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军事 > 穿越抗战当杀手 > 第七十一章鬼头山

第七十一章鬼头山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不加入她们呢?难道你不恨这些土匪吗?”王立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眼前这个虽然衣衫破烂,但还能看出她清秀面庞的女人,心中十分的好奇。

“我叫胡秀兰,对于这群畜生,我又怎么能不恨呢?我的清白都被他们这些畜生所糟践了,我们的许多姐妹被这些畜生当着我们的面活活的吃了。

可是狠有什么用,他们又不是罪魁祸首,他们只不过是那个人手下的一群小喽啰而已。

” “他们不是罪魁祸首,那你说的那个人他在那儿?”王立听到还有其他人,于是好奇的问道。

“你刚刚杀的这些土匪都是黑沙寨的土匪,他们的老大叫黑屠,是一个以杀人为乐的畜生。

他们的山寨在离这里不远处那座鬼头山上。

” “既然你们这里有土匪,那为什么不见官兵来围剿呢?”王立问出他一直想问的问题。

“官兵,他们是什么官兵,一群酒囊饭袋而已,他们刚开始的时候也来围剿过几次,可是每一次都被黑沙寨的人打得屁滚尿流,还死了不少人,后来他们就再也没有来过我们这里了。

”胡秀兰听到王立提到官兵,一脸的不屑,似乎很不愿意提到他们。

王立看着眼前的胡秀伦,他总感觉哪里有点儿奇怪,但却找不到几个的地方,他扭回头看看那群还在撕咬壮汉的女人们有好看了看自己眼前的和穷了,他终于知道到底哪里不对了。

王立看着眼前的胡秀兰,虽然她身上的衣服很破烂,和那群女人衣服的破烂程度差不了多少,但是她的衣服却比起她们衣服来干净了很多。

而且那些女人身上脏乱无比,可是胡秀兰身上实在是太干净了。

就连她脸上那几抹灰都像是故意抹上去的,还有王立注意到,她脖子上的皮肤十分的洁白光滑,就像是大户人家的千金一样,怎么看也不像是在这样一个偏僻山村的农村妇女。

王立为了验证自己的推断,你是故意装作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抓起胡秀兰的一只手不断的摸索着。

胡秀兰看到他这个样子,连忙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抽了回来,你瞬间我眼中闪现出了一丝厌恶,不过很快又被她隐藏了起来,然后装作一脸娇羞的样子看着王立。

不过王立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她那一丝厌恶,而且王立还在胡秀兰的手上摸到了一些老茧,虽然作为一个经常持家务的农村妇女手上有些老茧并不算什么。

可是胡秀兰手上的老茧全在虎口处和食指处。

我只有经常玩枪的人,这两处地方才会出现了老茧。

可是如果胡秀兰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又怎么可能有机会接触枪械。

所以唯一的结论就是怕,并不是这里的人,而且还不是普通人很有可能是一名军人或者是一名特工。

心中已经有些推断的话王立用于股奇怪的笑容,看着面前的胡秀兰“咱们俩能借一步说话吗?这里实在是有点儿人多眼杂。

” 胡秀兰听到王立要和她进一步说话,心里有点儿发虚,她刚刚看到王立杀那些土匪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而现在他又找自己单独谈话,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 王立看着眼前的胡秀兰的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他就知道了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如果你不方便的话,那就当我没说过,对啦,你是刚刚说那个鬼头山在什么位置?”王立建胡秀兰久久没有说话,于是便打算准备放弃找她谈话的打算?毕竟他想要知道的已经推理的差不多了。

“没事儿,咱们现在就去找个地方谈。

”就在王立准备放弃的时候,胡秀兰却答应了下来。

于是他们两个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

“你……你……你……”胡秀兰看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原来并不知道王立的名字。

“你好,胡小姐,正式介绍一下,我叫王立。

”王立似乎感觉到了胡秀兰的尴尬,率先开口道。

“胡小姐你说实话吧?你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有什么目的?”在介绍完自己后,王丽并没有给胡秀兰任何说话的余地,而是直接开口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我……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妇女而已。

能有什么身份?”胡秀兰听到王立问的问题后,她意识到自己好像暴露了,可是他还抱着侥幸心理,继续用拙劣的演技掩藏着自己。

“行啦,不用演啦,让我猜猜你的身份是军人还是……特工。

”王立看着眼前那用拙劣演技继续掩藏着自己身份的胡秀兰,心中一阵好笑。

听到王立说出特工这两个字后,胡秀兰的眼睛一阵紧缩,手不自觉的就伸到了自己的腰带上。

王立看着眼前胡秀兰这些细微的动作都是在他说出特工这两个之后所产生的,好了,眼前这个胡小兰的身份应该是可供至于是哪家的,就不知道了。

“说吧,胡秀兰小特工,你到底是哪家的?”王立一脸玩味的看着她。

与王立这边的轻松气氛不同。

胡秀兰这边却写得十分的压抑。

“特工是什么?能吃吗?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和小兰还在抱着最后的侥幸心理,胡搅蛮缠的,殊不知她的这些狡辩在王立这里显的是多么幼稚。

“行啦,别再演啦难道非得让我一件事一件事的说出来,你才肯承认吗?”王立见自己都说到如此地步了,可是胡秀兰还是胡搅蛮缠的,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顿时也有点生气了。

王立说完之后,见胡秀兰没有说话,以为她还想顽抗到底,便将自己的推论全部说了出来。

“第一个破绽,虽然你将衣服似的和那一群女人衣服一样的破烂。

可是你的衣服去比她干净很多,当然这也可能是一个巧合。

” “第二个破绽,虽然你将自己的脸涂的黑不溜秋的,可是你却忘了在自己的脖子上做出同样的伪装。

当然,这也可能是你为了保护自己不被这些土匪糟蹋所作出的伪装,可是你想一下,每个在农村持多年体力劳动的农村妇女会有像你脖子上这样光滑而细腻的皮肤。

” “够了!”就在王立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胡秀兰打断了他的话。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