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30岁女教师的烦恼 > 第六章无聊的下雨天

第六章无聊的下雨天

服务员赶紧弯腰道歉,并用毛巾擦樊剑的衣服。

“你擦什么擦,知不知道我这是givency的最新款限量版的,一件就要3万多,擦花了谁负责?”樊剑很激动,嘴唇抖动着。

“啊,不好意思,李小云,我太激动了,有些失态了,不过这儿的服务员确实有些过分,做事冒冒失失的,太没有水准了,不然我也不至于这样。

”樊剑仍然愤愤不平。

“没事,无论谁遇到这事肯定都心烦的,你消消气。

”李小云嘴上这样说着,心里想,就算服务员冒失了,也不至于这样生气吧?givency很牛?3万多一件?那又怎样?穿在身上一样大发雷霆啊。

顿时,李小云又百无聊赖起来,就看了一眼窗外,雨终于下来了,不是很大,但天空异常沉。

李小云小时候特别喜欢雨天,尤其是坐在窗前看雨滴划过窗玻璃,感觉雨滴带着小尾巴划过玻璃就像流星从天际划过,特美。

虽然长大后,心态有了很大变化,更喜欢阳光明媚的日子。

但此时此刻,李小云感觉看窗外雨滴掉落比和樊剑聊天更有意思。

经理过来了,肯定是一个劲地道歉,樊剑呢,就是一个劲地抱怨。

李小云本来觉得自己应该和樊剑站在一个阵营,共同诘难经理,但她根本不想掺乎这事,而且她认为这根本就不叫事,尤其是一个男人因为这点事和人家争吵,尤其没品。

“我说经理,今天我约人见面,我就不想再争下去了,你看我这衣服也脏了,肯定这位女士也被搞得心情混乱,也就是说,8号桌每个人都失去了审美的欲望,失去了审美的欲望,那身边哪里还有美?你说说,这事其实解决起来很简单,起码得免单吧,这事最起码的底限。

” 樊剑的不依不饶让李小云想迅速离开这个地方,她觉得吵闹声已经将这下雨的意境破坏得七零八落。

但起身离去又不合适,所以只好陪着笑尴尬地坐着。

“好好好,没问题,这次的单子给你们免了,希望不要再生气了,见谅!”经理弯着腰,陪着笑。

樊剑此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就接受了这样的处理结果。

“不是我想这样,实在是太气人了,李小云,希望你不要介意,下次,我们可以换个地方继续讨论美学的东西,其实美学是个没有边界的学科,开放式的,很很有意思的!” 樊剑心情又变得好了起来,但李小云感觉度秒如年。

“樊剑,你看这都快六点了,又下着雨,那我回家了,有空我们下次再见吧!”李小云想说完这话转头就走,但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她,一定得得到对方的回应才行。

“啊,这个,那,好吧,确实雨也不小了。

这样吧,我送你回家吧,我车就停在附近。

” “不用了不用,我家也在附近,我是走过来的,而且我有伞,谢谢了啊。

那就再见了。

” “再见!”樊剑有些失落。

李小云拿着伞走出咖啡馆,泥土的芳香混着腥味扑鼻而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就走进雨中。

雨点打在伞上,宛如炒豆一般。

雨一直下。

李小云回到家中,爸妈坐在客厅看电视。

“小云,结束了啊,感觉怎么样,男方条件啥的不错吧?”妈妈期待一个好结果。

“哦,感觉一般吧,我觉得我呢,可能配不上人家?”李小云突然又感觉待在家中,也不是一个好选择。

“不满意?怎么回事?”妈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一心想问出个一二三四五来。

没问几句,李小云就有些沉不住气了。

“我说妈,您就别问了,您看爸都没吱声。

反正您知道我不喜欢他就成了,当然,人家可能也看不上我,所以,就是一拍两散喽。

” 李小云耸了一下肩,就回屋去了。

留下脸上写满问号的妈妈怔在当场。

在屋里也是百无聊赖,外面的雨小了一些,但仍然下个不停。

李小云什么也不想干,什么也提不起兴趣。

她一会躺在床上,一会坐在窗前。

突然,窗外传来“砰”的一声 李小云探头一看,昏暗的路灯下,一辆轿车和一辆电瓶车碰到了一起:电瓶车倒地了,骑车人看来没啥大问题,神情很激动,大声说着话,但听不清。

轿车是一辆大众帕萨特,横在路上,车头瘪了一小块,双闪不停闪烁着。

轿车司机站在汽车人边,神情很淡定,就听着骑车人在倾诉着。

这到底是谁的错? 如果仅从现场表现看,应该是轿车司机的错,因为骑车人神情激动,说个不停;而轿车司机沉默不语。

但谁又能保证不是骑车人的错,也不能仅仅从现场表现看啊。

但恬淡的司机引起李小云的注意,因为这位司机是如此之淡定。

“一般出了车祸,双方都很激动,都要证明错在对方。

这位司机如此淡定,怎么着,胸有成竹还是笑看风云?无论是啥,这位司机都是条汉子。

”李小云揣摩着这些,突然产生一种冲出去问问这位司机什么情况的冲动。

“胡扯啥的,太冲动了,跑出去问一个陌生人你为什么那么淡定,神经病!” 李小云这样想着,却不知不觉地穿好了衣服和鞋子,而且来到了门口。

“干嘛的,小云?天都黑了,还下雨,别出去了!”妈妈看到李小云要出门,就问了一句。

“是的,小云,现在出去干嘛呢?”爸爸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都30了,出个门还有问题吗?”不知什么原因,李小云这句话脱口而出。

爸妈听到这句话,竟然都不出声了。

“我出去下就回来。

” 雨基本停了,只有淅淅沥沥的下雨在延续这这场急雨的“生命”。

李小云看到轿车司机仍然站在路口,而骑车人也停止了“倾诉”。

不知不觉,李小云就走到轿车司机面前。

“不好意思,想问您个问题,希望您别介意。

” “你是?” “哦,我就住附近楼上的,看到出车祸后您难么淡定,就觉得很奇怪,因为一般情况下没有不大声理论的,您为什么保持沉默呢?”李小云希望司机能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

“没什么啊,我干嘛说话,对方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处理就行了,没必要说话啊!”司机这平淡无奇的回答,顿时让李小云感觉索然无味。

她觉得,司机应该这样回答:我不想说话,因为在这雨声里,如果大声争吵,大煞风景,不如大家静静等待,谁对谁错自见分晓。

感觉有些失望,在司机奇怪的眼神中,李小云回到了家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