是出于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护,但他强压着怒气,因为除了是一位父亲,他还是一位家主,白家的家主,他的一言一动,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个人,还是整个白家。

他很清楚,以白家当下的实力,是完全不能和慕容家叫板的。

“白叔叔,晓晓无意冒犯,但今日之事,事关晓晓的一生,希望您能谅解,也希望您劝劝......”她看了看白子元,意思十分明显。

“哎!”白天海叹了口气,“慕容小姐,你口口声声让我谅解,但你可谅解过子元?被女方上门强行退掉婚事,你让他以后还怎么抬起头来?”他虽强压着怒气,但眼睛通红,眼里闪烁出的火光几乎要将慕容晓晓淹没。

慕容晓晓打了个冷颤,下意识地闪躲一下,轻咬了咬嘴唇,转过头去,看着白子元:“好吧,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悔婚的决定我可以暂时收回,但我慕容晓晓乃是天之骄女,绝不嫁凡夫俗子,五年后,你十八岁,按九州大陆的传统,也该开府立业,届时你到清风阁上找我,打败我,我慕容晓晓别说嫁给你,就算说,要我给你做牛做马,我眉头也不会皱一下,但”她眼睛里闪过一丝冷笑:“若你五年后还是现在这破样,就乖乖把退婚协议给我交出来。

” 说完,她昂起头,大步地往台下迈去,既然悔婚不成,这地方,也没留下来的意义。

“慢。

”慕容晓晓走出两步,忽听到身后有人叫住她,回头一看,却是白子元,只见他脸色苍白,嘴角处挂着冷笑,样子幽幽可怖。

白子元一步一步走到白天海面前,重重叩了三个响头,额头处,隐隐有些通红,可见,他磕得是多么用力。

父子同心,白天海在儿子的眼中,已经猜出儿子想要做什么。

按理说,作为白家的家主,他是应该要阻止儿子的,但他的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冲着白子元,轻轻点了点头。

这婚,早退了也好,只是,希望儿子白子元能挺过去,重新振作。

白子元站起来,脸上一片坚毅,他轻轻咬破中指,随手撕下袖边一角白衣,以指代笔,笔走龙蛇,快速地写下几个字。

写完,把白衣递给慕容晓晓,冷笑说:“慕容晓晓,此番你前来悔婚,不过是觉得我白子元配不上你,是啊,我白子元现在是配不上你......”他语调一顿:“可你别忘了,当初我成为仙童时,不过六岁,而你六岁时,又在哪里?” 他目光忽然的变得有神,坚毅让人不敢质疑:“我白子元能在六岁成为仙童,也能在五年后,超过你,今日,这悔婚书你拿走,但你记住,今日不是我怕了你慕容家,而是少爷我要休了你!五年后,我白子元一定会亲自上清风阁,为今日之事,讨一个公道。

” 说完,也不管旁人,大步流星往台下走去。

“你......”慕容晓晓脸色通红,双目圆睁声音颤抖,有些不敢相信,她堂堂江州第一天才,清风阁未来阁主,竟然被一个十三岁还是仙童的废物,给休了!:“你竟然敢......竟然敢休我!”从小到大,慕容晓晓受尽父兄疼爱,入师门后,又受师长重视,她何曾吃过这亏! “我要杀了你!”慕容晓晓的仙剑“铮”一声出鞘。

白天海也被白子元的行为吓了一大跳,原本他以为,白子元只是要签了悔婚协议,没想到,他竟然是,直接把慕容家的大小姐休了! 围观的众人,都还沉浸在白子元的那句“今日是少爷我要休了你”中。

慕容晓晓的仙剑已经挟着点点寒光,直直向白子元的身后刺去,此番出手,愤怒已经淹没她的理智,她用上了所有的力量,剑势如风如火,即使是同等级的人,也未必能躲过此一劫。

危险一点一点逼近,白子元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步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坚毅沉重,稳稳有力。

他心中知道,此番虽然是他休了慕容晓晓,但是将来传出去,天下人必定以为,是强势的慕容晓晓,强行退了此门婚事。

要想洗脱此番屈辱,只有拼命的修炼,超过慕容晓晓。

对!拼命的修炼!一定要把消失的天赋炼回来!在他想着的时候,左手手心,有一缕不起眼的淡淡黑气,浅浅溢出,如同青烟,萦绕着他,若隐若现。

慕容晓晓的仙剑快要刺中白子元的时候,黑气突然的浓郁起来,森死寂。

“别。

”半空中,一抹人影掠过,一把打偏了慕容晓晓的剑尖,慕容晓晓定睛一看,却是夏清,她略一错愕,正想发问,却见夏清脸色一片惨白,眼睛里更是充满恐惧,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他一把抓过慕容晓晓,不容她分说,口中念念有词,仙剑凭空变大,在清风阁众长老中,夏清的修为不是最高的,但他的警觉反应,却是最好的,是以,广寒仙子才放心将慕容晓晓交给他! 他拉着慕容晓晓,跳上仙剑,甚至还没有完全站稳,便仓皇离开,看样子,像是走慢一步,就会把小命搭在这里似的。

白天海吓得冷汗一冒,方才慕容晓晓的出手太突然,以致于他都完全没反应过来,待察觉的时候,慕容晓晓的剑势已成。

他的双手颤抖,全身修为全都提到极致,若慕容晓晓真的伤到白子元,那么他也会毫不犹豫全力一击,哪怕将来受到慕容家的疯狂报复,他也在所不惜。

因为,他是白子元的父亲,父亲,永远都是儿子最坚实的后盾。

台下,白子元那孤单的背景,已随着落日余晖,没入远处的昏暗,一个才十三岁的,承受的却是要比一个成年人承受的还多。

在慕容晓晓的剑尖被打偏后,萦绕他的那一缕淡淡黑气,再次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钻回他的左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