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仙侠 > 我在九天之下 > 咄咄逼人

咄咄逼人

夏清开出条件的时候,就连慕容晓晓都大吃一惊,可以进入听雨楼,无疑于鱼跃龙门! 她心里有些忿忿不平,今天的事情,算是便宜了这不知进退的小子了。

大家都认为,白子元讨到好处,一定会顺势接受退婚的,毕竟,看慕容晓晓的意思,退婚之事,势在必行,无论白家作何反抗,也是徒劳,凭借慕容晓晓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她即使要强行宣布退婚,白家也是无可奈何的。

可是,白子元脸上却无丝毫喜色,眼神坚定,不卑不亢地说:“谢谢您的好意,但我想,您的好意我是承受不起。

” “哇!”四下又是一声惊呼。

“这白家少爷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听雨楼啊!九州大陆三大名门啊!” “这白家少爷该不会是看到慕容小姐长得貌美如花,还想着吃天鹅肉吧。

” ...... 不理解的声音此起彼伏,有明白事理的人解释说:“清风阁开出的条件虽然诱人,但如果白家少爷因此而松了口,就相当于接受了被慕容小姐当众退婚的要求,将来这事传开,绝对是白家迫于压力,被人当众退婚,白家在江州恐怕是再也抬不起头了。

” 夏清脸色微沉,自己好言相劝,这少年却还不知进退,他甚是不悦,往前跨出一步,冷冷说:“白少爷,今日之事,已成定势,恐怕,由不得你。

” 夏清是真的生气了,甚至,暗暗用上了法术,白子元只觉,迎面一股强大的压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同情这位白家少爷的,都暗暗为他感到担心,甚至,有与白家交好的,早已经偷偷去送信。

在漫天的压力下,白子元傲然立于台上,风灌满他的衣袖,衣衫被吹得鼓鼓作响,身形微微摇晃,单薄孤单,像随时要倒下去般,但是,他的眉宇间,英气勃发,双目炯炯有神,神色上,大有逆势而行的气魄。

之前嘲笑他的人,此刻都忍不住挑起大拇指,暗暗称赞。

白子元脸色苍白,但眼神十分坚定,看着夏清,一字一字地说:“难不成,众目睽睽之下,您还想恃强凌弱不成?” 夏清被他一阵抢白,脸色涨红,但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发作,到时落了别人的口舌,可真是丢了自己和清风阁的面子。

他冷哼一声,拂袖背转身去。

慕容晓晓没想到夏清开出如此条件,白子元都不答应!若论理,他又口如利剑,自己争论不过,大小姐脾气上来,“我看你迟迟不肯退婚,无非是想在我们慕容家再讨点好处,说吧,怎么样你才答应退婚?”说完,她微微扬了扬雪白的下巴,就像公主般骄傲地等待着白子元的回答。

其实,慕容晓晓若是换个场合和他协商,别说是条件,无条件,他也是举手赞成,可她偏偏要选个最尴尬的场合,逼他,威胁他! 虽然,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别人看他的特殊目光,也习惯了周围的冷嘲热讽,但在他心底,也有一条容不得别人践踏的底线,而慕容晓晓的高高在上,恰好触动了他的逆鳞。

白子元抬起头,面目有些狰狞,心头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如果我有能力,我真想杀了你。

” 慕容晓晓被白子元眼里燃烧的怒火吓得一跳,夏清快步挡在白子元和慕容晓晓中间,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只不过是仙童实力,但夏清却清晰地在白子元身上感受到危机,很强烈的危机感! 他眉头轻皱,心头想:“这白家少爷若一直如此废物还好,若将来若他真的拥有强大的力量,必定是个危险的人物......”他又看了看一旁的高傲的慕容晓晓,轻叹:“真不知道,如果真有那一天,你会不会悔不当初?” 慕容晓晓定了定神,有些疑惑地看着白子元:“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如此生气,但是,你要知道,我今日前来退婚,是得到我清风阁阁主,广寒仙子的支持的,你可以认为我是无理取闹不做理会,难不成,你连我也不做理会吗?” 听到清风阁,广寒仙子,白子元又生生把胸口的怒气压下,确实,在清风阁面前,小小的白家算得了什么?更别说是五上仙之一的广寒仙子,别说白家,就连整个九州大陆,也是没人敢轻易招惹的主! 慕容晓晓见白子元松开紧握的拳头,稍稍松了松气,但听旁边有人冷笑一声,接着,便听那人说:“慕容小姐,得知你要来的消息,我千盼万盼,就盼着你来,总算把你盼来了,可没想到,你慕容小姐不是我们白家的亲人,敢情你就是我们白家的仇人啊!是存心要来找茬子,让我们白家在全江州声名扫地的!” 演武场边,有一名四十开外的中年男子,迈着大步走了过来。

“父亲。

”看到中年男子,白子元冷峻的脸上,少有的露出一丝暖意。

慕容晓晓虽没有见过中年男子,但在白子元对他的称呼中,她已经隐约猜到中年人的身份。

白家现任家主,白天海仙君! 白天海原本是陪着白子元一起来演武场的,奈何,家中突然出了事,是以,他先回去了,刚刚夏清动用法术的时候,就有人匆匆忙忙跑去给他报信。

他匆忙的将家里的事情处理掉,赶了过来,他绝不能让儿子一人处于孤立无援。

“白叔叔。

”慕容晓晓微微一躬身,刚才的趾高气扬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身后有清风阁撑腰,但慕容晓晓很是清楚,自己父亲慕容迟和白子元曾经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虽说近些年两家走动少了,但父亲可是一直叨唠着他们年轻时候的事。

如果,她让两家的关系完全恶化,父亲定是饶不了自己。

何况,她此次前来悔婚,只是因为自己堂堂一代骄女,却要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她十分不满。

大多时候,当一个人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的时候,她就会迫不及待地处理掉自己命运里一些不喜欢的垃圾,而白子元和慕容晓晓的婚约,恰恰就是慕容晓晓认为的垃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