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出马仙之弟马姚老太 > 第二十五章过阴(三)

第二十五章过阴(三)

姚老太对老李叮嘱道:“一会你就跟着我,不要害怕也不要慌张,记住了,我不让你说话一定不要出声。

”老李点头答应,说道:“嗯,我记住了,您放心好了,我绝不会给您添乱的。

” 陈四喜将装满小米的碗放置在炕的最里面,然后让姚老太和老李穿着鞋,在碗的下方头朝里脚朝外并排躺在炕上闭目放松,又让老李媳妇在院子里守着,有什么动静赶紧通知他,这才慢慢卷起一支烟,此时他的手竟有些颤抖,不知是激动还是紧张,或是二者都有。

陈四喜点燃烟卷后叼在嘴角,接着点燃一捆黄香,插在碗里,香火越着越旺,红彤彤一团让人看了有些耀眼的感觉。

陈四喜看着香头发了会呆,狠狠吸了两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拿起驴皮鼓一声一声敲打着,最开始及其缓慢,每一下都特别用力,老李闭目躺着,耳边传来鼓声,感觉震耳欲聋,似乎心脏都在跟随着鼓点在跳动,鼓声越来越急促,老李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就在他感觉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鼓声却又突然慢下来,就听陈四喜唱道:“世间分天地,大道有阳,要知福祸问天地,欲断渊源通阳……” 老李听着陈四喜边敲边唱,感觉越来越迷糊,忽然一个恍惚,身子不自觉的坐起来,又要躺下时被人拉住,睁开眼睛看去,原来是姚老太在一旁也坐起来,正拉着他的手。

姚老太说道:“不要躺下了,下地准备走吧。

” 老李被姚老太拉着下地,面前忽然多了两个人站在屋子中间,一个是扎着冲天辫的孩童,另一个是一位大概五十上下的老人,老李一愣,这两个人他一个都不认识,而且不知二人是何时进来的。

姚老太却不奇怪,对着二人说道:“小虎子,胡大有,麻烦二位仙家带路了。

” 老者不搭话,转身便走,一晃就消失不见。

小虎子催促道:“走吧,一会我还要去找人家玩呢! ”老李看得惊奇,拉着姚老太问道:“这是什么人?怎的会法术?” 姚老太笑道:“这是我们自家仙家,这只是平常本领。

” 老李更加奇怪,问道:“我怎么能看到他们?” 姚老太回头一指,说道:“你魂魄已经离体,看到他们并不奇怪。

快些走吧,要抓紧时间。

” 老李顺着看去,只见自己和姚老太的身体仍躺在炕上,这才相信自己的魂魄真的离开了身体。

姚老太不等他再犹豫,拉着他大步向前走去,只走了两步,老李眼前一黑,忽然被大雾包围,他惊呼一声,手腕立刻被姚老太使劲一捏,吃痛后想到姚老太告诫他不要出声,立时闭嘴。

眼前的大雾缓缓左右分开,眼前又是另一片景象,天空既不是天,也不是黑天,却不见太阳,满是灰蓝色一片,飘渺朦胧。

地面长满半人高的不知名的野草,如同被人休整过一样,都是齐腰的高度,正随着风向一面倾倒,发出“呜呦呜呦”的声音。

胡大有在前面远远的走着,长衫被风鼓起,一摇一晃间就走出百十来米的距离,老李感觉自己走的并不快,却没有被胡大有落下,总是感觉不可思议。

小虎子就在前面几步远的地方,蹦蹦跳跳的向前走着,身上的小马挂被他甩的串来串去,还不时地催促二人快些走,直到姚老太照着他的小脑袋敲了一下,才不再言语,老实的带路。

四个人走了约莫半个小时,一路上老李竟没有遇到一个人,准确的说,是没有遇到一个鬼,温度也越来越低,老李冻的有些受不住了,不断瑟缩着身子,想道:“我听老辈人讲过去间要经过鸡山狗领,关卡也有很多,为什么现在一处也没有遇到?难道老辈人都是胡说八道么?” 四处望去,还是如同刚来时的景象,除了草,只有灰蒙蒙的天。

这个地方静的可怕,除了风声,只有喘息声,就在老李感觉快要疯掉的时候,胡大有停下来,抬头望着远处。

小虎子说道:“马上就到了,老太太,管好你带来的人,跟紧我。

” 姚老太只是“嗯”了一声,用眼神示意老李不要出声,跟紧在身后。

老李本是想着快点走出这个地方,可突然听小虎子说到地方了,却又感觉心慌的很,愈发紧张起来。

再看眼前的小虎子仿佛突然间变了一个人,变得成熟稳重,没有一丝气。

老李不禁心里感叹,鬼这东西变脸太快。

再抬头望向远方,一座黑漆漆的古城座落在远处,城门两侧挂着硕大的灯笼,里面发出昏黄暗淡的光亮。

城门大开,却始终不见有鬼进出。

四人来到城门外,胡大有说道:“我在这里等你们,速去速回。

” 姚老太低声道:“你自己小心。

”便跟着小虎子身后朝城里走去,老李跟在后面低着头,一声不发。

城门口站着两队鬼差把守大门,每一个都沉着脸,直视前方,目不转睛,对他们理都不理。

老李以为他们会对每一个进出的鬼进行盘查,谁知这么简单就进入城中,不禁松一口气。

越往城里走,老李越是开了眼界,大路上有走路的,有骑马的,还有坐轿子,开汽车的,从古到今的交通工具,应有尽有。

突然身后响起汽车喇叭的声音,三人一闪身,一辆红黄相间的小汽车蹦蹦哒哒的开过去,没错,就是蹦哒过去的,因为车的四个轱辘都不一般大小,形状似圆非圆,似方非方,让人看了根本无法形容它们的形状,再看开车的鬼头发都被颠的散开,青灰色的脸面目狰狞,神情紧张至极,经过坑洼的地方时,方向盘几欲脱手,眼睛却一直死死盯着前方,还差一点撞翻一顶轿子,好在关键时刻躲了过去。

老李心想:这车怕是快要散架了!就在这时,小汽车遇到一个半尺深的大坑,这么一颠,左前轮和右后轮就先小车一步,溜走了! 老李一瞧,左前轮向左滚去,右后轮向右滚走,小汽车继续直奔前方!好家伙,这是要兵分三路啊!不过还是要佩服开车鬼的平衡能力,小车居然没倒,晃悠悠的远去了! 刚才差点被轿车撞到的那顶轿子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一伙抬轿子的轿夫的模样让人不敢恭维,这些轿夫口眼歪斜,手脚都不一般长短,抬着轿子也是东倒西歪,深一脚浅一脚,前面两个眼睛还有点斜视,好好的大路不走,就奔着路边的墙壁使劲,坐轿子的本就颠得七荤八素,看见要撞墙了,忙不停的喊着轿夫:“唉!唉!歪了歪了,撞墙上了!啊……”结果还是撞上了,轿子也散了,坐轿子的鬼从里面掉下来,直接坐在地上,哎呦哎呦的边喊疼边骂道:“这些不孝的子孙,给烧的这是什么便宜玩意!”骂完从轿子底下钻出来,也不理会那几个轿夫,一瘸一拐的走了,那几个轿夫还在顶着墙原地踏步,大有墙不倒我不走的气势。

路上经过的鬼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看来这样的情形在这里是时常发生。

老李见此一幕哭笑不得,只感觉这间除了安静异常外,并没有多森可怕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