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四节代鼎龙重活一遍

第四节代鼎龙重活一遍

鼎龙做了一个梦,他梦到在一个奇怪的国家,他和一个奇怪的少年地融为了一体,经历了那个少年一生的成长,最后,那个少年长大成了老人,并且为了和他追寻某个东西,进入了血脉长河,他们一起在血脉长河里走了很久很久,要不是秸醮阿公用了灵石打开时空之洞,他可走不出来。

想到秸醮阿公,他忽然就醒了过来,部落还在举行成人仪式呢,他可不能真睡着了,会让人笑的,挣扎着就要爬起来时,“咚”又一声闷响,额头又一次撞上了东西。

“你这,起来时总是这么毛燥,今天撞了阿公二次了。

” 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鼎龙忙睁开了眼睛,秸醮阿公那熟悉的脸又出现在了面前,只不过现在的背景换成了阿公的家里,简陋的木板墙壁上挂着几支骨质飞矛,地上的火塘上燃烧着一堆篝火,火影幢幢,摇曳着,像是要随时刺破这无尽的黑暗,是了,现在是晚上了,难怪周围这样的黑暗。

鼎龙还在四处打量的时候,秸醮大巫那低沉的声音响起:“说吧,你在走魂是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为出现二个魂魄重影。

” 秸醮阿公看出来了,鼎龙拍了拍头,很快做出了决定说:“阿公,我在长河里做了个梦,梦到了一个奇怪的国家······。

他三言二语的把那个少年说了出来,只是隐瞒了最后回来的真相。

大巫仔细地看着他,直看到他心里发毛时,这才不紧不慢的说:“,你应该是进了天神的国度,和一个少年天神生活了一段时间,现在你回来了,那个少年天神对你的影响太深,他的魂魄投影了一部分残魂在你的身上,所以以阿公看到了你的魂魄上有一层极淡极淡的重影。

现在你要么不管他,要么把他驱逐了。

” 鼎龙可不敢犹豫,追问:“阿公,要是不管他会怎么样?” “天神的事谁能说得清楚,不过阿公推了一下,他有可能是想把你练成他的分身,也有可能只是想看看你生活的地方,更有可能是他们那个地方出现了变故,他要躲在这呢?”顿了顿继续说:“,要是不驱逐,你就会胡思乱想,一会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天神,一会又回到现在,造成错乱,很容易烧坏脑子的。

” 鼎龙害怕地吐了吐舌头,想了想说:“阿公,还是驱逐了吧。

” 秸醮大巫仔细地看着他说道:“阿公现在相信你就是鼎龙了,我火蛇部落的人行事向来勇猛,从不退缩,好,阿公这就行法,帮你把他驱逐出去。

”说着点了起来,做准备去了,想来也是怕鼎龙一犹豫又打了退堂鼓。

鼎龙却是真犹豫了,他现在还分不清自己是真鼎龙还是那个少年,六十年的感情并不是说断就能断的,再说直觉一直在告诉他,那个附在一起的魂魄从来就没有害过他,真有驱逐的必要吗。

右是如果不驱逐,他每次行动,做事,总会无形中受到另一个的影响,好像也并不是件好事呢。

这边还没想出个结果,秸醮大巫已经拿好东西出来了,想来早就准备好了的。

大巫一边布置一边问:“鼎龙,你在那边是不是学了什么功法。

” 鼎龙一凛,点头说道:“是,阿公,叫什么《大天龙身》是一种气息的运行线路。

” “难怪,阿公放在你身上镇压魂魄的灵石会自动的吸附在你身上,想来就是这心法在做怪。

” “阿公,这法门不会有问题吧?” “应该不会,一会阿公行法的时候,你就按这心法坐好,阿公在仔细看看。

” “是,阿公。

”鼎龙看着大巫忙碌的背影,想了想说:“阿公,我在祭台上昏了的事没有影响到别人吧。

” “没有,是了,阿公还没有和你说呢,这仪式七百个太阳日才能做一次,阿公为了不耽误你的成长,就在你昏迷时也顺便帮你做了,你现在是成人了,而是还是部落里的铁甲勇士,按部落的安排,过得几天你就要跟着出去狩猎了的,只是你现在身体里出了古怪,阿公还要帮你调理身体,,等调理好身体在去吧。

” “是,阿公,我能分到阿大他们组吗。

”做为成年人为部落狩猎,寻找食物,是部落每一个人的义务也是必须的,鼎龙并没有推辞的想法。

“族长说了要你过去,你也知道,他们组里全是部落的铁甲勇士,走的路线又是其他组不能去的地方,很需要一个力气大的人,阿公同意了,等调理好你就去牧颏那边报到。

” “是,阿公”大巫的话在部落里无人敢违,鼎龙只有点头的份。

“好了,你坐好吧,面向祝融大神,阿公这次行法,要请祝融大神关注,有祝融大神在一旁关照着,应该不会有妖魔敢来捣乱了的。

” “是,阿公”鼎龙来过大巫的屋子几次,知道大巫这供奉着好些天庭的火部神灵,其他神灵只有一个牌位,唯有最正中的祝融大神是一幅画在石板上的画像,画像的质量并不算高,许是年代久远的关系,已经模糊得难辨真容,唯一能看清的就是一个兽身人面的形象,前足脚踏两条张牙舞爪的飞龙,云遮雾掩着后半身,显得霸气威严。

鼎龙按阿公吩咐盘腿坐好,按《大天龙身》心法运行起来,感知中,大巫手舞足蹈地跳起了请神舞,手里还不停地挥洒着磨成了粉末的灵石。

那些灵粉落在他的身上,渐渐地被心法吸附了灵性,心法运转,灵气入身,鼎龙头顶突然冒起了一丝小小的火苗。

秸醮大巫点点头:“好,灵气入体,灵火初生,有这自身形成的灵火在,只有本身天然的魂魄能生存下去,无论你是谁,敢入我火蛇部落族人身上作鬼作怪,别怪本巫让你神魂俱灭。

灵火照下,鼎龙只觉得自己的魂魄滋滋作响,差点吓得转身就跑,感觉中一股压力重重的压了下来,让他半点动弹不得,这是法力,秸醮大巫的本身法力。

显然大巫早就算到了他会跳起来逃跑,早把法力罩在了他的身上。

“别说话,运转你的心法吧,一切交给阿公,阿公来帮你固魂定魄。

”耳旁响起大巫的声音。

同一时,鼎龙的身体里,一个嘶哑而低沉的声音也响了起来:“笨蛋,给你害死了,要是不管你,你小子就死定了,这是我们火龙部最后的守护大法,传自远古的祝融大神,最是能固神定魄,你小子这一闹,时空是去不了了,连魂魄搞不好都要被鼎爷的自身灵火烧死,还去找个毛线大鼎。

本以为你小子几十年下来,应该聪明点了的,没想做事还是这么冲动,灵火煅烧之下,只能得一个魂魄存在。

而且你小子的魂魄来自后代,根本逃不过这灵气冲刷,鼎爷的魂魄又早就不全,只保留着一点记忆和灵性,没你的魂魄护着,鼎爷就是一团气,在这残酷的部落时代和找死也没二样,早跟你说过你偏不信,你死鼎爷死,你生鼎爷生。

罢了,鼎爷拼着这最后一点灵性加持在你魂魄上,你好只为之吧,只是这记忆里的好多东西来不及传给你了,你自已看着办吧,对了,小子,等你有能力了,再把鼎爷复活吧,鼎爷还没看够这多姿多彩的世界呢,不过到那时,鼎爷是不是还是鼎爷就真不知道了。

” 话落,鼎龙头顶灵火突然窜起了一尺多高,化做一条飞舞的小蛇,向着秸醮大巫点了点头,重新窜回鼎龙身体,头上的灵火也就此慢慢地暗了下去。

鼎龙的身体发出一阵难闻的焦臭味,供奉着的祝融画像神异地出一点红光落在了鼎龙眉心,“噗”一声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被顶出了鼎龙的身体。

“哈,成了”秸醮大巫大笑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几天不停的运功,做的又是无人能替的仪式和功法,早让他累得筋疲力尽了,要不是他实在关心这个,早想好好休息一下再说了的,这一次终于做完了所有的事情,大巫只想好好睡上一觉,一切等养足了精神在说。

“阿公累了,你先自去,等阿公休息好了,只会让人去叫你。

”匆匆说完,头一歪,就这样睡在了火塘边。

鼎龙此刻却已是泪流满面,他终于知道他是谁了,可是有什么用呢,他无意中的动作,已经让那个一直关心他并在暗中默默地帮助他的兄弟永远的去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他是真的做错了,这回错得连改正的机会都没有。

在不是怕吵醒秸醮阿公,他真想放声大哭一场,强忍着心中的悲伤,鼎龙站起来,向着阿公鞠躬行了一礼,四处看了看,抄起一件挂在墙角的兽皮。

轻轻地盖在阿公赤裸的胸膛上,走了出去。

部落的男人们无论在什么从不穿衣着鞋,从来都是兽皮一围了事,级别身份高的就多围几件,像族长和大巫这样的身份还能挂上几个腰袋,其他的铁甲勇士也就比族人多了条底裤,只有在睡觉时才能盖上兽皮,这是部落的传统也是男人的象征。

鼎龙帮阿公盖好兽皮,泪流满面的走了出来,阿公住的屋子是寨子里除祭台外最高的坡屋,按说应该是漆黑的寨子却很是明亮,鼎龙奇怪地看了看,却忽然怔住了。

星空中,群星闪烁,繁星点点,硕大的月亮高挂天上,发出暗红的冷光,这不对呀,这不是我那个星球,我那个星球没有这么多的星星呀,月亮也没这么大。

鼎龙暗暗叫了起来,很想叫起某个家伙来问个清楚,却想起再也没有能和他聊天侃事的人了。

想到这悔恨地泪水又一次流了出来。

“阿哥,阿哥”山坡下,有二个童稚的声音叫醒了他。

鼎龙抬头望去,科看到二个小小的身影欢叫着要跑了过来,这是他的弟弟枋蛟和妹妹鸾舞,怕二人跌倒,忙跑了过去。

“阿哥,阿哥” “不在家睡觉怎么跑出来了。

” “睡不着呢,阿哥”妹妹鸾舞在家算是老四,很是能干,持家务已经是一把好手,能帮着阿姆做许多事了,族里好几个家庭都盯着呢,准备着一到成年就上门说亲了的。

“走吧,回家”鼎龙拉着弟弟妹妹的手说。

“嗯,阿哥你没事吧。

”妹妹鸾舞这几天一直睡不好就是担心这个哥哥,这几天发生的事,足够她向阿姆说上好多次了,胆都要给哥哥吓破了呢。

“没事,能有什么事,哥哥好着呢。

”鼎龙一摸脸颊笑着说,这时才发现自己脸上全是黑黑的灰尘,又臭又腥,泪水和黑灰包裹在了一起,显得斑斑点点,哪看得出神色来。

“阿哥好臭。

”弟弟枋蛟可没有姐姐的察言观色本领。

“呵呵,是阿公帮阿哥做场了法事,驱逐了身上的脏东西,一会你们先去睡,阿哥去洗个澡再回。

”鼎龙笑呵呵地说,心里却是后悔地恨不能打死自己。

“阿哥,你也是铁甲勇士了呢,真好,我们家有三个铁甲了”妹妹鸾舞转移了话题。

“阿哥,我能摸摸你的铁甲图腾吗?”枋蛟兴奋起来。

“图腾?”鼎龙这才想起,做为铁甲勇士是要在胸口刻上他们火蛇部落特有的图腾纹身的,那是一条浑身散发着火焰的腾蛇,只是在蛇头上要刻上一只独角,象征着蛇将化龙,以便供火神祝融驱使。

“阿哥的还没来得及刻呢,等明天刻好了在给你看。

”鼎龙摸摸胸口,他的胸膛上还是平平常常的一些平安,驱蚊,避邪的简单图纹,算不得图腾,想是阿公为了他体内的异魂,还来不及给他刻上去。

“嗯,阿哥真好,我长大了也要像阿大和阿哥一样成为铁甲勇士。

” “好,枋蛟要好好努力呢。

”鼎龙看着弟弟和妹妹走进屋里,笑着说了一句,向寨子里的水塘走去。

寨子旁边有一条禺河,河宽七百余丈,自南而来,往东而去,不知其长,鼎龙听族人说过,曾有一任族长组织了人驾着大船顺流而下,行经了近百个太阳日也没看到禺河的尽头,禺河两边全是高大的树木山林,危崖峭壁络绎不绝,荒无人烟,多有奇兽出没,族人无人敢于靠近,而禺水之下更为可怕,鳞甲之鱼比比皆是,飞矛难钻,嘴多有利齿,可啃巨木,全船三百多铁甲勇士顺河而下,回程时只有四十多人,可见其险,寨子后面就是禺稿山脉余脉,深山老林举目遍布,听老人说,顺南方禺河上游而走,全是这样的高大山脉,山里还有好些遗弃的古寨,是他们火蛇部落无数年来逃亡挣扎生存的象征,大巫们历来都禁止族人往上游去,族人要想发展,只能向西向北而去,而西和北二个方向却又天生有他们的死对头水部大神共工的玄蛇部落在。

空间的局限性,让火蛇部落很难发展壮大, 好在同他们部落一样南逃而来的部落还有好些,同样分散在这禺河之畔,他的阿姆就是西北方一个小部落的,是他阿大在狩猎时抢过来的,部落之间互相抢人是常有的事,而被抢的小孩和女子也很能认清形势,最抢了就跟谁,不争不吵的,这是部落时代最基本的生存守则,而部落就是这样慢慢的壮大或者灭绝。

思索间,鼎龙走到了水塘边,他看也不看四周,脱下兽皮围裙,赤裸着就跳了下去。

这是部落专门从禺河引来的水塘,象这样和塘寨子里共有四个,这个是专门给他们小游玩的,浅而又浅,不象另外三个有好几种用途,宽而深。

按说鼎龙现在过了成人仪式了,算不得是小孩,必须去另外的水塘清洗才对,只是他一直心神晃糊着,不知不觉就走了过来。

他就这样坐在水塘里,一边死命地搓着身上的黑泥,一边乱七八糟的的想着,他脑袋里的有关部落的资料并不多,想来那个家伙并不想一起传给他,总是在他需要的时候传过来一点,按照那个家伙的说法是每一次传输都需要能量的,只有积蓄到一定能量才能传输,所以他会根据需要传送,只是这一次事情发生得太是意外,为了保护他的魂魄,那个家伙一次就用光了所有的灵性,自己闹了个魂飞魄散,如果他还有魂魄的话。

连无数的这个时代的资料都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想到从此后只能靠自己了,鼎龙(他坚信自己从此就叫鼎龙了)坐在水里又一次哭了起来。

他并不是哭自己的孤独无依,而是哭自己的愚蠢,如果他能机灵一点,或许就能让那个家伙与自己一起生存下来了。

这一次,他哭得是如此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好一会,心情才真正的平稳下来,冰凉的禺河水而同时帮他冷静了许多,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那河边卵石一样的繁星,他对着那硕大的月亮暗暗发誓:“好吧,即然来了这里,我就帮鼎龙重新活他一次,我就不信,凭我本事,查不出这世界的秘密来,大鼎别跑,我来了,找不到你就让我魂飞魄散永不超生吧。

网友评论