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军事 > 穿越抗战当杀手 > 第七十四章落入虎口

第七十四章落入虎口

“你刚刚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一个身穿黑色衣服,肩膀上还扛着一柄大刀的人看着自己面前的同伴。

“你也听见了,我还以为是我熬了一夜,耳朵出现幻听了。

”另一个腰间别着一把手枪的人,也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也听见了。

“要不咱们过去看一看?这两天真是真是大头岭的生日要是咱们这边儿出了问题。

到时候咱们两个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 于是他们两个人经过商议后别向着刚刚声音的源头,走了过去。

“等等,你看那是什么?”就在他们即将找到声音源头的时候。

那个穿黑衣服的人突然拉住了另一个人,并且躲在了树后。

然后悄悄的伸出头,用手指着前方不远处那个人影说到。

“我去,是一个女人。

”另一个人顺着穿黑衣服的人指的方向看去,一阵惊呼。

“你说我们要是把她献给大头领当做生辰贺礼,大头领他们会不会奖赏我们呀!”那个穿黑衣服的人,看着不远处的女人形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等等,你不觉得奇怪吗?咱们这鬼头山这么多年来,何时单独出现过一个女人。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咱们可要小心一点。

”另一个人看见穿黑衣服的人说着就要动手了。

连忙拉住了他,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

“怕什么?她只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能翻出什么风浪,再说了连正规军都不是我们黑沙寨的对手。

又怎么会怕一个小小的女人。

你实在是太多虑了。

”穿黑衣服的人听到他的疑虑后,十分的不以为然,毕竟黑山在人在这里称霸多年的。

“也对。

”他想了想,发现这黑衣服的说的也对。

毕竟他们很伤感的这里发育了这他想了想,发现这黑衣服的说的也对。

毕竟他们黑沙寨在这里称霸了这么多年,又有什么人会不开眼的来惹他们。

于是他们两个经过一直商议后,便从树后走了出来,悄悄的向着那个女人靠近。

而此时胡秀兰正因为惊吓过度而疯狂的踩着那个腐烂的头颅,突然他好像听到背后有什么动静,于是她停下了自己脚下的动作,扭头一看就看见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两个高大的人影。

然后两眼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而在另一边的王立,在走了一段路后发现跟在他后面儿的那个人好像走丢啦。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毕竟那么大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受过训练的特工,应该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想着想着,王立已经来到了黑沙寨的寨门前,他躲在一块儿石头后面,仔细地观察着这座山寨, 王立观察了一段时间后,他对这座山寨的守卫十分失望,如果让他对这座山寨的守卫用八个字来形容,那将会是精美布防,垃圾守卫。

因为再王立观察的这一段时间内,他一共找到了36处明岗暗哨,而且这些明岗暗哨可以将整个山寨大门全方位无死角的,笼罩在其中,看到这些,王立也不得不佩服设计这些明岗暗哨的人。

可是当他看到里面的守卫时,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猪一样的队友,在这些明岗暗哨中驻守的人中有的在喝酒,有的在睡觉,根本没有一个人观察四周的情况。

王立在山寨的大门口观察了一阵后,找出了一个最隐蔽的地方,三下两下的就爬过了寨门,来到了山寨里面。

来到山寨里面的王立发现,与山寨门口的冷清不同,里面明显热闹了许多,到处都挂着红布,好像有什么喜事要举行。

王立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观察了一下山寨的情况,不一会儿他发现了一个人流量很大的屋子,可是当他看到屋子外面挂的那一块匾时,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英雄堂”王立看到这三个字后不屑的笑了笑,这群土匪有什么能耐,敢自称英雄,不过就是一群土鸡瓦狗而已,竟然在这里恬不知耻的自称英雄,想想都觉得搞笑不过这也更加坚定了王立将他们全部歼灭的心思。

王立观察了一下山寨里面的防守情况,现在里面的岗哨并没有山寨门口的多。

看来多年的称霸已经让他们心生懈怠了。

不过这样正好为王立创造了更多的机会。

于是王立悄悄的来到那个所谓英雄堂的后面,这个英雄堂分为上下两层,下面一层是议事大厅,而上面一层则是一个通风的小阁楼,虽然说这种小阁楼只是为了通风而存在,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门和窗户一样都不缺。

王立看着那个小阁楼,双腿一屈就跳到了阁楼的窗户旁边,他轻轻地推开阁楼的窗户,钻了进去。

王立刚刚站到阁楼的地板上,就听见下面议事大厅,一阵嘈杂。

“大当家,巡逻的老黑和阿七回来了,而且他们还扛了个女人回来,说是献给大当家的生辰礼物。

” “哦,真的吗?没想到这两个混小子竟然还有这份孝心,让他俩进来吧。

”坐在英雄堂第一把交椅上的那个刀疤大汉,听到自己手下的汇报后,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十分惊讶地说道。

“是。

” 不一会儿,老黑和阿七就扛着胡秀兰走进了英雄堂。

当他们走到英雄堂的中间时,就把扛在身上的胡秀兰,扔到了地上。

而被扔到地上的胡秀兰,也逐渐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不过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周围全是黑压压的人后,吓的紧紧的缩在一起。

而那原本正在坐椅子上的大当家,也走了下来,来到了胡秀兰的身前,仔细的打量起来,这个坐在地上的女人。

大当家越打量越是觉得可惜,嘴里不住的叹息到“可惜啦,可惜了,明明这么好跟女人不为什么,偏偏脸就那么黑呢?实在是太浪费了,算了管她脸是什么样子?反正吹了灯都一样,大不了玩完这一次后就赏给弟兄去玩儿呗。

” 而且缩在地上的胡秀兰听见。

自己眼前人追你的话后,脸色立马变得惨白惨白的。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